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战罢沙场月色寒(续)


□ 韩石山

童志刚

伊万就是童志刚。写《韩先生教你写文章》时我就知道了,是外地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我早就认识志刚,在一起吃过饭,算是朋友了,但我假装不知道,故意要跟他开个玩笑,气气他。“马桥事件”中,他是站在韩少功一边的。存下了这个心,那就怎么刁钻怎么来,他批评我的话全不理会,只说他的文章写的太臭了,这对一个作家来说是最大的轻蔑。
我的文章中,有一处误判,就是那句“工厂又催得太紧,以致你的文章插进去,连页码都忘了打”。当时我看到的志刚的文章,不是刊物,是从刊物上撕下的几页。是那位外地朋友给我寄来的。我拆信的时候,是用剪刀剪的,恰巧将边上的一绺儿剪掉了,就没了页码。当时没有觉察,也是利令智昏,便一口咬定这是因为志刚急于要发表他的文章,慌乱中连页码都忘了打。这个误判,不久之后就发觉了。按说后来出书时该改了,我没改。这次也不改。留下这个印记,让后人知道我当时是多么卑劣好了。
我的文章发表后,志刚的气愤是可以想见的。在他编的《今日名流》上,也狠狠地挖苦了我一顿,还奖给我一册刊物,真的寄出了,我也真的收到了。
事情到此,按说该完了。偏偏湖北的一家报纸,还想把这场笔战打下去,给我寄来一张报纸,上面有志刚批评我的另一篇文章,还附来一位杨姓记者的一篇文章,说是让我写篇回应文章,他们好一起发表。于是便有了下篇《原本没有什么》。在这篇文章中,我对志刚就没有一点气了,只是攻击那位杨姓记者,不该做出那么一副正人君子的嘴脸。再后来,那家报纸果然登出了我们三人的文章,记者的就是我看过的那篇,志刚的是另写的。让我吃惊的是,志刚一点也不买我的账,还是那么气汹汹的不屈不挠。我能理解,我对他的挖苦是太刁钻,太狠毒了。

鲁迅

对鲁迅,不能说是批评,只能说是研究,当作一门学问那样地研究。既是研究,只能说方法的对与错,材料的真与伪,不能说结论。方法是对的,材料是真的,得出什么结论就是什么结论。你不能说,只有得出他是伟大的文学家、伟大的思想家这样一个结论,才是正确的,否则就是旁门左道,就是犯上作乱。那样的话,就不是研究了,只能说是命题作文,不,连命题作文都够不上,命题作文还讲究个发挥,这是连发挥都不行,只能说堪比封建时代的鸿胪传唱,遵旨行事。
解放后,鲁迅研究成了显学。研究鲁迅是要有资格的,不是谁想研究都可以研究。当然,你可以偷偷摸摸地做。比如解放初期,你是研究鲁迅的,且卓然有成,到了1957年成了右派,再要研究鲁迅,怕就不能明目张胆地做了。不用别人说,你自己先就觉得不配。这样的显学,本来我是不想碰的。先前是不够资格,后来经的多了叫我做也没那个兴趣了。岂料,一句不经意的话,让我决定碰一碰这门显学。
2001年4月,中国现代文学馆邀我作次演讲,按惯例,讲完之后都有一段时间的交流,就是听讲者提出问题,演讲者即席回答。有个朋友提问,说你对鲁迅的书和胡适的书有什么看法,这种即席回答,一定要简洁明快,我当即说:读鲁迅的书是让人长脾气的,读胡适的书是让人长学问的。演讲录在《山西文学》发表后,引起好些人的不满,有的写信斥为狂悖,有的著文大加嘲讽。我是说的简略点,但自信没有大错。后来在别的演讲中,曾就这个话题作过发挥。再后来,就提出了“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的命题。还有一个说法,也是让那些敬仰鲁迅的人大为不满的,就是我曾多次说过,几十年来,我们拿鲁迅作品对全民进行教育,没有起什么好的作用。中学课本上的鲁迅作品,选的太多了,不符合课本选文的通则,已经引起教师和学生的反感。不幸的是,过后不久,又因为一篇《鲁研界里无高手》,引起了鲁研界的严厉批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