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可爱的“娇憨”之性 美丽的湘云姑娘(上)


□ 王新华

“女人不是因为美丽而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这是俄国伟大的诗人、剧作家托尔斯泰的一句名言,把它用在史湘云的身上非常合适:史湘云不是因为美丽而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在《红楼梦》中,美女如云,燕瘦环肥,风姿各异,难分高下。蘅芜君、蕉下客、潇湘妃子,性格各异,而惟有枕霞旧友——史湘云兼容并包,如同行云流水,天然纯真。今人佩之在《红楼梦新评》中赞美湘云“最豪爽、最活泼、最有才思、最能耐苦”;李辰冬在他的《红楼梦在艺术上的价值》一书中称她为“最天真、最烂漫、最可爱的一位姑娘”。对史湘云性格的认识,早期红楼梦研究受“抑钗扬黛”模式等因素的影响,没有得到相应的重视,清人陈其泰还在《红楼梦回评》中说:“余最不解看红楼梦者,赞美湘云。夫以湘云之粗而愚,隘而俗,是全不懂情之人,真乃无一可取。”今天看来,此话已是全无心肝,但他最终还是承认史湘云是“姐妹中出色之人”。
史湘云被视为“巾帼须眉”、“须眉裙钗”,其既有豪侠之风,又有女儿之态。人们在分析她的性格时,往往强调其乐观、直率、坚韧、豪放的一面,在我看来,湘云姑娘的女性魅力主要的一面表现为“娇憨”。
她的娇憨体现在日常笑语之中,一如《聊斋志异》中的婴宁,笑容可掬,纯洁无瑕。史湘云爱笑,也常常引得周围人发笑。她第一次出场就是“大说大笑”,第二次更以古怪的穿着、饶舌的辩论惹人发笑。她出现在哪里,就把笑声带到哪里。别人不笑时,她兀自发笑,大家一起笑时,她笑得快“疯”了。听刘姥姥的滑稽酒令,“史湘云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黛玉形容刘姥姥粗俗之态是“母蝗虫”,“众人听了,越发哄然大笑,前仰后合。只听‘咕咚’一声响,不知什么倒了,急忙看时,原来是湘云伏在椅子背儿上,那椅子原不曾放稳,被她全身伏着背子大笑,她又不提防,两下里使了劲,向东一歪,连人带椅都歪倒了,幸有板壁挡住,不曾落地。众人一见,越发笑个不住。”这种放纵不拘的、淋漓尽致的笑,《红楼梦》中再无二人。她不仅在大观园姐妹玩耍时肆无忌惮地笑,而且在贾珍、贾琏给贾母敬酒的肃穆场合中也与宝玉悄声笑语。史湘云的笑全无节制,明显有违背“温柔敦厚”、“幽闲贞静”等女德要求,确又显示出不受束缚的个性。
在贾府那样家教森严的压抑氛围中,只有她和凤姐两个人才会发出如此爽朗的笑声,但是,她的笑与凤姐的笑有本质的区别。王熙凤的笑是理性的笑,具有强烈的社交性和功利性。王熙凤注意笑的场合,也能很好地把握笑的分寸,她有意识地通过说笑来制造热闹的气氛,既可以哄年迈的贾母高兴,又可以使宴会不至于过分沉闷;或者以此笼络人心,给其机关算尽的心性披上一层容易接受的外衣。正因为她的笑并非发自内心,所以她可以根据情况迅速变化表情。在与黛玉初次见面时,她先是人未到笑先闻,待说到黛玉之母病逝时,便“用手帕拭泪”,贾母一句“我才好了,你倒来招我”,王熙凤马上“转悲为喜”,面部表情转变如此之快,令人叹为观止。可见她的笑只是表演、作秀,并非出自真心。而史湘云的笑是感性的,自我愉悦,发自内心,浑然天成,并无任何装腔作势的成份。因此,她才乐不可支,传统的淑女风范丧失殆尽。此外,俩人同为笑料的制造者,她们的表现各有千秋。王熙凤擅长营造喜剧气氛,宴请刘姥姥时笑声朗朗、高潮迭起,很大程度上归因于王熙凤的精心导演,以及刘姥姥的充分配合。王熙凤善于讲笑话,也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做到“正言厉色”。而史湘云无意制造笑料,也不刻意利用某些特定的情境逗人开心,是她无意间的行为举止让人发笑,或是以其笑感染于人。史湘云的笑发自真心,无遮无掩,虽然笑的幅度比别人更大,却出自真性情。王熙凤是逗人以乐而自己不乐,史湘云则以己之乐而与人同乐。
史湘云另一个显著特点是爱说话。“虽系闺阁弱女,却素喜谈论”,明明口齿不清楚,连“爱”、“二”都分不清,却总是高谈阔论,以至于连迎春这样的“呆木头”、“活死人”也发出怨言:“我就嫌他爱说话。也没见睡在那里还是咭咭呱呱,笑一阵,说一阵,也不知那里来的那些话。”一贯温柔和气、不言他人是非的宝钗,将她称为“话口袋子”,当香菱向湘云讨教做诗事宜时,湘云“越发高了兴,没昼没夜高谈阔论起来”,这让宝钗不胜其烦,打趣她们是“呆香菱之心苦,疯湘云之话多”。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在《红楼梦》中,作者在对诸女子极尽赞美之能事,亦不忘写美人陋处。黛玉尖酸刻薄,宝钗心计深厚,妙玉、惜春孤僻异常,迎春懦弱迂腐,探春对生身母亲刻薄寡恩,惟有湘云的缺憾不在性格上或思想上,而仅仅在口齿不清,这种非本质的缺憾不仅不能削弱其魅力,反而增加了她的可爱程度。正如脂砚斋等在《红楼梦评》中所言:“可笑近之野史中,满纸羞花闭月,莺啼燕语,(除)不知真正美人方有一陋处,如太真之肥,飞燕之瘦,西子之病,若施于别个不美矣。今见‘咬舌’二字加以湘云,是何大法手眼,敢用此二字哉?不独(不)见(其)陋,且更(学)轻悄娇媚,俨然一娇憨湘云立之纸上,掩卷合目思之,其‘爱厄’娇音如入儿内。然后将满纸莺啼燕语之字样,填粪窑可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