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权制度下的牺牲品


□ 郑艾萍

  摘要:苔丝的悲剧主要是父权文化所导致的。传统的“男尊女卑”思想的禁锢,阿历克无情欲火焚烧的侵害,安琪儿由爱之切到恨之深的摧残,以及由父权文化的侵蚀给苔丝本身所带来的内心枷锁,形成了一种合力,导致苔丝终遭毁灭,被地狱所吞噬。
  关键词:父权;苔丝;悲剧;启示
  
  《苔丝》于1891年问世不久,就遭到激烈的批判,被批判的理由是:苔丝是一个“不洁”的女人。 甚至有人肆无忌惮地认为“苔丝从一开始就失去了做为主人公的资格,更无须谈‘洁’与‘不洁’的话题。” [1]诚然,这是维多利亚时代父权文化浓重的迷雾笼罩下的结果。随着时代的发展,当我们再次读起这部作品时,我们得到的却是新的启示。
  
  一、“男尊女卑”传统观念的侵蚀
  
  自从父权制代替母权制以来,人类社会便进入了父权主义大行其道的漫漫长夜。而在这历史长夜中,“男尊女卑”的思想贯穿始终。男性对女性在社会中应该扮演的性别角色予以严格的规定,女人的身份是由男人而定的,“如果她是少女,父亲就会有支配她的各种权力;如果她结婚,她会把权力交给她的丈夫,女人只能作为男人的附庸和点缀品,女人没有自我,而只能是某人的女儿、姐妹、妻子或母亲,女人只能被当做一个不完整的存在而遭到以男性为主的压迫。”[2]那么,在父权文化猖獗的维多利亚时代,苔丝作为男性的附属品,她的不幸是在劫难逃的。
  苔丝出生于一个小贵族世家没落为农民的家庭,她的父亲由于在偶然中得知自己的祖上是赫赫有名的贵族,就开始得意忘形,被这种偶来的“尊贵”冲昏了头脑,随之,虚荣和贪婪逐渐占据他的整个头脑。他开始梦想像祖先一样耀武扬威,高高在上。与此同时,苔丝的母亲也在想着为自己丈夫的美梦添上秀丽的一笔。
  在男权社会中,男女两性早已被赋予不同的角色,母亲通常把女儿看成是自己的化身。于是,苔丝那浅薄而世俗的母亲每次遇到困难,首先就想着让女儿去换取什么。当父母得知川特里奇那边有钱的德伯维尔家可能是他们的本家时,她首先想到让漂亮的女儿去认亲,她认为,女儿“一定会讨那个太太的喜欢,一定会的,说不定还能碰上个贵族少年要娶她呢” ;当苔丝的父亲因一时兴奋喝醉了酒,无法赶时间送蜂箱时,她又想到“也许可以找个年轻人去吧?昨天跟你跳舞的很喜欢你的吧”。很显然,母亲把女儿当成了利用别人的工具。当全家赖以生存的老马死掉后,母亲更坚持让女儿去认亲。而当她们的本家要苔丝去看管鸡场时,母亲则全身上下都流荡着笑意,并确信“她一家伙就把我们年轻的本家降服了”。也许母亲想让自己的女儿能当个贵族太太。可母亲的真实目的只是想把苔丝当作诱饵来抬高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不仅如此,父亲的角色和地位也给苔丝的命运悲剧带来推波助澜的作用。在父权社会中,宗教对男性权利的合法性给予相当重要的支持和维护。苔丝作为父亲的女儿,她的命运是由她的父亲掌握的,并希望能以此来拯救困境中的家庭。约翰·杜伯菲尔德的虚荣心比他的精力和体力都大的多,即使他很想维护自己高贵的尊严,可还是同意苔丝去本家亲戚家做女佣。苔丝临行时,他从朦胧中醒来也没有忘记“但愿我的年轻的朋友能喜欢他这个本家的美人儿”。当苔丝的私生子要接受洗礼时,他感到难过,但并不是考虑到女儿的幸福,而是怕别人听了这件事后改变对自己的看法,甚至怀疑苔丝是否真结了婚。可见,父亲实属是苔丝命运悲剧上演的一个重要角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时代文学·理论学术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