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舅父舅母:中国第一对奥运夫妇


□ 刘素娥

  第一次知道舅母的不同凡响,是看到她1936年参加第十一届奥运会时的照片。那时她刚刚20岁,眉目清秀,齐耳短发,穿一件中式小衫,看上去清爽秀丽。我的舅父温敬铭也留下了那届奥运会上的照片,那时的舅父,端正清雅,一头浓发,西服领带,看上去意气风发、英勇顽强。但那时刘玉华还不是我的舅母。
  他们是中央国术馆的同学,舅父比刘玉华高一年级。舅父说:“那时我们并不熟悉,只知道她出身寒素之家,一身武艺是从开封大同武术社学起的。”
  他们相互熟悉,是在1936年上海武术选拔赛后,那次选拔赛是中央国术馆馆长张之江组织的,中心目的是为第十一届奥运会选拔国手。
  这是继刘长春之后,中国第二次派员参加奥运会。第十届奥运会上,中国只有刘长春一人参赛,而且只参加了预赛就被淘汰,因此中国这次参加第十一届奥运会的意义非凡。
  经过激烈争夺,共选出9名运动员,舅父温敬铭和刘玉华都被选中。他们后来回忆,被选中的当天,他们都激动得彻夜未眠,还几乎都练了大半夜功夫。
  
  向柏林进发,向奥运会进发。中国的国手们出发了,他们“享受”的是终日颠簸、与鱼腥相伴的经济舱。到达德国时,所有队员的身体都受到极大消耗,有的足足瘦了十几斤。
  尽管是异国他乡,但甫一接受陆地,大家还是感到了一种久违了的亲切。就在他们刚想享受一下陆地的干燥,舒展一下蜷缩多日的筋骨时,他们突然发现许多黄头发、蓝眼睛、深眼窝、大鼻子的人蜂拥而至。
  这些人呼啦一下把他们团团围住,有的喜形于色、情绪激烈,有的朝他们戳戳点点,有的手舞足蹈、欢呼、飞吻,还有相机的闪光灯噼啪直闪。来前听说大日耳曼人最讲究仪表仪态,以矜持傲慢著称,可今天这是怎么了?莫非是这个民族的礼仪?是对大家在表示欢迎?
  后来才觉察到,这不是礼仪,而是在对这些来自他们印象中那个愚昧、贫困、病弱、低能民族的人评头品足,他们期待的是男人头上猪尾巴样的大辫子,女人腿下一步三摇的三寸笋尖。
  但他们没能一饱“眼福”,耸耸肩,摊手摇头地离去了。有人则问:“你们不会是日本人吧?”
  我们队员一拍胸脯:“我们,中国人!”
  刘玉华自豪地跺一跺脚说:“看来,这双大脚还算为祖国争了一口气呢!”
  舅父说:“咱们没有大辫子,也没有三寸金莲,这本身就让他们找了无趣,就是对他们的回击!”
  一位队员说:“咱们是来参加奥运会的。到底是行是不行,奥运会上见分晓!”
  
  这次盛会上,中国武术不作为正式比赛项目,只作为表演,即使这样,也在何时上场问题上受尽了刁难。但我们的队员却做得非常认真非常有韧性。刘玉华激动地说:“我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上场,只要能上场,我们就能表演,只要能表演,我们就能胜利!”
  经过一番交涉,终于在夜里十点多钟接到上场的传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