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色陕北(散文)


□ 周振华

  有人这样比喻:如果说黄河是华夏民族的母亲,那么黄土高原就是华夏民族的父亲。是啊!我们的父亲和母亲以他们的勤劳和智慧共同繁衍着这个生生不息的伟大民族。

  陕北,世界著名的黄土高原。

  关于陕北,祖祖辈辈居住在那里的人们可能几天几夜也道不尽、说不完。他们不必讲那么多,随便一个话题,哪怕三言两语,都会强烈地吸引着你,感染着你,撞击着你,每一个故事都如一坛陈年佳酿,香气缭绕,沁人心脾,回味无穷。

  我喜欢聆听发生在陕北高原每一个角落的事情,不管是天文、地理,还是风土、民情,个个都鲜亮,抓人,哪个方面听上去都那么有味道,有兴致,有嚼头儿。

  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陕北这个地方。因为村里的大喇叭整天播放《东方红》《大生产》《山丹丹开花红艳艳》等革命歌曲。时间长了,好像陕北被搬到北京来了,还隐约见到了喇叭那头围着白羊肚手巾的陕北老汉、剪窗花的姑娘、错落有致的窑洞,还有那火红火红的山丹丹花。

  光阴荏苒,转眼这说的已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

  还记得,那些歌曲当时不但爱听且会唱,听着听着,对那个神圣的地方便产生了强烈的向往。记得小时候用铅笔画过好多延安窑洞的素描画,用蜡笔画过山丹丹,对这样的自选作业,老师向来打的都是高分。初中以后,陕北在脑子里就更加占位置了。心里盘算着,啥时能走进革命圣地延安在红军住过的窑洞里睡上一觉,然后再采一束山丹丹,挥舞着在铺向天崖的黄土高原上撒上它一阵欢儿,那有多痛快。

  不承想,到了知天命之年,才有幸踏上陕北这片热土。还好,这份情感较孩提时的单纯向往要厚重多了,脑子里更多的是对陕北高原的思考。这是怎样的一番天地?共产党人仅靠小米加步枪竟在这荒凉的黄土坡上,捍卫、巩固、扩大了无产阶级的红色革命政权,有谁怀疑这不是奇迹。由此,我对陕北的理解应该是更深一层和更理性了。

  201 1年“五一”前夕,应延安市和志丹县文友们的蛊邀,我陪同中国散文学会的同志赴陕北感受红色之旅,并同当地文友交流散文创作的体会。为了节省途中的时间,我们乘坐的是飞机,北京直抵延安。途中我的头一直紧紧贴在飞机的舷窗上。在万米高空的机舱里,俯视华夏大地,那真是一种别样的心情。飞机边行进,我边叨念:这里还是北京境内!——这儿已是河北了!——进入山西了!随着飞机徐徐下降,地面愈发清晰可见,继而是苍茫的陕北大地,那沟沟壑壑、纵横交错的典型地貌,立马将你带入了一方神奇而厚重的世界。

  下了飞机,我们直接乘车去看宝塔山、延河水,红色采风由此开始,之后的几天里,我们又参观了延安革命纪念馆、枣园、杨家岭、刘志丹烈士陵园、毛主席旧居、红军大学校址、永宁山、吴起胜利山等红色景点。每到一处,我们看得都很细,提问题,拍照片,记笔记,尽可能多而详细地掌握一些情况和资料。

  中国陕北,曾经养育红军的地方。但当年,传颂着习仲勋这位陕北本土汉子这样一段佳话:“在陕北根据地,少数老同志曾有一种议论:‘陕北救了中央。’习仲勋严正指出,这句话应该倒过来:‘中央救了陕北。…习仲勋的纠正,很简单,就是“倒过来”三个字。但作为一个中国人,你会强烈感受到在中华民族最危急的时刻,有人所表现出的大志向、大胸怀、大境界,其考虑的完全是中华民族的整体利益,因此陕北这个连草都不长的地方才创造出“小米加步枪打胜仗”的让全世界震惊的战争模式。陕北,是中共党史上最显赫、最耀眼、最光芒的地方。中国工农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于1935年10月19日到达陕北吴起镇。1937年1月进驻延安。1947年5月主动撤离延安转战陕北,1948年3月东渡黄河到山西。在延安住了10年,在陕北近13年。

  应该说陕北养育了红军,红军捍卫了陕北;陕北救了中央,中央也保护了陕北。中央和陕北在历史的长河中一样是伟大而响亮的名词。

  陕北,是中国革命圣地,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党中央和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这里生活和战斗了13个春秋,领导全国人民取得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培育了伟大的延安精神。延安时期,是我们党由小到大、由弱到强的重要历史转折期。认真了解和掌握延安时期的光辉历史,大力宣传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优秀品质和丰功伟绩,不断弘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延安精神,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神圣职责和使命。战时的延安,因为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国民党的包围封锁,延安当时是中共中央所在地,机关、部队、学生共有几万人。住的问题如何解决?自己动手打窑洞。吃的问题如何解决?开展大生产运动。穿的问题如何解决?自己动手纺线织布。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毛泽东和党中央其他领导同志,在繁忙的工作中,也抽出时间亲自参加生产劳动。毛泽东在杨家岭住的窑坡下,和同志们一起开了一块荒地,种二了蔬菜,经常浇水、施肥,精心培育。同志们觉得主席工作忙,要求替主席代耕,毛主席笑着说:“大生产是党中央的号召,边区政府的决定,我应该和同志们一样,参加生产,克服困难嘛!”党中央领导周恩来、任弼时、朱德、陈云等都积极参加了大生产运动,极大地鼓舞了根据地军民的生产热情。就是在如此艰苦和恶劣环境中,战斗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毛泽东在转战陕北时期,在世界上“最小的司令部里”指挥了最大的人民解放战争。

分享:
 
更多关于“红色陕北(散文)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