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加索山脉中的隐秘圣像


□ Alexie Valois等

  今天,若无斯凡人的陪同,是没有人敢冒险进入斯瓦涅季的。斯瓦涅季位于高加索山脉中部,在黑海和里海中间,外人实际上是无法进入的。 从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到这些边远的山谷至少需要三天的车程,跨越全程250公里的危险地带。因为旅行者有被匪徒袭击的危险,因此夜间行车是不智之举。尽管格鲁吉亚早在1991年就独立了,但身穿防弹衣的俄罗斯士兵仍然乘坐装甲坦克控制着山谷的主要入口。这一地区地势险恶,民风粗犷,斯凡人在此定居由来已久。有些历史学家声称他们的祖先是5000年前从下美索不达米亚(今天的伊拉克)迁徙来的闪族人。
  斯凡人的村庄建在山谷的底部,四周是冰川和5000多米高的山峰。这里的气候对人和牲畜来说都很恶劣。据说要到6月份才开春,而冬天又来得太早。因为泥石流而使道路阻断数日是司空见惯的,全年各月都有可能发生。在冰天雪地的漫长月份里,道路完全被切断了,斯凡人只好就生活在那种完全与世隔绝的世界里。
  这种隔绝也有其独到的作用。尽管不断地受到入侵,但斯瓦涅季人一直保留着基督教,东正教信仰仍然是斯凡人的立身之本。格鲁吉亚在公元337年采用基督教作为官方宗教,是最早采用基督教作为官方宗教的国家之一。格鲁吉亚教会先是抵抗波斯人在公元6世纪的入侵,后来又在公元7世纪抵抗了阿拉伯人的入侵。大卫四世国王于公元1121年最终击退土耳其人之后建立的格鲁吉亚文明使宗教艺术得以繁荣发展。艺术家们制造了圣像、小雕塑和珐琅手工艺品。这些完美的艺术品至今都无与伦比。它们创造性地融会了叙利亚、巴勒斯坦、希腊和拜占庭等地艺术品的特点。
  不幸的是,现在幸存的那个黄金时代的痕迹已经很少。这些手工艺品遭到了蒙古(从13世纪到15世纪)和土耳其(从15世纪到18世纪)入侵者的掠夺和肆意破坏。
  伊斯兰教禁止神的任何象征形式。落入征服者手中的圣像都被严格地审查,上面的圣母玛丽亚、耶稣基督和圣徒们的面孔都被无可挽回地挖掉了。
  然而几个世纪以来,斯凡人一直以其逞强好勇代表着格鲁吉亚人的血性。斯瓦涅季向来都被看作是基督教的东方前哨。在高加索山脉的偏远村庄,斯凡人隐藏着他们的艺术珍品,并以命相护。他们甚至将格鲁吉亚其他宗教的圣像也偷偷藏在斯瓦涅季的小教堂里,以保护它们免遭入侵者的毁坏。在事态恢复平静以后,这些圣像也就保留在那些自诩为“卫教士”的人手中。今天,它们成为华丽的艺术瑰宝,同时也象征着逝去的黄金时代。
  即使今天,对斯凡人来说,这些圣像仍然是天人互通的象征。他们对这些圣像的保护已经成为一种自然而然的自觉行为。为数寥寥的敢于进入该地区的外国人也难以进入小教堂。艺术史上的专家们也被粗暴地拒之门外,空手而归。斯凡人不会轻易宽恕冒犯这些圣像的行为。阿迪什的居民甘特·安瓦利尼现年59岁,他讲述了20世纪60年代政府代表如何带走了一本9世纪圣经的手稿,圣经上点缀着闪闪发光的宝石。“他们告诉我们,他们带走圣经是为了修复它。从此他们再也没带回来。”在拉古卡小教堂内,小教堂的看管者扎尔·古巴尼讲述了在1937年,还发生过活埋4个企图盗窃圣徒克维瑞克圣像的盗贼的事。这一11世纪辉煌的银雕作品, 描述了一位被土耳其人杀害的烈士成为英古瑞山谷这一重要通道保护神的故事。
  英古瑞是一条湍急的河流,它穿过幽深的峡谷。在某些地方可以搭建木桥过河,但必须在每次使用时进行加固。斯凡人的村庄就坐落于河流冲击成的山谷中,就像是栖息在树上的鹰巢。每个小村落都有从远处就可以看到的塔(Machubis)。这些塔大概建于公元11和12世纪大卫四世国王统治时期,塔高15米,用石头和土砖建成。它们被用来当作粮仓。有的家族过去在被邻村人入侵或袭击时就藏在塔中,他们会毫不迟疑地以杀戮的方式来解决邻里之间水和土地的纷争。这些塔也是宝贵的圣像藏身之处。
  斯瓦涅季目前大约有200个塔。这些千年古建筑遗产见证了上斯瓦涅季载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6年的世界遗产名录。在什哈拉冰山(Mount Shara glacier)(5068米)脚下的阿莎古里(Ushguli)村,有最美丽的斯凡塔。由于这些令人称奇的建筑已经失去了其原有的作用,它们很可能会慢慢消失。
  高加索山区的生活是很艰苦的。土地很难耕种,冬天总是持续很长时间,要想尽各种办法才能在全年都养活家畜。村庄已经通了电,但不是天天有电,而且在山谷里还接收不到广播和电视的信号。这里的社会准则是残酷的。“血仇报复”规定如果某个家庭的一个成员被另一家庭的成员杀死了,那么这个家庭的成员必须也杀死另一家庭的一个成员。村委会禁止妇女进入神圣的场所,除非她们怀孕了。结婚有时候是被迫的。男人可以在没有征得年轻女孩同意婚嫁的情况下,在晚上绑架她。然后在第二天去拜访他未来的丈人和丈母娘,并答应娶他们“不贞洁”的女儿。这里的大部分年轻人都梦想着离开斯瓦涅季到第比利斯去,吸引他们的是更现代的生活方式。村庄因此渐渐地人去楼空。在阿迪什,20世纪初还有75户人家,而现在只剩下16户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