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亲爱的朋友,晚安


□ 徐 鲁

一个黄昏,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的张永健教授打电话告诉我说:晓晴走了……。对于这样一个噩耗,我虽然不是毫无心理准备,可是一旦永诀,心里仍然感到深深的悲痛。毕竟,晓晴还不到五十岁,正当但丁所谓“人生之中途”。而且,她是我那么熟识和亲切的一位朋友,我怎么也无法把她和死亡连在一起。然而这是一个我不能不接受的事实了。我知道,从此以后,我的人生旅途上又少了一位“灵魂上的朋友。”
我是在1990年代初期认识晓晴的。那时我刚到出版社,在《少年世界》杂志做文学编辑。王晓晴是我重点联系的作者之一。她写童话,也写散文,我觉得她的文字干净、清新,有一种女性的细腻和纯美,无论是童话还是散文,都追求一种爱与美的意境。我当时就有一个印象:晓晴的童话,和老一辈的童话作家葛翠琳的童话有某些相近之处。后来互相熟悉了,果然听她说过,她的童话创作是受了葛翠琳老师的影响的。她写的字笔画很细,每篇稿子都写得工工整整,一丝不苟,看起来十分舒服,可以说是一种享受。她在《少年世界》上发表了《太阳和他的孩子们》、《风的故事》、《时间老人的礼物》等好几篇优美的童话,我记得,《太阳和他的孩子们》等几篇童话都被当时的《儿童文学选刊》选载过,还获得过“陈伯吹儿童文学奖”。这些童话后来都收入了她的第一本童话集《梦中的绿云》里了。这本书是1994年在北京少儿社出版的,我为这本书写过一篇书评《追寻那梦中的绿云》。她的那些散文,却一直没有机会结集出版。我和晓晴最初那几年的友谊,就是通过她这些童话和散文建立起来的。我在那篇书评里写下了这么一段话:“……五十多篇童话,构筑了一个真善美的世界,一个充满了良知与正义感的世界。童话家把自己真诚、博大的爱心投向了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一切小小的美丽而善良的生命,用她的温情和爱心来护卫着它们,鼓励着它们,讴歌着它们,同时也从它们身上看到了生命的顽强与尊严,看到了生活的诗意和可爱之处。”
在《梦中的绿云》问世后不久,湖南少儿社又出版了她的一本长篇童话《好猫咪呜》。晓晴特意寄来这本童话给我女儿,她在书上写道:“送给亲爱的点点:这恰恰是写给像你这样可爱的小姑娘的一本书。你的朋友王晓睛。1995年7月12日”。这本书成了我女儿童年时代记忆最深和最为珍贵的礼物。在这本书之后,海燕出版社的一位编辑朋友姜华,有意约请一些童话作家和画家共同创作一套幼儿图画书。她在考虑作家人选时,我向她推荐了王晓晴。晓晴为姜华编辑的那套大开本图画书“小鳄鱼丛书”创作了一本《真真和她的小布伞》。这是王晓晴的第三本童话书。姜华当时还邀请了一些学者和评论家为这套丛书中的每一本童话都写评论,我也忝列在评论者之中,为晓晴的这本童话写了一篇书评《撑开童话的“魔伞”》。在这篇短文里,我写到了晓晴童话的两个明显的特点:一个是她的这个童话也体现了她的童话一贯的风格:抒情性;二是她对儿童的好奇、友爱、天真的天性的尊重与理解。自然,王晓晴的童话之美不仅仅表现在这两点上。我相信,她在短短的一生中留给我们的这三本童话,都是她真诚和严谨的用心之作,在以后的日子里,一定会有细心的读者和公允的评论家来回忆起它们、谈论它们的。在中国当代原创童话领域里,这三本书会有它们自己的位置和光芒。
再后来,我吃惊地得知,晓晴患了癌症。她是一个极其自尊和孤傲的人,平时她就很少和儿童文学界的人往来,患病之后,她大约和少数几个比较亲密一点的朋友也断了联系。我猜测,她之所以不愿意把自己的状况告诉朋友们,也许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尊严,不想被 人们视为病人,害怕被人“同情”吧;还有就是,她也许是不愿意给朋友们带来精神上的担心吧。我有几次到北京后,很想去看看她,可是,她所在的出版社的一位大姐劝阻我说:你最好不要去,听说晓晴正在化疗,头发都掉光了,她是不会愿意好朋友看到她这个样子的……。是的,这一点我是完全相信的。我想,我应该虑及、并且帮助她维护住她的美丽和尊严。这也许是我作为她的朋友唯一能做到的了。我在心里祈祝她能走出病魔的阴影,早日康复
2003年国庆节前夕,曾对王晓晴童话做过研究和评述的儿童文学博士冯海小姐,给了我一个晓晴的姐姐的电子信箱,我忍不住就给晓晴写了封问候短信。没想到第二天就收到了晓晴的回复。如今,这两封E—mail都还保留在我的信箱里。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是我和晓晴最后的通信。以前那些年里她写给我的许多书信,也都保存在我历年来积累下来的那几个专门存放书信的大纸箱里,我知道,有一天我肯定会一一地去清理它们和回忆它们。不过,那也许会是我生命中最后将去完成的一件事。现在,暂且只把我和晓晴最后的通信录在此文,作为一个永远的纪念,同时也可以让朋友们看到,晓晴在与病魔相较量的日子里,她仍然是平静、坚强和从容的,她仍然保持和维护着自己隐秘的热情与追求。
我的这封信是这么写的:“晓晴你好!通过冯海知道了你的这个信箱。好久没有联系了,但时常惦念着你!有好几次找出你的书来翻看过。一种亲切的感觉和记忆重上心头。我有几次在北京想看看你,但和平出版社的人说你不愿意见人,还是不打扰你为好。我想这也很符合你的性格,所以就没有见面,我希望你坚强和乐观一些。好多朋友都很想念你,祝福你。我和冯海现在是同事,前天我们还在一起交换对你的童话的看法,我们的看法是不谋而合的:你的童话是很有文学品质、极具个人风格的。你的作品虽然不多,但正是因为不多才保持了你的品位与质量。你应该感到高兴和自信。我没有太多变化,仍然在写点文字,读些书。我的女儿明年就读高中了,已经是个大女孩了。她让我一定问候晓晴阿姨,祝晓晴阿姨健康快乐。你的儿子牛牛现在已经是男子汉了吧?时间过得真快啊!我们这一代要老了。国庆节要到了,祝愿你节假日里过得幸福愉快!”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