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人的时候,与动物邂逅(三章)


□ 王金杰

  陋室别恋

  明天就要挥别陋室了,倒有些恋恋不舍起来,好似相濡以沫的日子,忽然被无情地拦腰斩断。

  走投无路当口,通过房屋中介选择这里——城市东部面临通衢的楼房,装修早已破败的一室一厨。朋友奉献了基本生活用品,漂泊的我总算安营扎寨下来。我遂从生客完成了向主人的过渡。我于是进入清净状态,即一种彻头彻尾的清净。我开始阅读写作,阅读精深的典籍,流淌文学的篇章。

  住进头一晚,卫生间水管爆裂,大水哗哗流淌犹如灵泉,次日水暖工实施手术。仲夏闷热,汗流浃背,我一会儿擦一遍身子,即便如此,犹生浅浅的痱子。我一不做二不休,直奔旧物市场搞定廉价风扇。风扇摇头摆尾,好风凉好舒爽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交通枢纽汽笛声声,我沉静之功每每受到干扰,那尖啸的嘶鸣顿使我心惊肉跳。我想起青年毛泽东故意选择闹市读书,于是勉力锻炼抗干扰能力,终于习惯于嘈杂声中集中心思做事。总共40来天,我交叉阅读四本书,若不是适逢新书出版、女儿升学以及工作事宜,我理应全部读完,遗憾读了两个整本两个半本,写就一批散文几篇小说。

  三五友人光顾打探,捎来吃喝抽之类,或邀请外出吃饭。房东具足了灶具,我一直没有开伙。说句心里话,我不属于将时间耗散于采购烹饪。我的就餐安排如下:

  早,赴商厦一楼吃快餐(横穿公园);

  午,赴小区拉面馆吃面(直穿胡同);

  晚,赴小区快餐店就餐(直穿胡同)。

  因没开伙没烧水,整天喝矿泉水,门厅堆积塑料瓶。一天碰见一位老太太,小个头推大车捡破烂。她挟着大麻袋跟随我上楼,一堆塑料瓶就值5块钱,正好够一顿早餐。

  一人独处,内神安闲。我阅读思索,思维便发散。书桌抽屉内藏唐卡(请自香格里拉),我于是不啖肉了。欲将唐卡制框镶嵌上墙,欲请书家题写《陋室铭》悬挂,由于疏懒,由于杂务,宽一直未能如愿。断不可少,追忆吟诵《陋室铭》: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唯吾德馨……

  间或散步,舒缓神经。某日起早,往公园透气,眼见习武之人,一练拳术,一耍大刀。某日午晌,往农贸市场求购,在一门头房佛具店,结识一年轻店主,竟修藏传佛教密宗,而况通晓周易算学。所谓道在红尘佛在人间。我们于是攀谈起来,相互切磋交流。我拿出拙作《道观手记》请其指正,他翻阅慨叹金州藏龙卧虎,于是烧水沏泡铁观音。

  一日仰靠床头读书,忽听稀里哗啦声响,细究似发轫于卫生间。开门一瞧:好家伙,白墙瓷砖坠落一片!裸露水泥底色。更可恨者,丑陋飞虫密麻成群,将浴缸涂成麻点。我愤然拍打,沾满双手。待重新回撤床头,蓦然斜视:厨房凉台苍蝇聚会!怎么会呢?我起身奔赴厨房,但见窗台置一餐盒,记不清哪天带回的鱼,因无冰箱冷藏,悄然变质招揽苍蝇。我包好取走餐盒,开启窗扇脱掉背心,奋力驱赶强力横扫,忙乎一身臭汗。我进卫生间擦身,哇塞,丑陋飞虫再度集结,排兵布阵气势汹汹,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