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时期文学魔幻写作的两大本土化策略


内容提要 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促使中国作家走入“魔幻”实验场,带动中国文学“魔幻写作”现象的繁盛,甚至到新世纪初期,魔幻写作仍然不绝如缕。中国新时期文学的魔幻写作如何摆脱对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潮流化模仿,凸显自己的原创性和独特性?这是至关重要的问题。以贾平凹、莫言、扎西达娃、阎连科等人为代表的中国作家采用本土化的表达方式,按照中国的审美情趣和本民族的文化积淀等来呈现魔幻,主要通过魔幻意象的使用和本土文化观念的演绎两大本土化策略,彰显了中国文学魔幻写作的独特性,实现了对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超越和创造性转化,让魔幻现实主义的文学生命在异
  域中国得到延展。
  
  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中国文学日益开放的空间中,“魔幻现实主义”大行其道,许多作家走人“魔幻”的实验场,形成中国文学“魔幻写作”的繁盛景观。甚至到了新世纪初期,魔幻写作仍然不绝如缕,贾平凹的《秦腔》,莫言的《生死疲劳》,范稳的《水乳大地》、《悲悯大地》,李玉文的《河父海母》等长篇小说,都被评论界指认出带有“魔幻”的特征或者《百年孤独》的印记。从80年代到新千年之初,在“魔幻”的旗帜下集结起众多的作家,贾平凹、莫言、扎西达娃,韩少功、阎连科、范稳等人堪称代表。中国新时期文学的魔幻写作如何走出“影响的焦虑”,凸显我们不同于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异质性特征?莫言、贾平凹、扎西达娃、阎连科等人的魔幻写作有何突出特点与价值意义?这些问题,在魔幻现实主义“高热”已经消退但仍然“低烧”不断的今天,依然是值得深思的话题。
  一般说来,外来文化进入一个异质文化环境中,由于文化过滤等因素的影响,不会再维持原来的模样。魔幻现实主义进入中国后,必然会发生变异,生成新质。中国作家受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响而创作的小说,无论有多少酷肖或仿效的成分,终归不同于拉美小说。这种不同主要体现在其本土化的表达方式与特色上,以贾平凹、莫言、扎西达娃、阎连科等人为代表的中国作家,总是按照中国的思维方式,审美情趣和本民族的生活状况、文化积淀等来呈现魔幻,他们主要通过魔幻意象的使用、本土文化观念的演绎两大本土化的策略,凸显了中国文学魔幻写作的独特性与“魔幻”表象之下的“中国经验”,实现了对拉美现实主义的超越和创造性转化,也打破了现实主义的创作瓶颈,使传统现实主义生发出新的活力。
  
  一 魔幻意象的使用
  
  在现实或历史背景下讲述荒诞奇异、华丽奇谲的故事。向拉美魔幻现实主义看齐、“致敬”,这是近三十年来中国新时期文学魔幻写作留给读者的特有印象。实际上,中国新时期文学在从外部吸收营养的同时,也在自觉不自觉地亲近、回归自身的民族文化传统。具体到贾平凹,莫言、扎西达娃等作家的魔幻写作,就曾在借鉴魔幻现实主义的过程中强化与民族文化及传统文学精神的联系。这使他们的魔幻写作显现出不同于拉美魔幻的本土化特色和异质性特征,其一大表现就是采用中国古代文学的“意象”表达方式,用中国文人自古以来善用的“意象”表达法来营造魔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学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学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