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恐龙谷


□ 郑吉平(白族)

  作者简介
  郑吉平,白族,1969年2月生,贵州省毕节地区大方县人。先后在《山花》、《民族文学》等刊物发表小说作品,曾获2003年度《民族文学》新人奖。系贵州省作协会员。
  
  一听这名字就感到一种神秘,不自觉地联想起金庸笔下高手,他们的盖世功夫,以及海枯石烂斩不断理还乱的儿女情仇。他是为患了相思的情人采药不慎跌入,还是过招不敌对手被一掌震落,还是厌世恶俗偶然机缘一现,总之他入谷要有一个理由。然后,也许遇见一个隐居于此的高人,高人最先是讨厌陌生人打破其孤独而宁静的生活,后因来者悉心照料其一只迷途受伤的小恐龙,转怒为喜,授之绝世奇功及长生不老秘笈,授成而殁。
  我跟作家们一起沉入谷底,这其中还有一个胸前挺骄人的引路女孩。我有一个秘而未宣的心愿,我要在谷中找寻那个神秘的高人。进谷之前,我在南崖的确看见北崖有一只恐龙,我知道,它在那里已经等了我一万年,把自己等成了一座岩石。那么,高人当是愿意让我一见的了。我来迟了罢,你的主人的酒是不是因此而更醇?
  沉入谷底前,整整下了四百级石梯,倘无梯旁铁栏,一脚踏错,教我滚到谷底无商量。下到底,一尊观音塑像在侧,拜,谢过不摔之恩,暗祈让我遇见高人。一桥横跨南北,被菩萨目光度过彼岸。桥下水绿得发黑,水中石光滑坚硬,仿佛听见高人磨剑的刷刷声。桥端仰头,东南峰洞穿一孔,又似见那高人,原地拈弓搭箭,嗖的一声,便得看见峰后迟迟不肯露面的太阳,抑或月亮。
  我看见高人藏身的洞口了。洞边壁高万丈,壁间乱枝横生,我知道那树是为高人而生。只一振臂,一条麻柳皮搓成的绳子便准准套住树枝,攀援而上,登于枝头,高人便采到燕窝。高人身手敏捷,以至常年栖于崖壁而万燕不惊。
  噫,原来洞中之水就是恐龙湖呀。高人何以渡湖,不见扁舟。哦,履水如踏平地。吾非高人,只好沿着在洞壁凿出的栈道顺水而入。逾走逾暗,逾暗逾奇。作家中有乔峰,有段誉,也有虚竹先生。那个女子莫非就是王语嫣,一路只听她甜甜的声音。我想做乔峰那样的汉子,高人,你若知,不妨让我万箭穿胸,缘何甘作湖底乌龟不露头。洞中虽暗,我还看得见水,我有长梭,非搅浑尔藏身之所。你难道已到物化的修为,那么,你是我身边这块冰冷生硬的岩浆石么,你感觉到我发热的手掌了么。
  救苦救难的女菩萨如影随形,一回首,她却面壁打坐成从来时洞口透入的天光。菩萨,你要跟来,你就再进来些何妨,不要让我在黑暗里摸索。天光再现,湖水束于一堤,一块天都落到湖里来了,洞那端一切物质的东西,全都倒映在水里,纤毫毕见,就是照不见高人。你别正是那朵忽悠的云彩,高人,我上不了天去采摘,我许会下水捞的。
  我以为,越往下走,高人,我见着你的机会就越大了,因为,壁更峭,谷更深。你不会是藏在崖下丛林里的某一只山羊吧,如果真是那样,你要想吃上谷外一株青草,就算再过一万年,你也休想爬得出去。你倒有可能是那只正在偌大的天窗四壁之前盘旋的老鹰。从底下往上看,是天窗,高人,当年你要采药就在那某一个崖头上,你一失足,却是摔进一个天坑里。我想找见高人当年摔下来时留下的痕迹,却只见涧边沙坝好大一方,作家们设计说晚上可以在这里搞一个几百人的篝火晚会,当然,届时一定要有那个王语嫣参加,对这一帮性情中人,光有山水肯定算不得尽善尽美。他们哪里又想得到,我的心思全在那个高人的身上。倒是又看见一个高人的,那是再回首时一个如来高高在西面山崖上若隐若现。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谁意马心猿了呢?我佛,你是在向你的女弟子,还是我们这个领路的女施主,把眼抛来?罪过,罪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