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首都机场里的命名(外一篇)


□ 丁宗皓

  见老外最多的一天,应该是去年在首都机场候机厅里。
  因为天热,急急赶到了那里,结果发现时间多得用不过来。上了趟厕所,看看那里的书架,时间还是多得用不过来,结果发现来了很多老外。不是团儿,都是要单的。
  张昕说:怎么这么多老外?
  于是我们开始研究老外。
  常见,就不稀奇,时代真是不同了。二十多年前,大学同班一女同学带着一个名叫戴比的外国女教师去了一趟我的老家——一个当时不开放的山区,名字就不说了罢。事先当地县上闻风而采,说外事活动,要不要政府出面,我家老爷子断然说,家事不劳政府,并说当地山珍齐备,新自行车两辆已经借好,吃与玩耍没有问题。——结果,当天下午就出了问题,老人家自己骑一辆破车,带骑新车的她们参观,一上街就出事了——自行车后面跟了我的同乡,人越来越多,最后近百人跟着自行车飞跑。并惊喜地大声喊叫。没有办法,老爷子只好带他们回家,闭门不出。可是,一会儿,玻璃窗后面,是鸟压压的黑头发、黄皮肤和黑眼睛。——老爷子事后回忆,没有见过这阵势的戴比哭了。
  戴比也是我二十年间接触的唯一一个老外,女老外——也是哭看见我的。她因为误入不开放地区,违规了,违规就得回国。那是一个大雨中的傍晚,我们约在一个喝啤酒的地方,要了两杯啤酒,但都没喝。戴比哭着,那么深的眼窝,眼泪也很快就下来了。那是第一次见她,也是最后一次。——她告诉我说,你的家乡很美,唯一的缺点,就是人多。
  ——时代真是不同了。现在老外在中国,像在自己家的院子里。
  一个老外走过来,男的。拖着一个巨大的拖箱。他身材极高大,壮,微笨。有些胡子,皮肤微黑。上身穿着暗格子半袖衫,下身一条长过膝盖的短裤。衣服看起来至少一周没有洗过。看着看着,我心里突然涌上一个名字。
  我对张昕说:我得管他叫“汤姆”。
  张昕奇怪地看着我,然后乐了。我补充地说:他本人叫什么我不管,在这里我管他叫“汤姆”,合适吧。张昕继续乐。——我想他乐的理由是,我们都觉得他应该叫“汤姆”。“汤”和“姆”两个不相干的汉字放到了一起,再放在一个老外身上,觉得合适。这难道不奇怪吗?
  这位也应该有个名字。一个文静、白皙、瘦高的小伙子走来,他带着棒球帽。背着双肩包,脚蹬旅游鞋。张昕一直瞄着他。他想想说:彼得过去了。
  我说是啊,是彼得,也可以翻译成皮特。张昕说:一个意思。译法不同,奔驰在大陆叫“奔驰”,在香港叫“平治”。
  这就奇怪了,“彼得”或者“皮特”用在一个瘦高的小老外身上居然合适,好玩吧。
  老外的人流忽然有了一个间歇。我对张昕说。其实你的名字和你本人的形象也太不搭调儿,娇滴滴的名字放在一个高大威猛的身躯上,你应该叫张钢铁或者张建强之类。张昕是我的领导,更是朋友。身高一米八,体重九十公斤,胡子拉碴,但刮得很净,擅长短跑及各种球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