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私人笔墨二章


□ 张立国

南方的忧郁

每天早晨,我乘车去上班,一路上是处处可见的椰子树、高楼大厦。中午在单位简单地吃完了劣质的盒饭,傍晚又是乘车回家,一路上依旧是椰子树、高楼大厦,还有汽车与人流(冷漠的脸孔一闪而过)。日子是单调的,单调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习以为常。记得看过一篇专栏文章,说是成都的生活很悠闲,茶馆星罗棋布,心下颇是向往。有机会一定去看看。
卜居南方已有十年矣,习惯成自然,说是另一个故乡也是可以的。南方的天空很蓝,是那种一尘不染的蓝,说得时髦点就是一种环保的蓝。不过呆久了,熟视无睹,也就觉得平淡无奇。譬如身在香格里拉的人从不觉得香格里拉有多好。只是那种来自外部的游客(异质文化的携带者)才惊为绝色叹为仙境,世事每每如此。
所谓新鲜感,大概不会超过猪肉的保鲜期。当我站在岛上的一座名人墓园(海瑞墓)里时,历史的烽烟早已散尽,留下的只是草碧花红、画檐飞阁(新建的莫名其妙之物)。墓园里的一些杨桃树长得倒是新鲜茂盛。杨桃,南方的一种多汁水果,清香可口。摘而啖之,可以把五元门票钱赚回来。在墓园里谈论水果似是大煞风景,海瑞先生是喜欢谈政治的,其罢官的政治式做秀让后来的明星秀、名人秀黯然失色。
忧郁,词典上意指“愁闷”。但我想象中的忧郁是与法国联系在一起的,而且不仅仅是愁闷的,似乎与浪漫有些瓜田李下,近乎于桃色意味。这种对于忧郁的片面性理解自然是私人性的。然而打量南方的忧郁,我有一种重温旧梦的感叹。南方与海与潮湿有着密切的关系。南方的空气里似乎也有着浓烈的甜腥味。在这样的环境里,一个地区的忧郁有可能成长为一个时代的忧郁。
曾经有一段闲散的日子,每日里只是翻翻书写写闲情小文,换些柴米油盐。那时离忧郁很远很远,可能只看到过忧郁的背影。人到中年,忽然之间感到了一种内心深处的恐惧:这种恐惧原根植于自己的内心,在我的内心里长久地潜伏着。现在,恐惧破壁而出,有如倚天长剑。这个时候,忧郁弥漫了南方的整个天空,此时还不是台风季节。
恐惧与忧郁同行。我只能忍受。南方热带的阳光使人忧郁。传说画家梵高就因酷热的阳光忧郁而亡。由于南方强烈的光照,再加上丰沛的雨水,使生命繁殖甚速,衰败死亡也很快。于是对这一切的瞬间变化有一种无法把握的迷惘,忧郁产生了,它带来的是疯狂。有时忧郁离疯狂就一步之隔。
日子漫长,城市里的生活更是如此。记忆中的乡村可是“山居胸次清洒,触物皆有佳思”,然而这又或许是一种想象的美丽?走过雨后的街市,热带独有的那一份气息在城市的周围四处弥漫。我渐渐地沉迷于南方的甜腥气息之中,思想变得迟缓与麻木。
一切对现实中贫困、阴暗一面的消解(不管出于什么动机),都应该受到诅咒,而且是鲁迅所说的“最黑最黑的诅咒”。话语的力量曾经令人服膺。但在枪炮声中,非暴力的甘地无比可笑。秋已来临,忧郁也变得深沉。异端的思想在暗夜里生长,每当我写下无聊的文字后,空虚弥漫。也许对不可言说的事物只能保持沉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