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是哪棵树上的一片叶子


□ 女 真

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我们家族是修过族谱的,一种急欲了解自己生命源头的渴望让我恨不得马上就看到谱书。但是,在我们张氏家族,通常是长子才能拥有家谱,父亲行二,没有资格。父亲那一辈,拥有谱书的是我伯父。伯父远在四川。我说给伯父打电话,父亲说,不用问,已经不在了。文化大革命,你大爷胆小,怕留着惹祸,一把火烧了。
修于伪满洲国康德十一年的辽东张氏谱书,是从一位没出五服我得叫爷的一位乡下族人那里借到的。爷是他那一支的长子,逢重要节日,他在家里把谱书当祖先牌位供奉。康德年间印制的二百套谱书,经风沐雨六十余载,已经所剩不多,爷不肯外借,我们理解。不知道后来父亲用了什么办法把谱书借出来,我复印了几份。
辽东张氏祖先士杰,生于前明天启年间,居直隶永平府滦州城西南四十里河西沿大张戈庄,清初尚隶于滦州百社六甲籍民人。清顺治八年,因国家移民至奉天府辽阳城内,数载后迁移至漫山子以开垦土地为生。按谱书记载,其后的张氏族人,大多散落在辽阳、海城、岫岩、凤城、鞍山一带为民,我父亲是移民后的十二代,生于民国二十九年,落草地是岫岩三家子乡一个叫东广峪的山沟沟。
以前翻书读史,对清政府从关内向关外移民略有所知。清兴明亡,八旗兵浩浩荡荡入关,山海关外人口空虚,清政府将关内民人迁往山海关外充实自己的龙兴之地,辽东张氏祖先,就是移民中的一分子。当史书上的记载与自己的出处联系到一起时,再读有关清初移民的文字,便有了格外的滋味。谱书上没有记载张氏祖先移民时的确切季节,是寒冬腊月还是烈日炎炎;也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交通工具,是骑马骑驴还是全部用脚丈量,一路上用了多少时间。以当时的物质条件和清政府的强迫政策,真正移民的应该是那些缺少土地、家境贫寒的普通百姓。东北民间,有清以降,来自山东、河北的移民极多,挑个担子闯关东的传说比比皆是,张氏祖先非常可能就是那些挑担大军中的一员。几百年间,那些从海路、陆路闯关东的移民大军,有多少人夭折途中或葬身海底,已经是不可知的历史之谜。而最终在关东大地上经历过日俄战争、军阀混战、日本人的殖民、土匪劫掳、国共拉锯以及其他种种天灾人祸之后还能一代一代往下传承的家族,比如辽东张氏,我们是多么的幸运啊!
张氏家族从祖先士杰那儿开始繁衍,大树一般枝枝杈杈越来越繁茂,让人百感交集。移民出关的时候是一个人,第二代有了兄弟三个,兄弟三人又有了十几个后代。就这样一辈一辈地走下来,到康德十一年修谱书时,张氏家族,已经传到十三代,子子孙孙,男男女女,人数无法计数。而作为这个家族的后代,一个女人,看到谱书上那些数不清的陌生的名字,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我没看过别人家的谱书,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中国家谱都是这样。我只知道,在我们这本张氏谱书中,如果说那些代表着一个又一个曾经是有血有肉的男人们的名字是树上的果实的话,那些没有名字的女人,就是树干上一片又一片的叶子。果实还有机会传承后代,而叶子,落地为泥,成为护花的肥,成为别样的生命。谱书上的女人有两类。一类是张氏男人娶回来的女人,这些女人没有名字,一律被记载为某某氏,比如我的祖母,一个我到现在也不知道名字的已逝的女人,她列在我爷爷名字的后面,在张氏谱书中的符号是“高氏”。谱书上的另一类女人也是没有名字的,她们是张氏家族一辈又一辈繁衍下来的女儿,她们列在各自父亲的名下,列在她们兄弟名字的后面,然后是“长女”适某某,“次女”适某某,“三女”适某某。这些张氏女人像她们的母亲一样,没有名字,她们的待遇还不如她们嫁的男人——那些男人倒有许多是留下了姓名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