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看谣言如何浮出水面


□ 陈漱渝

本文开篇,一定要先来几句“老生常谈”,那就是:学术研究无禁区,周作人研究领域也不例外。对周作人生平、思想和作品的研究,完全允许见仁见智,不同意见的双方都不应该给对方上纲上线,随意扣上“左”、“右”、“凡是派”、“自由化”一类帽子。但是,在对待史实的问题上,却应该有实事求是之心,而无哗众取宠之意。更不能出于某种动机伪造史料,误导读者。令人感到惊异的是,上述情况在周作人研究领域却频繁出现,持续时间竟长达二十余年。这是一般的好心人所难以置信的。
1986年4月,南京《文教资料简报》第4期发表了一组访谈资料,披露了一个前所未闻的“爆料”:北平沦陷时期周作人是根据共产党方面的意思站到前台来出任伪职的。这样一来,周作人生平中这一段汉奸生涯就变成了他从事地下工作的光荣历史。披露的依据主要有三条:
一、沈鹏年在《文教资料简报》发表了一篇经他和另一人记录整理的《周作人出任伪职的原因》,口述者为王定南。文中说:“在北平的汉奸中,最反动和最顽固的是缪斌。”“1941年,原伪华北教育督办汤尔和死了,有很多人想争夺遗缺。缪斌拼命钻营,想当教育督办。为了同顽固派作斗争,我和何其巩、张东荪等研究对策。何其巩和张东荪都认为,可以要周作人来抵制缪斌。我想周作人是个读书人,他害怕艰苦生活,不愿离开北平,不肯到山沟沟里去工作。因此,就同意了何其巩、张东荪他们的意见。”按:王定南当时是中共北平特委书记。何其巩担任过中国学院(后改名中国大学)代理校长;张东荪是哲学家,担任过燕京大学教授。后两位均为非党爱国人士。既然王同意了何、张二人的意见,于是有些人据此发挥,说周作人出任伪职是秉承中国共产党的意图。
二、同期刊物还刊出了沈鹏年和另一人记录的《袁殊同志谈周作人》。文中写道:“谈到周作人问题,袁殊同志说:听潘汉年同志谈起,周作人同党内有不少关系。”“袁殊同志强调地指出:周作人不是汉奸。他还记得去北平时,特地到八道湾去看周作人。”文中还谈到,当日本作家片冈铁兵在东京大东亚文学家大会上“扫荡”周作人时,潘汉年指示党内同志在《新中国报》和《杂志》对周进行声援。
三、2000年《文教资料简报》第3期又刊出了一篇署名“葛鑫”的文章:《关于“周作人史料”的争议问题》,摘引了《〈毛泽东著作选读〉新编本的特色和意义》一文,说“中央有关部门”和“中央负责同志”要给周作人平反,而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的负责同志修订《毛泽东著作选读》中有关周作人的注释正是根据这一精神纠偏。
对于一般读者和从未经历过那场民族浩劫的当代青年,以上这些说法是很有迷惑力的,即使不全信,也会感到莫衷一是。然而事实的真相如何呢?请看看以下史料:
(一)王定南同志1987年11月8日来函
漱渝同志:
十月十三日,我到无锡参加全国地名工作会议,会后我于十月十八日到上海。由于上海市×××党委办公室几次给我来信要了解沈鹏年访问我情形,我因忙未能详细复信,所以我这次去沪,带着沈和×××给我的来信和我工作日记。×××、×××(按:这两位是外调人员)二同志对我说,他们在北京见过漱渝同志,他们原计划到太原和我见面,因×患病未能成行。他们复印了沈×给我的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文摘》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文摘 Tags:浮出水面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