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说二题


□ 朱存保

  村仇
  
  山西石牛村,山东牦牛村。两村一山之隔没十里,却世代仇恨,互不来往。牦牛村人说石牛村人野,爱干仗;石牛村人说牦牛村人孬,多出贼。
  为了防御牦牛村盗贼的侵害,石牛村人专门组织了一只护村队。几十号青壮劳力,白天在田里忙活络,晚上就到陈师傅的大院子里练武功。陈师傅是当地有名的拳师,早年游荡江湖,南拳北腿手脚麻利,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每晚一灯汽油燃尽,大部分人回家歇息,必留一小部分人守夜巡逻。
  这夜月落时分,一阵刀枪棍棒打杀之声惊醒了村民。待大家起来赶到现场时,一群盗贼已经逃跑,而几名巡逻队员中,一人受伤,一人身亡。鲜血流淌了半里山路,死者胸膛开花,脑浆迸裂,那是在追赶盗贼的途中,被盗贼飞镖穿的,乱石砸的。年仅二十来岁的死者,不是别人,正是陈师傅的四儿子。
  悲哉恨兮!石牛村人捶胸顿足,哭声和怒吼震天动地。陈师傅握一把锋利短剑,寒光从剑鞘里闪出闪进,闪进闪出,新仇旧恨像干柴烈火熊熊燃烧在他的心中,燃烧在全体石牛村人的心中。是可忍孰不可忍?陈师傅权衡再三,最后,还是把剑又按进了鞘里。猛“嗨!”一声长叹,强忍丧子的悲痛,喝退了众人说,罢罢罢!贸然强攻他村,后果更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然后又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才使众人将这口怨气暂咽进肚里。
  果然不出所料。仅月余,牦牛村的两个盗贼夜间又来行窃时,被埋伏在村头的石牛村人逮个正着。当两个五花大绑的盗贼,押送到陈师傅面前时,他们被陈师傅手握的那柄寒气逼人的短剑吓瘫了。陈师傅晃着短剑说:我一个儿子死在了你们手里,看,这是他的血衣!说着,转身从香案上将那包血衣抛在了两个盗贼面前。盗贼这才意识到上次的恶战出了人命,今天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但陈师傅没有立马斩杀他们,而是让他们跪在香案前向四儿子的亡灵求情。亡灵怎能回答?在场人都感到惊讶。两个盗贼骨碌伏倒在地上,鸡啄米似的嘣嘣磕着响头,直到磕的额头出血,也没听到亡灵一句回话。陈师傅手捻剑坠,慢步踱着,心情格外沉重地说:怨恨太深啊,他会回答的!好久,又告诉村人:你们都回去休息吧,让我慢慢收拾这两个小子,不能让他们死得太痛快。于是,大家都忿忿地先后散去。
  一直到黎明,陈师傅也没有杀掉那两个盗贼……
  从此,牦牛村再没有出现过盗贼,石牛村也不用武力护村了。后来两村不但消除了历史仇恨,有了来往,而且还男女通婚。陈师傅便成了两村的红娘。
  
  报恩
  
  大年三十傍晚,远远近近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来了,西北风夹着雪花也越下越大。
  茫茫原野上,留根爹挑着行装,留根娘领着留根,三口人蹚着没脚脖子深的雪地,向靠近村庄的一座破庙里走来。逃荒要饭的人没有家,找个避风的窝子,能住就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