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媒体艺术的理论误读辨析


□ 许 鹏

  目前对于新媒体艺术的技术特性、艺术特性和文化特性存在明显的理论误读,应当予以澄清。数字新媒体技术改变的是艺术的记录物化语言,而新媒体艺术建构审美意象,传达审美体验的造型物化语言并没有根本性改变;真正内在地支撑新媒体艺术特有的造型机制的是依托数字化“多媒融合”的“媒体蒙太奇”,而不是作为后现代主义艺术的典型表现手法的“拼贴”;新媒体不能简单地归类为大众传播媒体,新媒体催生的新媒体艺术也不能简单地归类为大众传播催生的大众文化现象。
  
  新媒体艺术近年来呈现出加速深化与进展的态势,但对新媒体艺术的研究却存在不少的理论误读,这样的误读越来越明显地干扰我们对新媒体艺术的观察和理论思考,妨碍我们以清晰的学理逻辑准确地评判新媒体艺术发展的总体状况和社会价值。因此,指出这些误读现象,分析其原因,匡正其误读的偏颇,是深化新媒体艺术研究、保障新媒体艺术发展的当务之急。
  对新媒体艺术的理论误读主要表现在“技术误读”、“艺术误读”和“文化误读”三个方面,下面分别加以阐明。
  
  一、物化语言与艺术审美
  
  我们把建立在多媒体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基础上的信息传播媒介称为新媒体,而在此基础之上建立的新媒体艺术,广义地讲,既包括非艺术类的新媒体节目中一切具有艺术性的东西,也包括新媒体负载的一切艺术类节目,主要是指以数字方式复制的传统艺术作品;狭义的新媒体艺术则是指,以数字多媒体及互联网技术为支撑,在创作、承载、传播、接受与批评等艺术行为方式上,进而在艺术审美的感觉、体验和思维等方面,产生的完全新型的艺术形态。我在这里讨论的是狭义的新媒体艺术。所谓的对新媒体艺术的“技术误读”就发生在这一层面。
  正是数字媒体技术的发展与普及,催生并推动了新媒体艺术,但也由此引起了人们对于新媒体艺术表面的技术特性的种种误读,其中最为流行的观点是由这样的疑问构成的:新媒体艺术以抽象的、非物质的、“冷冰冰的”“0”与“1”,如何能够孕育、构建、传播与还原有血有肉、有情有意、有艺术生命的审美形象?这种疑虑显然是把新媒体艺术的信息存储与传播机理简单而直接地等同于情感意象的造型机制。
  任何艺术形象的创造都要将酝酿构思成熟的审美意象借助一定的物化语言外化为接受者可以感知的艺术形象。所谓艺术的物化语言指的是表征和记录艺术信息的符号系统,包括造型物化语言和记录物化语言两个层面。造型物化语言指的是直接建构可直观感知的艺术形象的物质材料,比如绘画的颜料、摄影的感光剂等;记录物化语言指的是记录、承载造型物化语言的媒材,比如绘画的纸张、画布,摄影的胶卷基片、相纸纸基等。需要指出的是,第一,造型物化语言是任何艺术都必须具备的,而记录物化语言则不一定:音乐、舞蹈与戏剧这类表演艺术在原初状态下只有造型物化语言(流动的声音或动作中的人体)而不需要记录物化语言。至于利用电子技术把表演艺术的作品(演出、演奏过程)录制在唱片、磁带或光盘上,那是一种附加而非必须的表演艺术的记录与传播手段,而不是创作手段。第二,造型物化语言和记录物化语言又各自由若干要素构成:舞蹈的造型物化语言除了动作中的人体外,还要有服装、舞具、化妆等要素;而中国画的记录物化语言除了绢帛纸张外,还要有装裱、卷轴、画框等材料。第三,造型物化语言各要素以人直接操控的为主:在一切造型艺术的造型物化语言中都要有可见光的要素,但是在绘画艺术的造型物化语言中,人们直接操控的是颜料,不是可见光;而在摄影艺术的造型物化语言中,人们直接操控的是可见光,不是感光剂。所以,颜料是绘画艺术造型物化语言中的主导要素,而可见光是摄影艺术造型物化语言中的主导要素。第四,记录物化语言主要发挥记录、承载造型物化语言的功能,但是它对于造型物化语言的造型效果和艺术形象的传播方式也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