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浮躁都市中的静谧之音


□ 王子杰

王子杰

  不知从何时起.忽然觉得诗歌已经离自己远去了.疲沓重复的生活已经让我习惯了机械惯性的思考与反应.尚还有一些深埋在心底的诗情画意.也在不知不觉中被世俗的尘沙渐渐掩埋。个人真正的生命体验早已被自己忘却脑后,偶有扪心自问那愈发模糊的“真我”面貌,却愕然发现陷入失语的尴尬境地。诗歌在自己的生活中,似乎已经成为一个轻逸飘忽而又虚无遥远的梦。

  然而.当我在清明时节一个雨天不经意地翻读田兆阳先生的诗集《偏爱》的时候,却听到了久违的质问自我、反思社会的声音。他的诗歌摈却了象征派诗歌“诗即谜语”过度晦涩难懂的意象.也没有浪漫主义诗歌情感发泄过火的凌乱苍白,更没有像“干部体”诗歌那样流于庸凡的应酬唱合.而是坚守传统诗歌的精神位格,褪去外在形式的繁冗外壳.直接将一位生活智者对浮躁焦虑时代的浓深思考和对静谧田园生活的缅怀呈现出来.像是一束尖锐又恻隐的阳光,穿透迷离潮湿的生活烟霭,引导人们去探索生活本真,捡拾人生中最为珍贵却又被丢弃角落的点滴温情与感动。诗人内心中纷繁复杂的情绪自然熔铸其中.成为其诗歌底色一抹清幽朴素的深蓝。

  田园深呼吸般畅达的语言风格

  诗歌用言语精致地雕刻时光.让一切美好化作永不凋谢的花朵。诗歌对语言格外倚重,但又由于语言自身的模糊性.诗歌从字句到文体可以变化无穷,从深刻典雅至旖旎浪漫.将作者的心智升华为如梦如幻的崇高境界。诗的语言表达方式异于其他文学形式.它是一种多义性和富于张力的语言。我们可以从田先生的诗作中探究到诗人自觉重视语言的诗性功能的写作策略。

  田先生的诗作语言,要说简单,似乎简单到有些直白。以《要找的人》为例:

  “很多时候/你要找的人/并不是经常见面的人/他们有时在梦中,有时在梦外,梦中的人往往是真实的/梦外的人往往却是虚幻的/尽管如今,世界是个小小村落/但你却已无力/再寻找他们/甚至很多时候,想念也变得越来越恍惚”。

  这样一首小小的短诗,平铺直叙.没有任何技巧,但这恰恰是其丰富之所在.用最少的文字,最平实的语言把最具冲击力的臆想和境界表现出来。诗人平静朴实地缓缓诉说着对浮躁社会人情淡漠知己难觅的无奈与恍惚.极富感染力。这就是诗歌艺术的魅力所在。读者尽管可以触摸到诗人内心波涛汹涌的情感.但为了力求诗韵.诗人故意精心安排了整体与空白的整合关系,点到为止,只肯将内心的冰山一角呈现给读者,看似简约直白.实则布下许多想象的空白点,任你去思索,体会。

  俄国形式主义理论家什克洛夫提出:“艺术技巧就是使对象陌生化,使形式变得困难,增加感觉的难度和时间的长度.因为感觉的过程就是审美目的,必须设法延长。”这就是著名的“陌生化”主张。诗人为了使读者更充分地领略我们生活中的诗意性,将生活中常见的意象信手拈来,却又为其蒙上一层神秘面纱.使原来熟悉的变为陌生的,重新唤起人们对周围世界探究的兴趣,这便是陌生化的神奇力量。田先生十分善用陌生化手法,但他的诗作摈却了“先锋诗歌”撒旦式的魔鬼化意象拼贴.对常见事物的陌生化都有内在合理的逻辑和情境.让人理解起来不晦涩艰难。田先生的诗集《偏爱》中.似乎对“月亮”这个意象十分青睐,“迟来的月光/被时光积攒的碎银”(《雪夜》)“珍藏的旧月亮”(《旧月亮》)等等,月亮成为看似平凡常见却又新奇可爱的陌生化意象,让读者得到别样的美感与心灵洗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