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深情的依恋—怒江


□ 黄光成 汪永晨


深情的依恋—怒江图片1
有外国朋友来云南,说是专门要去看一条被称为“神秘的东方大峡谷”的江,我知道他们说的应该是怒江。图片中的这二位贡山县普拉底村的学生正在溜索过怒江,去对岸上学。他们携带一个有滑轮的铁环、一条麻绳,手捏草叶可当"刹车",5秒钟内就能飞过这个200米宽的江面。60年前,怒江的天险曾经阻挡了日本军队从缅甸侵入中国内地,但随着和平时期的到来,遥远偏僻的怒江很快就被人们遗忘,它更像是一颗曾经划过夜空的流星。
然而今天,在沉寂了半个多世纪以后,怒江又再度声名大振,受到了全国乃至世界的特别关注。其原因一是因为2003年7月初,它与澜沧江、金沙江并行的滇西北地区获得了“三江并流”的世界自然遗产称号,二是由于怒江中下游要建13级水电站的规划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这场讨论已经从专家学者的圈子迅速扩展到了社会上。支持怒江水电上马者认为怒江水电开发是当地脱贫致富和社会经济发展的惟一出路,而反对怒江水电开发者们则认为怒江是当今世界上仅剩下的几条原始生态河之一,而且那里的文化和生物多样性也是中国最为丰富的。
多年前,一位云南当地的摄影爱好者在怒江拍到了已经在那里延续了400年之久的“澡堂会”照片。这个在山坡上的温泉,至今有些地方还是男女同浴。每年春节,家住周围的人、有些甚至要跑上百里之遥,也要携家带口,到这来洗去旧尘,以全新的身心迎接又一年的到来。这张“澡堂会”的照片,在送到了国际摄影展上后,深深地打动了评委们,于是桂冠带在了这位摄影人的头上。丰厚的奖金和兴奋的心情,陪伴着他回到了家乡。为了表达他的感激,回去后他用其中的一些钱在那个露天的温泉处建了一所房子。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门票不贵,但在这之后,来这个温泉洗澡的人却越来越少了。近年来由于大量外来游客的到来和摄影,当地的一些“澡堂会”难再见到男女同浴的场景,并且大都是穿上了内衣。尽管如此,今天这里的民俗风情对于生活在全球一体化的我们来说依然浓烈。
深情的依恋—怒江图片2
22岁的贡山县怒族姑娘丰正娟,正从赤科村坐着独木舟过怒江去永拉嘎村结婚。由于村子很小,这里没有吊桥,人们外出,就要翻山越岭走山路,或只有乘坐小小的独木舟在水势较缓的一段江面来回摆渡到公路上。3年前,已经初中毕业在家务农的丰正娟在一次集市上与附近永拉嘎村的傈僳族小伙子和占荣对歌唱调子,因此认识并相爱,定了终身。摄影/耿云生
深情的依恋—怒江图片3
怒江边的一家商店门前,一个赶集的村民正匆匆地从一位拿着手机的女店员身边走过。
今年初,我们一行人驱车从昆明出发,在经过楚雄、大理较为平坦的公路丘陵大地之后,12个小时就到了怒江州的州府六库。在一家餐馆的门外,我们看到一些人正在出售接近小汽车轮胎大的灵芝,午饭是非常好吃的当地老窝火腿。我们没作停留又继续北上。天空很蓝,路况也很好,这时我们开始感到迎面开来的装着巨大木材的巨型卡车突然多了起来,15分钟内我们数到了20辆车,这些木材很粗大,显然是从缅甸那里运来的。由于这些年来中国对森林保护意识的大大增强,加上中国境内的森林资源急剧缺少,十几年前,中国就开始从缅甸进口原始木材,而我们所行驶的公路就是连着中缅数个边境口岸中的一个叫做片马的地方。从六库开始,怒江就一路伴随着我们,平整的柏油路面一直可以通到贡山县城,然后弹石路将把我们带到2 天后的目的地——丙中洛,这个怒江云南境内的最北处、也是最接近西藏的乡镇。据说现在正在修建一条翻越碧罗雪山,将怒江与澜沧江贯通的车路,一旦修通之后就将形成环线,将中甸的梅里雪山与怒江的“山水文化走廊”连成一线。
第二天傍晚,我们来到丙中洛乡的桃花岛。怒江碧绿的流水与金色的太阳交相辉映时,几个刚刚赶集回来的老乡绕着山间小路也来到了江边,准备过那里的吊桥回到岛上。
“天黑了怎么办?”我们问。“蜡烛。有钱的买发电机,我们没钱的靠松明和蜡烛。”
“赶集卖的什么?”“松蘑”。“买了什么?”实在的老乡看我们有兴趣,将背篓从背上拿到前面,给我们翻开了:“这是两瓶酱油、这是洋椒、大白菜,还有奶粉和酒”。
“什么酒?”“苞谷酒。”“多少钱一瓶?”“两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