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香葱》人物“意志”“动作”及其他(编后小语)


□ 练建安

  时下,有关农村“底层写作”日趋活跃,胡增官就是一位致力于“底层写作”的闽北作家,《福建文学》近年发表了他的《请人喝酒》《自然人》《杀狗事件》等系列小说。这些小说,给读者一个突出的印象是作者根据人物的性格逻辑合理地有节制地叙事。有关这一点,本期发表的《香葱》更为明显。
  在《香葱》中我们看到,段银花性格是复合型的,她既有与姐姐段金花亲情脉脉的一面,又有自私狭隘的一面,她的主导性格在亲情和自私狭隘之间根据社会环境及关系的变化不断地漂移,当姐夫陶友尚欲借钱作为竞选“村长”活动经费时,她认为“让八杆子打不着的人当,不如自家人当。”因此爽快地让丈夫季大斌借出了一万元送上门去,当陶友尚当上“村长”而她一家子并没有得到实惠时,段银花已开始萌生不满情绪,而在其父段今火的七十大寿宴席上,段银花和丈夫季大斌因“村长”陶友尚夫妇的“风光”而深感冷遇。在段银花看来,“当初借钱给他们,等于借走了季大斌的面子和尊严……村长谁当她都顺气,就是陶友尚当她不顺气。”因此,段银花在自己灌醉自己之后,说出了“姐,你还我一万块钱”的话。不仅如此,段银花夫妇还积极抵制种植“香葱”以图消解陶友尚“政绩”(土墩村种植“香葱”的波折是另一条主线)。在段银花的一再催逼下,陶友尚挪用扶贫公款还债。段银花债主的精神优势顿时崩溃,于是一纸诉状将陶友尚从“村长”的位置拖了下来。笔者注意到,段银花夫妇纵使因“面子受损”与段金花陶友尚交恶,还保持亲戚间最起码的关系,段银花一趟趟地上门向“姐姐姐夫”讨债,还算客气,并没有大叫大闹;陶友尚还钱时,双方似乎心平气和,段银花还“心生内疚”。尤其是陶友尚与黄三发生暴力冲突时,伸手及时拦阻黄三打来的木棒的,不是其他村民,正是他的连襟季大斌。我们看到,段银花借出钱——催讨——告发等一系列动作之间,潜藏着一条清晰的性格逻辑关系。段银花的动作,是“根据自己的意志发出的动作”,而不是作者胡增官任意地替她作出的决定。换句话来说,在“省级贫困村”土墩村特定的社会环境和段银花所处的社会关系网中,身处事态中的段银花,只能根据她的主导性格行动,作者胡增官塑造了段银花这个人物形象之后,已经不能也无需控制她的行动了。
  时下,一些作家的写作是极为随意的,可以根据自己的某种理念,毫无理由地编造出奇特的故事情节。比如某篇小说,叙述某村村民们为了年复一年骗取上级植树造林款,居然可以将上级下拨的大批树苗用开水泡熟根部后栽种,制造大面积荒山。此时,上级有关部门的监管全部莫名其妙地缺席了。又比如某篇写农民工的小说,作者为了反弹琵琶,写出所谓新意,先写这个农民工的艰辛,再写中了大奖,又遇上原同村知青现任市长的大力支持,在开发房地产业中,一位有国际财团背景的智慧而美丽的女博士成了他的得力助手和情人,商战激烈,高潮迭起,最终,这位农民工成了都市儒商,回馈社会,奉献爱心。社会环境、社会关系、人物性格在这篇小说中都成了摆设,作者呼风唤雨随心所欲,让整个小说失去了根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