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鹅


□ 杨帆

  1
  
  钟夫走后我就辞工了。在那之前我是一个有着大好前程的律师。我处理了我名下的所有财产,包括我们生活十年的房子,车,还有傻瓜——我们的狗。傻瓜一度慰藉过钟夫对于孩子的天花乱坠的想象。他一直想要个孩子。他永远得不到了。那天早晨,我把傻瓜送到公公的公寓后,在路边搭了一辆长途汽车,由它把我带走。
  到了秸城,我找了一个有温暖阳台的房子住下来。车把我带到秸城,我愿意相信这里是个好地方。隔几天,我穿过三条街去一个叫灰色的酒吧坐上半天,喝一种黑色的茶。有人弹琴,偶尔唱一段,时光被那个歌手的手指抚摸得棉花一样松软,我有时在里面打个盹。醒来,望见窗外暗淡的天光,我常想,我是不是老了。窗外,有很多人经过。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天天来,在头顶拉起一个条幅,上面写着:丽丽,我爱你到天荒地老。人们经过男孩和他的宣言时,很少停下来。日子一天天过去,男孩始终蔫头耷脑坐在地上。有人对他感兴趣,问点什么,他总是一瞬间激动起来。我隔着玻璃看见两片嘴唇一开一合,手臂划动着。我慢慢养成一个新习惯,观察酒吧的每一位女服务员,希望从她们的表情、举止看出什么来。我说过,我是一名优秀的律师,证据也许就藏在她们俏丽而不动声色的微笑里。我相信我能找到她,就像相信男孩等不到她一样。我漫不经心地等待结果来临。
  是啊,我现在有多么充裕的时间。每天,我比别人的进餐时间要慢两到三个小时。早上一般是十点,我这个时候才能醒。失眠到秸城后不治而愈,我迅速地胖起来,中年人的那种胖。午餐两点,晚餐七八点,外加夜宵。我常常一边吃,一边看新闻。这是多年的习惯。以前我经常错过看新闻的时间,因为要陪客户吃饭、喝酒、唱歌,也因此经常省略和钟夫一起吃饭的程序。省略的还有做爱、交谈、拥抱,一起去看他的父亲,周末郊游等等。钟夫埋怨过吗?直到他出车祸,我才恍惚想起,钟夫没有这么做,不等于他心里没有。而之前我的概念里证据就是一切,钟夫没有付诸行动,等于没有。
  钟夫办公室的抽屉里,躺着他的遗嘱。上面除了他的父亲、傻瓜,还提到一个女人。单单没有我。也许我不如傻瓜,傻瓜陪伴他的时候比我多。在他眼里我坚强,富有,用不着他安排和考虑。我实在用不着难受。在我躲避他的热情,在我偷偷服用避孕药,在我陪别人吃饭的时候,钟夫可能的悲伤,比我现在受到的伤害,更宽阔。当看见那个陌生女人的名字的时候,我还是哭了。我承认我那几年有些走火入魔,没有杂念。从钟夫停止呼吸的那一刻开始,我有了,我又像个真正的女人一样开始痛哭,苦思冥想,追忆,打捞,寻遍过去十年的角角落落。
  其实还是例行老本行,老一套,我在找证据。在我和钟夫的十年幸福生活里,不知是他太慈悲,还是我太粗心,有关他心灵的蛛丝马迹很难寻觅。他是一个教书匠,我这么说毫无贬损他的意思。教书是一件没意思的事情,在我看来,它无非是每年、每星期、每天重复着说话,向不同的小孩子说相同的话。在这里,分数统帅着一切。相对于我错综复杂、生动离奇的案例生涯,它呆板、单调,毫无想象空间。他们致力于改善效率,复制出一批又一批视力微弱智力高超的木偶孩子。说钟夫是一个教书的工匠是准确的。每天三点一线,家,学校,图书馆,在我眼里,十年来他画着这样精确坚硬的三角形,乐此不疲。我想象不出是什么导致了他的腿对轨道的偏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