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和平号”坠落


□ 董宏量




这年头,“坠落”似乎成为一个流行的名词,常有关于“坠落”的消息向你扑来,如公共汽车坠于山谷,飞机坠人大海,飞船从太空坠于地球——但我没想到,李工也会悄然坠落,坠于潮水般起伏的夜色之中,只有他的名字,像一片羽毛在这个世界上漂浮着,并出现在我的呼机上。
那天是星期天,一个晴朗的日子。街上有不少人提着纸钱香烛去扫墓,使人想起还有几天就是清明节了。因忙着发稿,我到报社加班,上网时发现邮箱里有不少陌生的邮件,我不能不冒着染上病毒的危险打开它们,以免错过作者的来稿。可第一个邮件就使我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据路透社报道:比尔·盖茨昨日深夜遇刺身亡。究竟是谁躲在洛杉矶公园酒店楼顶向全球首富盖茨射出了致命子弹?悬案正在调查之中。”
盖茨就像电脑游戏中永远打不死的怪兽,竟然会訇然倒下?我愣了一会儿,疑惑地打开名为“最新消息”的邮件:
“美国潜艇抢先于南太平洋深海找到‘和平号’残片,俄罗斯外交部为此提出严正抗议。”
第三个是“好消息”:“天下学子的福音——教育部发布最新决策,今后考研,古汉语可代替外语——”
我嗅到了一种古怪的气息,索性打开第四个,却只有一行字:
“祝你愚人节快乐!”
就在我为垃圾邮件而恼火时,呼机响了起来。所以,当我从呼机上看到“李工不在请速来李家”的信息,以为又是一个愚人节的玩笑。
从字面上看,这似乎是一个神秘的约会,可是,我可以对上帝发誓,我从没与那个叫李工的家伙约会,更没与这个家伙的老婆有染。
我没理,继续上网,但呼机接连响了三次,仍是那条不变的信息。李工是谁?他老婆又是谁?他妈的愚人节,竟给我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在钢城,人们把工程技术人员简称为工,如张工、王工,叫李工的人很多。我想了半天,记忆的云缝里终于透出一丝光亮,眼前浮现出一个瘦削的小伙子,刀片脸,单眼皮,眼珠像黑黑的围棋子……
我明白是谁呼我了,是师傅李大河。多年前检修高炉时,因大钟脱焊,李大河和38吨重的大钟一起从高空沉沉地坠落,轰隆隆地砸在炉膛里,把正在搭脚手架的几名工人砸得血肉横飞。他从烟雾中爬出炉孔,被人抬上担架,可转眼间他又从担架上翻下来,拍拍身上的灰,“呸”地一声,吐出了一口浓痰,一点事都没有。
死里逃生的李大河是不会开“愚人节”的玩笑的,但他有个儿子叫李工,不是简称。



我匆匆赶往师傅家,一路上都在想:“李工不在”是什么意思?
李大河住在钢城老区,这一带全是五十年代苏联专家设计的红砖楼房,围成了一个个宽敞的四合院。据说苏联专家充分考虑到中国人的审美习惯,从空中看,这些四合院组成了一个繁写的“喜”字。时光如水,院中的梧桐树已长得水桶般粗,浓密的枝叶高过了屋顶,曾十分洋气的红砖房也显得破旧杂乱,大院里堆满了垃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