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空千鹤若幻梦


□ 张毅静(蒙古族)

  作者简介:张毅静,女,蒙古族,70后。鲁迅文学院第14届高研班学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宁夏作家协会会员,《读者》杂志签约作家。迄今在《读者》《青年文摘》《中华文学选刊》《散文选刊》《散文》《民族文学》《青海湖》《朔方》等多家刊物发表作品100多万字,出版长篇系列散文《枉凝眉——妙谈红楼人物》。

  上辈子他一定是犯下大罪了,所以天神重重地惩罚了他:没有善始,不得善终!

  其间所有的爱恨痴狂、荣耀悲伤无非都是让他历经劫数。可是他当时哪里能够知道呢?尤其当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

  一八九九年六月十四日在日本京都府川端医生家里,一个叫做川端康成的男孩出生了。这个只在娘胎里怀了不足七个月的娃娃,急不可耐地来到了人世间——早知道生下来就意味着孤苦伶仃,当初干吗要那么急着出来?在母亲温暖的身体里多呆上一刻,不好么?

  唉,哪里由得了他呀!

  康成一岁,父亲辞世;康成两岁,母亲辞世;康成七岁,最疼爱他的祖母辞世;康成十岁,姐姐辞世——现在,除了一个又聋又瞎又贫寒的爷爷,康成的家人死了个精光!爷爷常常默默地坐着无声地落泪。康成十五岁,天神把这个“总是哭着过日子的”爷爷也叫走了!孤儿康成只好寄住在亲戚家中,命硬的他就好像见谁“克”谁似的,其间,居然连亲戚也是死了一个又一个!小康成因此成为了“参加葬礼的名人”,“连衣服上都是一股子火葬场的味儿”……问世间,命运为何物?为什么要让一个孩子在幼年就一次次经历死别,难道只是为了让他亲身去诠释这段哀乐:“只觉得天昏地暗。耳边厢,雨声喧,雷声乱,春色阑珊,人声呐喊……那人必定是一腔幽怨。他泪自弹,声积断,似杜鹃,啼别院,巴陵哀猿,动人心弦,好不惨然……”

  这种环境里长大的一个孩子,就算没有因饥寒冻馁,没有因孤寂而发疯,没有因一连串的打击而彻底心理变态,那又如何来指望他能成为一个阳光少年?他的孤僻,他的阴郁,他对精微、瞬间之美的迷恋,他对女人的永远渴慕,对死亡的巨大恐惧又满不在乎,不是就可以找到来处了吗?

  然而,找到来处如何,找不到来处又如何?谁能替他去体会那种渗入骨髓的阴冷与凄楚?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是鲁智深那样的英雄才能有的洒脱心境,川端康成不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不是能够赤手空拳打出一个天下来的革命者,他只是一个孤苦伶仃需要仰人鼻息才能挣扎着活下去的孩子!幸好啊幸好,他爱读书,他会画画,他的学习成绩不错。那些优美的古典诗集救了他,还有那最最重要的美少年小笠原义人爱恋着他,陪伴着他。不然的话,一个总感觉自己“像野狗一样到处乞食”的少年怎么来熬过这艰难的成长期?

  小笠原这个男孩是川端康成生命中第一个深爱过的人,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爱过其他男人。

  他们十五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在那个年纪,即使是锦衣玉食,心情上似乎都有着一种寂寞的空旷。走过来之后才知道,哦,原来我们需要的是一个知己。恰如《诗经》里描绘的感觉:“野有蔓草,零露溥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这种寂寞的渴望,谁没有过?而且,这“清扬婉兮的美人,在当时的那种环境下,通常都是同性。

  川端康成遇到小笠原,犹如宝玉得遇秦钟。他们俩在茨木中学度过的日日夜夜,成了川端康成少年时代最美好的记忆。同宿舍的两个男孩深爱着彼此。那种爱,也许你不能理解不能接受。为什么不呢?在最寂寥的时候,在最需要爱的时候,异性,即使就在眼前,却也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只有同性,自然,安全,又便捷。他遇见了他。既善于倾听他,又一往情深地也爱上了他,这不是真感情是什么?这不是心心相印是什么?当他们不是出于名利地位,没有经过物质考量,仅仅就是因为彼此喜欢,终于有一天拥抱在一起,心里泛起不可描述的荡漾和欣慰,你,有什么权力来质疑?

  至于床笫之间的事么……正如《合浦珠》上云:“少年不做私情事,只恐春风也笑人。”依我说,不窥也罢。人类的同性恋史自古有之,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在曲径通幽处,有着太多人性的秘密。大惊小怪做什么?你一生中没有遇到过自己倾慕的同性?我们一般人不过是不会往深处去放纵自己的感情罢了!设想—下,那个平日号称最痛恨此事的自己,到了那最极端的环境中去,你,还敢不敢声称自己永远“宁死不从”?

  同性恋不是罪。甚至不是丑恶。起码在川端康成的世界里,他依靠着这份纯粹的爱,走过了自己的青春。他感激地说,小笠原是他的“救济之神”,为他的“人生带来了新的惊喜”。中学毕业,康成考入了东京帝国大学深造,小笠原顺从家庭安排进到京都大本教修行所,成为了一名虔诚的信徒。尽管情意犹在,然而,一个准备人世,一个正在离尘,看得见的差距使二人自然地阻隔了……回顾少年路,除了苍苍横亘的翠微,只有这支悠悠的骊歌在清玄地低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扶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分享:
 
更多关于“春空千鹤若幻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