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道士吟


□ 李 蕾

道士王圆箓长眠于敦煌莫高窟已经七十多年了。他是一个道士,最终却沉睡在了佛的怀抱,受到佛的永久庇荫,不能不说是非常罕见的例外。更有意思的是,从古至今,王圆箓大约还是道教史上惟一一位在死后得以建塔的道士,而且在莫高窟,惟有安葬他的那座塔,比别的塔高而且大。这两点例外,已是难得的殊荣,足以表明他的不同寻常以及佛对他的刻意彰显。
可是,塔下的王道士并未因此得到安宁,他令人啼笑皆非的戏剧性人生,注定他绕不开那些是是非非。他尽管归隐而去,却没法像个出家人那样一了百了,他必须长时间承受这样那样的追根溯源和深刻诘问。
王道士只有逆来顺受,他对此并不感到无辜,感到的只是无奈,仿佛命薄的人消受不了大富大贵,莫高窟藏经洞的发现与洞里后来散失的那些经卷,成为他一生的两大看点,也是他留给世人的永久性话题。毁誉随它去罢,可他懊恼的是,为什么偏要让他这样渺小的人碰到那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他其实一点也不想贪功,却在无意间捅开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藏经洞后来被称之为震惊世界的发现),而他也绝不想揽过,可那些流失的经卷,又的确是从他的手上辗转到了英国法国以至更多的地方……命运呀,想到这些,王道士就忍不住长叹短吁,心情郁闷。他十分清醒,这么些年来,他所受到的指责、奚落乃至唾骂,大约仅次于历史上的秦桧。可秦桧是什么东西?最大的奸臣、佞臣,制造风波亭事件设计害死了良将岳飞。可他王道士害过谁呀?他是个忠诚而坚韧的出家人,自从来到莫高窟,他就一心一意,几十年没有丝毫动摇过。当然,常书鸿后来成了人们心目中的敦煌守护神,对于这一点,他也没有什么妒意,尽管他王道士也在莫高窟里守了大半大辈子,但他没法和常书鸿相比。常书鸿对于莫高窟的发掘、保护、研究乃至弘扬,的确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无论如何,常书鸿到底是后来者,是在他王道士发现了藏经洞之后。常书鸿就是再怎么不易,终究不用求爷爷告奶奶,靠四处化缘来支撑莫高窟吧?可有谁知道他王道士那些度日如年的艰难日子?
王道士云游到莫高窟的时候,正值他一生中的黄金年龄段,岁交四十。在这之前,他没有任何终止步履的想法,但莫高窟使他不忍离去。莫高窟虽然在岁月的飘摇中衰败不堪,但它那种说不出来的旷古绝世,不可抵御地震撼着他,昭示着他。也许是道行不深?王道士没有门派之见,事实上从古到今,佛道两家并不像武打小说中渲染的那样,轻则老死不相往来,重则刀光剑影。王道士流连忘返,他陶醉于三危山下的茫茫戈壁,漫漫流沙,虽然,曾经照耀过乐尊和尚的佛光没有再次出现,但他却像乐尊和尚一样意志坚定地留了下来,并且从此以后,再也没有离开。
王道士自认不是那种混吃混喝的出家人,他从留在莫高窟的那一天起,就励精图治。他的最高理想是修缮楼宇,重振繁盛,他为此踏破铁鞋,苦心经营。
发现藏经洞,是个绝对的意外,没有任何先兆,可就是那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使王道士千古留名。这是他始料未及的。屈指算来,那个平常的日子距离他到莫高窟已是七年之久,而在这之后的又一个七年之久,莫高窟迎来了又一位不速之客。这个人对于莫高窟的意义非同凡响,而王道士一生的功过,也和这个人脱不了干系。这个人就是斯坦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