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是谁的上帝


□ 魏艳琳

繁华街区的十字路口,一个少女躺在血泊之中,身旁是一辆溅染着鲜血的大型卡车。
这样的场景不时可见,对于当事人和肇事者来说,分明就是一场飞来横祸,也许从此将改变他们的人生——如果他们之中还有人“生”的话。而对于旁观者,无非是发出一两声感叹,再共同制造出一串长长的塞车队伍。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经常玩的堵截蚂蚁的游戏。拿一块小木板在埋头匆匆赶路的蚂蚁面前一横,挡住了它的去路,感觉自己手中有着扭转乾坤一样的巨大权势。而小东西连头也不抬一下立刻掉转方向朝另一个目标继续前进。 目标?我不知道它是否有目标,或许有,不是听说过蚂蚁王国吗?那么它也许人在往家里赶,去和它的亲人团聚。这么说,在我居住过的那幢易于筑穴垒巢的老屋里还为众多的微型动物们提供了栖身的家园呢!我像上帝一样俯瞰着它的走势与动向,仿佛我能左右它的前程。它每走几步,我使用于中的道具让它改变方向。这样不厌其烦地去挑逗一个弱小的生物以此满足一个长期总在听命于大人们指挥的小人儿偶尔也能操纵一下他人命运的快感。难道不是吗?我只要轻轻往地上吹一口气或者往它的身体上浇一盆水,顷刻间它便会不知去向,甚至,我只要伸出我的小指头轻轻一碾,它的微不足道的生命便会同它的旅行一同结束。并且,它的同伴们将永远找不到它就此消逝的缘由——因为一个无所事事的小女孩对这个世界与对“他人”世界的好奇与躁动,还可能是某种破坏性的强迫症而导致的某个时空段落里的一场悲剧。会是悲剧吗?这样的死难对于生命轻如鸿毛的它们来说,也许是每分每秒都会发生的事情。它们会发出求救讯号,登出寻亲启示,四处探问同伴的下落以致终日惶恐不安吗?抑或,在确认了同伴的死讯之后,它们会举行盛大的哀悼仪式,追思并且永远怀念它们的亲人吗?这些我都不得而知,但有一点我却清楚,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答案。这样也好,这能确保我不会在获知了许多事物的真相之后对这个世界全然失去兴趣。带着某种对前方始终无法洞悉的茫然、惶惑和本能的生存惯性,我依然赖活着,浑浑噩噩地延展着我的人生之路。
也许,在盛栽着人类的宇宙天体里,每一个人都是那只不时要遭逢堵截的蚂蚁,而凡尘俗世上的一切苦难均是上帝伸出的拦截之手,会不会也是它偶尔无聊时耍玩的一个小把戏,将它无意中犯下的错失嫁祸于人间,可是因为人类在它面前的渺小羸弱,在他看来只是一块小木板般轻微的阻挡,便足以改变一个小人物一生的命运,甚至足以将它毁灭。
这让我相信,一场龙卷风的突然驾临来自于上帝倦怠时打出的一个呵欠,由于气流大大,人类瞬间遭殃;一场洪水的倾巢而出就更是上帝呛出的一个喷嚏,他的唾沫四溢,造就了人间的洪灾;还有那些蔓延森林的无名之火,只可能是上帝急火攻心,往地面上发泄的一股怨气……
就在我胡思乱想并且开始对这个单调的游戏感觉有些乏味的时候,妈妈来唤我去吃饭了。我立刻放弃了刚才那场关于生死存亡的思想战斗,临走前我最后看了一眼那只陪伴了我一个下午无聊时光的小生灵,它依旧泰然自若孜孜不倦地一味行走,好像它的目标永无尽头。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出乎我意料之外,让我措手不及的事情:妈妈要来拉我去吃饭的一只脚不偏不倚地踩在了那个一秒钟前还运动着的身体上,那只脚看起来硕大无比,像是从天而降,并且它因为我忽然的迟疑不前也没有及时抬起来,还在那里来回扭动着,原因只是她拉不动呆若木鸡的我,更加使劲地施力于她所占据的地盘上,企图将我挪动开来。最后我被妈妈像老鹰捉小鸡似的挟持起来,一边听到妈妈失去耐心的埋怨:“这个孩子真是越来越迟钝了,跟木头一样!”我毫无反抗意识地保留着那个被挟持的姿势,只把头转过去看我期望看到的东西——除了那块被我扔在地上的小木板,那里空空如也。仿佛它原本就什么也不存在过。毁灭总是毫无先兆地在转瞬间降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Tags:我是谁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