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打箭庐


□ 李洪文

  位于倒流江畔的打箭庐,就是羽冲天制造利箭的地方。打箭庐造出来的狼牙箭,不仅精准异常,更是犀利无比。契丹国屡次南征,就是吃亏在这密若冰雹般的箭雨之下,契丹王召集全国的能工巧匠,模仿了两年,制出的大箭在外形上虽可乱真,可一旦被强弓射出,那可就优劣立辨了,不仅射出的距离较原箭少了二十几步,准头也是大打折扣。
  契丹王派出了很多密探,刺探并收集打箭庐的秘密,可是根据收集来的情报,契丹的能工巧匠还是造不出能和打箭庐相媲美的大箭来。
  羽冲天就是打箭庐的主人,他现在正领着夫人唐玲立在打箭庐的试箭场中,笑眯眯地望着京畿大营的统军吴图南。
  吴图南今天来到打箭庐,就是向羽冲天问罪来了。半个月前,打箭庐制造的大箭运到了京畿营,领到大箭的将士用弓试射后,竟然发现大箭全部偏歪,可羽冲天竟反说禁卫军手中的弓心不正,以至于将该走直线的大箭全部射偏了。
  吴图南手握百战神弓,在肋下的箭斛中取出大箭,扣在弦上,对着箭靶抬手就是三箭,眼见着这三枝大箭笔直地飞向了箭靶,可飞到了一多半的距离便偏离了方向,全部射到了靶后的土堆中。
  吴图南将掌中的百战弓横举,几乎递到了羽冲天的鼻子底下:“羽冲天,你帮本将军检查一下,京师第一巧匠檀弓良大师雕制的百战神弓,难道还弓脊歪曲,弓弦不正吗?!”羽冲天想了想笑道:“我知道吴将军射得不准的真正原因了,那是因为你取箭的手法不正确!”
  吴图南一听羽冲天狡辩,鼻子几乎气歪,他号称京师第一神射手,不要说睁开眼睛,就是闭上眼睛也绝对没有射不准的道理啊,羽冲天说他取箭的手法错误,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啊!羽冲天走上前来,捏着箭杆后的鹅毛箭翎,在他的箭斛中抽出了三只狼牙大箭,将箭身在百战神弓上摆正,笑道:“再射不中靶子,你就拿箭射我!”吴图南迟疑着张弓发箭,那三只狼牙大箭真的如有神助般,全部不偏不倚正中靶心!羽冲天身后站着的工匠们拍手喊好,唐玲面带嘲笑地看着目瞪口呆的吴图南。
  吴图南满面愧色,“砰”的一声将百战神弓丢到了地上,仰天长叹,灰溜溜地转身离去了。
  唐玲乐得一蹦两尺高。羽冲天却走到发箭总管面前,抡起满是老茧的右手,就给了这个成天醉醺醺的发箭总管七八个大耳光。这个不称职的总管竟将供应伏牛关的大箭错发给了京畿大营,不是羽冲天将吴图南唬走,真要是认真追究起来,他就是有八个脑袋也不够人家砍的。
  唐玲心里也是纳闷,为什么吴图南斛中的利箭,箭尾羽翎经过他的手一捏,就能全部命中靶心了呢?给伏牛关造的大箭难道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羽冲天被唐玲央求的没办法,从怀里摸出了一张地图,这是伏牛关的地形图,因为伏牛关的地形特殊,所以它们需要的利箭也就不一样。唐玲嫁给羽冲天后,一直在打箭庐中给他帮忙,什么锻箭首,削竹杆,装尾羽,造箭中的几个环节她是最熟悉不过,她也没发现那供应伏牛关的利箭究竟有什么不同啊。
  羽冲天凑到唐玲耳边,低声一说,唐玲才明白——原来伏牛关地处塞外,一年四季全刮着侧风,为了抗风,那掌握方向的箭尾羽翎竟全部向逆风的一侧偏歪……
  唐玲终于明白,发箭的总管将抗风而不走直线的狼牙大箭错发给了京畿大营,那满营的将士自然没有一个能射得准了。而羽冲天捏住尾羽将大箭抽出箭斛,暗中是将箭杆后偏歪的羽翎捏正,那结果自然是发则必中了。
  羽冲天拿起一枝狼牙大箭,说道:“伏牛关射出的狼牙大箭,被契丹人缴获,他们一经仿造,却没有人能射得准,你知道那是什么道理?”唐玲摇头,她更糊涂了。羽冲天眨眨眼睛指着地图说道:“在契丹的擒虎关一侧,有一座名叫忘归的大山,那可是一座磁石山啊!”
  唐玲终于明白契丹人仿造出的狼牙大箭全部偏歪的道理,原来竟是磁石山在作怪。最可笑的是那帮契丹国仿制大箭的工匠,只知选用镔南精铁,蕲州箭杆和定兴鹅羽,就不知道实地去看一看使用弓箭的天时和地利,那帮闭门造箭的契丹工匠和羽冲天真的不是一个水平。
  羽冲天要去检查工匠们造箭了,唐玲回到房中,把房门插好,将一个纸卷迟疑着装进信鸽腿上的铜管中,然后打开窗子,信鸽拍着翅膀直向契丹国的方向飞出。
  外面响起羽冲天的敲门声,唐玲急忙去开门,却惊讶地发现她给契丹国送信的鸽子竟亲热地落在羽冲天的肩上,羽冲天在信鸽脚上的铜管中取出密信,压低声音对唐玲说道:“我早就知道你是契丹国的卧底,你嫁给我的目的就是想知道打箭庐造箭的秘密!”唐玲脸色苍白,后退了三四步,半晌才说道:“你,你还知道什么?”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