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西安,我常独自酒醉吴满忠(减族)


吴满忠(藏族)

在西安的夜晚,我常独自酒醉

也许是有了心事

这个充满心事的九月

我一酒醉,太阳就落了

我一酒醉,月亮就升了

我一酒醉,连日子也变得快了

日子快了,九月就过去了

在西安,过了九月就是十-月

为什么我常独自酒醉

连香烟也厌倦这八九不离十的日子

十月,我只记得《没有烟抽的日子》

于是十月变得模糊,无话可说

有话可说时,我与一堆酒瓶谈心

谈经史子集,谈柴米油盐

但我确实没有谈到她

真的,我有意隐瞒且无意讲述

我一酒醉,夜就长了

太阳是早已失去联系的兄弟

不知何时再能重逢于草原深处

夜长了,树叶就困了

树叶一犯困,九月就过了

在西安街头,远去的背影

高高地,挂在老柿子树上

我一酒醉,天就亮了

天一亮,就找不到人说话

大概是都很忙吧

但不知道都忙于什么

或许我一酒醉,人心也变了……

今夜西安,气人独饮

面向西北,长揖当哭

我一酒醉,眼泪就干了

或许也有人在有限的轮回里

下了相思无限的赌注

也许要输掉一大把金子一样的光阴

管他的呢

我一酒醉,前半生也就醉了

于是,美酒一样的好日子

白白地 白白地 流淌

今夜会是谁为我守望

草原深处,木头抱着火种安睡

草原深处,我第三次想到 草原深处

—定有原因—定有

也许就是一切的原因

我一酒醉,想念就近了

近了,十一月

近了,近了……

面前的酒瓶子空了!

夜向重九侍天明

执盾持刀,不要再让双手闲着

一路向西,不要再让双脚闲着

终于,再不用写到兰州

终于,再难见到兰州

那就干脆不要再让头脑闲着

是前进还是就此止步?

再难见兰州,难见到兰州一夜

灯红酒绿杀人夜的夜郎之乡

以神的名义,我们长途跋涉而来

也必长途跋涉而去

黄河,总是那么呼天抢地

即便一生守望,也必将仍旧心事重重

我们熟悉每一处生活

兰州,总是在时间的角落

逃离拯救全人类的诺亚方舟

兰州,人类灵魂的伟大祭祀

使每一个不曾到过,见过,听过的人生

瞬时黯淡,火的元素光芒

我不是一样劝我,忘记过去吧

也来一次彻底的黯淡

火的元素光芒

九月九日,再难向马问路

去往兰州的马匹

是前进还是就此止步?

一种完全追逐夕阳的倾斜

黄昏也会让我们的口鼻生烟

海市蜃楼一般再向白塔之下

白塔之上,月亮石一样明亮的月亮

白塔之下,黄河水一样混乱的人生

命运,铁桥上所有算命的瞎子

兰州,我们离开也许是为了说一声

兰州,我们还会再来……

再来时,菊花开遍原野

满脑袋的忧伤有地方埋葬

梦中老虎收拾我们的骸骨

我们依然昨天一般嚣张

这群青春面前突然苍老的情种

下巴上也会长满庄稼

兰州,忘记说一声再见

也忘记你曾经的诺亚方舟

满心怀疑,你倒向混水的制造者

那群被记亿放逐的,丑陋的被遗忘者

风行者,那个魅力的女人身边

是否站着你消瘦的背影?

兰州,前进还是就此止步?

九月九日,山南菊花遍野怒放

染黄了西边的天

金黄得像铁一样实在

有人跌坐原野

为我们的后半生祈祷

众佛之音,万籁俱静

昔日远去的兰州

是诗歌用坏的美好时光

九月九日,好日子像水一样白自流淌

前进还是就此止步?

执盾持刃,不再让双手闲着

一路向西,不再让双脚闲着

日盈月亏已经植入我们灵魂

一种放大后无私的笑脸

感觉我们满脑袋生烟

背起四根用于祭祀的图腾

忘记向兰州说一声再见

都忘记了

终于不再写到兰州

终于再难见到兰州

前进还是就此止步?

责任编辑 陈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在西安,我常独自酒醉吴满忠(减族)”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