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康巴大地


□ 陈 霁

  二呀么二郎山
  
  这个名字,最初,不知属于谁家男儿。也许是一个炊烟缭绕的黄昏,山中老汉呼儿唤女,顺势将它也揽入怀抱,成为永恒的儿子。
  不过是贡嘎山的小弟弟,却挤进了天下名山的行列;三千四百米的海拔,被一首歌拔高,将一个时代远眺的目光,定格在一万丈——一个比喜马拉雅还高的高度上。
  背靠千里蜀山,有足够的茶香,调和酥油,覆盖整个高原。然而,它过于突兀、峭拔和尖锐,向人类作出坚决拒绝的姿势。只有马帮,驮着危险,在也许是地球上最崎岖的道路上,蚂蚁一样移动,蚂蚁一样消失。
  二郎山啊,康巴高原的封面,是这样难以翻开。
  但是今天,隧道掏空了五脏六腑,一个高傲的头颅低下去了,面对高原,成都平原才有了一个可以阅读的高度。奥拓、长安和夏利,当然也有奥迪、宝马。汽车呼啸而过,载着打着酒嗝的男人,载着刚下牌桌的女人,为一个慵懒的城市,运回些许豪放与阳刚。
  我也是坐汽车来的,目的地在高原尽头。然而此时。我更愿意沿着这条山路走去,一直走到山顶,走到没有喧闹和繁华的地方,摘一片红叶,看二郎山将大渡河挽在乎上,一条银亮的长鞭,在无限的时空里哗哗舞动。
  或者,微闭双眼,倾听,二郎山深深的呼吸。
  
  温柔夜色包围了泸定桥
  
  大渡河上这十三根铁索,七十年前一战成名。
  但铁索早已冷却。喷吐烈火与子弹的城门洞,而今只吞吐游客。暮色苍茫,照相的师傅还没有收摊。几件灰军装挂在壁上,残留着不知是谁的香水味。一个女子扭摆着身子照相,闪光灯下,缀着红星的八角帽盖不住那一头染过的长发。
  桥头生意火爆。刀具也是畅销的纪念品或者礼品。短剑,匕首,军用刺刀,将杀气藏入刀鞘。英吉沙标签,藏饰,还有美国标识。昔日锋利的杀戮工具,现在以最温柔的方式在人们手中传递。
  夜色渐浓。夜幕下的铁索桥是栖息爱情的浪漫之地。可以相拥而坐,可以相偎而行。阵阵微风里,缠绵、暧昧、亲昵和诗情画意,都在这条最大最长的秋千上摇晃。
  沿街霓虹闪烁。临河尽是鱼庄,大门只为大渡河的野鱼而开。一根小小的鱼刺让一个人很难受。一条小鱼死后的报复,也许是这个小城罕见的暴力。
  满街都在卖一种像猕猴桃的野果。层层剥开皮毛,里面的果肉别样甜美。
  今天的泸定,想不到消化起来是如此的轻松愉快啊。
  
  康定好大的风
  
  大渡河的一峡涛声渐远,追着一轮落日抵达康定。
  太阳还没落下,风已经刮起,撵得街头落叶遍地逃窜。残存枝头的那些黄叶在风中剧烈摇晃,像一串串风铃,传递着关于一个季节的警讯。
  其实,这里的风真好啊,它使一切都变得纯净而有韵味。桔色的阳光被风扯碎,一片一片,满世界飘。飘到姑娘脸上成了妩媚的高原红,飘到康巴汉子身上便镀成了一群青铜骑士,飘到小喇嘛身上,那一对眯缝着的眼睛就看见了高高在上的佛。傍晚的风也把人们对火锅、烤肉、酥油茶和青稞酒的欲望煽得十分地强烈,使这里的日子更值得咀嚼和品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