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第二恩师…


□ 付宝悫

  我心目中始终有两位恩师。说的恩师并不是指某个自然人,而是:第一位恩师是北京二中,第二位恩师是《北京文学》。

  二中是我的母校。从1 955年入学起,我在母校度过了六年的中学生活。1 959年毕业后能顺利地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退休后经国家统一考试,至今还仍能从事法律工作,执业证号:30107031201392(丰台区司法局)。这难道能说和二中——恩师您对我的谆谆教导无关吗?二中,您的恩情会让我永远念念不忘的。

  然而,比第一位恩师结缘更早,时间也远远不止六年的恩师是《北京文学》。这应该从1 950年算起,已经有整整60个年头了。有我至今保存完好的恩师前身《北京文艺》1950年时的“订阅通知单”为证。

  这份订阅通知单是1 950年的,事实证明准确无误。单子下面标注每期定价二元五角。《北京文艺》从1 950年9月创刊,仅前四期定价是二元五角,从第五期开始,每期定价就发生了变动,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二元五角。(见《北京文学》1 955年价格及页码变动一览表)。

  这个没有手掌大的小小单子,回忆起来,是我小时候在朝阳门外大街路北的一个图书室(馆)领到的。图书室设在一个小院北屋,约有两间大的平房里,有几个旧书架。开放陈列的书报、杂志供读者随意挑选阅览。图书管理员发给每位读者一份《北京文艺》订阅通知单。他发,我就要。就这样,小小单子保留到现在。

  去年见到《北京文学》60年征文暨《北京文学》史料征集活动启事,我想这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毫不在意。谁料想,在我无意翻看旧书本时,竟发现了我保存多年的《北京文艺》订阅通知单,让我兴奋不已。马上打电话和编辑部负责人联系,问是否要。接电话的姓吴(后来才知道是副社长吴双明),他肯定地说:“要!”

  这不是太巧了吗?这难道是天意?或许是我与恩师真真切切有着不解之缘吧。

  要提起与恩师有缘分,还要从短篇小说说起。作家刘绍裳(二中校友、大学长)的短篇小说《青枝绿叶》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但是,让我更难以忘怀的是:作家浩然的短篇小说《喜鹊登枝》。我名字中的“悫”字十分冷僻,一般人不认识,可它和喜鹊的“鹊”同音。记得上小学时,同学问我这个字怎么念。我顺口就告诉他,念喜鹊的“鹊”的音。那会儿甚至有个别同学一时间叫起我外号——“喜鹊”来。浩然的《喜鹊登枝》,这四个极普通的字眼,就这样不自觉地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学生都爱看小说,我也是。在校期间常去校内图书馆。毕业后只要有时间,时不时就往社会上的图书馆里钻,一坐就是半天。看的杂志首选《北京文学》,那是鬼使神差的事。找到书后,先大致翻翻,不全看,只挑拣较短的文章读,看两三遍。在读第二遍时,身边仿佛有人在给我讲一个生动有趣的故事;读第三遍时,就好像有人在和我进行亲切交谈。《北京文学》不单单发表优秀作品,还时常登载指导写作的文章。恩师好像在对我说:“文章不应该那么写,应该这么写。”久而久之,《北京文学》便成了我最知心的良师益友。尤其是在文学创作方面,给了我比第一恩师二中还更具体、更大的帮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