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非常点


  我的心遗留在那片海

  艾草

  (一)小樱也叫Sakula

  格林兰岛的冰盖破裂,小甜叶菊沉浸在淡蓝色的海洋中……见风从船舱里走出来,喉咙微动,拢起耳边碎发。又来了,那种诡异的声音。 放下纸杯,别上风衣的搭扣,拉开舱门,乌云压顶,船的甲板上空延伸着一片黑得滴墨的乌云,将方才的万里晴空吞噬得千干净净。

  “怎么回事?”见风还以为遇上了世界末口。

  “大雾将至,海牛怒鸣。”船长咬着烟斗,烟雾和着这句话,像是一锅黏粥。他系着一条白色带木耳边的围裙,胡子扎成俩辫子,多年前断掉的腿用一根木头义肢代替,总把甲板踏得“咚咚”作响,如果有人说一句“船长,你要把甲板踩穿啦”,他会悚然一惊,害羞地坐到一张矮凳上,把木腿拆下来当鼓敲。 这时,一波一波的海面上浮出一个木桶,几个水手将木桶捞上来, “砰”一声,小樱踢开盖子,飞身跳了出来。

  “怎么样,Sakula,调查出海牛的地点了吗?”船长将一件雪白镶金丝的斗篷给小樱披上,他一向很爱护潜水员,尤其这个潜水员还是个姑娘。

  “船长,今天的海底暗流太多,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标志船方向的木桶,而且——而且我被怪物跟上了!” 话音刚落,船身传来“咣”的一声闷响,吃水很深的船舱里传来各种桶和瓦罐倾倒的声音,见风心里暗暗叫苦,恐怕又要没有淡水喝了。谁知下一瞬,他就被震得趴在甲板上,一片阴影扫把般扑来,那是一个平面,像一堵湿淋淋的墙,是灰色的,会喷水的大家伙。

  “半开鲸、八开鲸和十二开鲸,你是哪一种?”狂风呜呜到来,大家全都抓住桅杆,扯住缆绳,像风雪里的小纸片,惟独船长背着手站立,沾了水的那条木腿湿淋淋,却坚定不移。 关于鲸这种有双心室,有肺,有耳朵,雌性有乳房的哺乳动物,船长有自己的分类方法。他认为所有的鲸,无论大小,都包括在这三类中。半开鲸主要分为六种,即抹香鲸、露脊鲸、脊鳍鲸、座头鲸、剃刀鲸和黄腹鲸,抹香鲸是这类鲸的代表。八开型的鲸是那些中等体积的鲸,大体有以下五种,即逆戟鲸、黑鲸、独角鲸、长尾鲸和海豚鲸。十二开型的鲸是粉嘴儿鲸,这是所有鲸中最大的一种,也只是在太平洋中才有。

  “船长,那好像是一头白鲸l”见风不失时机地喊道。

  “是的,是你,你终究还是来了。”船长低声自语,然后大吼起来,“有我没你,有你没我,来吧!”

  “船——船长,它不是你的夙敌,它的尾巴上没有三个枪洞!”见风又喊道。

  “辫子大船长,我们被一群海龟包围了!”小樱也喊道。

  “海龟?”船长一个不留神,顿觉背后一凉,白鲸的大尾巴扫来。他向前一跃,矮身躲过,从木腿中缓缓抽出一柄长剑,挥手、劈下,可突然脑后一疼,回头时只来得及看见一只小海龟像球一样弹开,然后是倾斜的天空。他“咕咚”一声,倒下了。

  (二)撒撒顶和仇人成了好友

  海龟撒撒顶路过一片互相缠绕的海藻时,看到老祖母被她的570个孙子团团围住。她年纪大了,每当要浮上海面换气时,就要孙子们合力抬起她,扔出水面。他们这个家族向来以多子多孙著称,在众多连名字都记不起来的子孙里,老祖母唯一喜欢的就是茉茉尔,她对撒撒顶的记忆似乎只是从茉茉尔失踪后开始的。撒撒顶作为海龟中的师长,从不满足于只教授游泳和捕猎技艺,一定要灌输关于世界和生命的真谛。他曾经对自己的学生说过,人类为万物之灵,世界主宰。唯一的学生茉茉尔满心赞叹——哇,人类原来这么厉害啊!生活在海洋里怎么能见到开天辟地的人呢?一年之后,当两个潜水员提着箱子来沉船清理遗落在此的物品时,茉茉尔趁机钻进了箱子,被提出了水面,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撒撒顶必须为祖母把茉茉尔找回来!海龟既不能像小巧的小丑鱼那样躲进海葵中,也不能像清洁蟹那样爬进鳗鱼嘴中寻觅食物,当撒撒顶想捕条小鱼尝尝鲜时,鲨鱼却一头冲了过来,那小鱼摆了十几下尾巴藏到鲨鱼肚皮底下,摆出一副鲨鱼是其保镖的得意样儿,还鼓鼓腮。透明的虾和虾虎鱼轮流挖洞,结果挖出一枚扇贝,等它开蚌时就一左一右扑上去扇水泡玩……撒撒顶边倒着游边直勾勾地看,突然掉进一堆软绵绵的物体中,水母们把他当成乒乓球,弹过来,弹过去。这些没骨头的家伙,难道不知道撒撒顶可以吃掉他们吗?可是,不行,在茉茉尔被救回来之前,他发誓不滥杀无辜。所以,他把头缩进壳里,很快就被玩够乒乓球的水母当保龄球投了出去。撒撒顶刚刚转过身,便卷进了一大群沙丁鱼的旋涡,亮闪闪的小鱼们看起来极其恐慌, “刷”的一下拼成了一个亮闪闪的形状——鲸鱼?撒撒顶看到那个形状的第一反应是扭头就跑,可是却被沙丁鱼们挡住了,大鱼们让小鱼从撒撒顶的龟壳上滑过去,瞬间不见了踪影。

  周围寂静得可怕,珊瑚礁的暗处仿佛有闪闪发光的眼睛暗中觊觎。撒撒顶正在考虑该往哪个方向去时,自己的身体却突然升高了,仿佛应和着什么震动般,一具梭形阴影破空而出,将他顶上海面。等等,这是怎么回事?他还不想换气啊!突然,另一个黑影从斜里冲出,直直地撞向撒撒顶身下的那个生物。那是——祖母?她怎么会在这里?撒撒顶觉得那个将他顶起来的庞然大物突然掉转了方向,竟赫然是一头白鲸,他全力向祖母冲去,只是张了张口,因不放心而一路跟随撒撒顶的祖母就这样消失在其中。白鲸闭上大嘴时,撒撒顶的眼泪一出眼眶就无影无踪。原来祖母并不是只爱茉茉尔,祖母也是爱他的!只是这明白来得太迟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活下去,为了祖母活下去!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非常点”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