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动大瑶山(外二篇)


□ 惠雨民

  大瑶山在中国似乎是未曾纳入名山之列的,它没有古刹钟声,没有大雄宝殿,也没有什么门派之争,更没有帝王将相的祭拜。然而,也许正是它的朴实无华,与世无争,才使得我与许多众生一样争先恐后地去泰山,去庐山,去黄山,峨眉山参拜,却忽略了大瑶山。游山玩水,欣赏美景从来都是人生一大快乐,但只有到了大瑶山,才让我在得到那些快乐的同时得到了人生的另一种享受——认识几个大山里的瑶族朋友,在物欲横流的浮尘中感受一次灵与肉的洗礼!对大山的欣赏与认识才有了别样的起点。
  一个偶然的机会,很庆幸地结识了年轻的广西作家佐军先生,又是他介绍我认识了大山里的瑶族作家苏胜兴,并得到了苏胜兴和柳州青年女作家周湘萍合作出版的作品集《情在山水间》,于是便欣赏到了苏先生的那篇《风花雪月的故事》和周湘萍小姐的《衡山的感动》。很多人都想不到那个《风花雪月的故事》竟是一个大悲剧,那悲剧一直到公元2005年费孝通先生逝世才算画上了最后的句号。正是它强烈的悲剧色彩强烈地吸引了我,这就更让我的瑶山之行欲罢不能了。
  怀念山,就是怀念纯朴!这是周湘萍小姐在《衡山的感动》里说的。她说,人与人的关系决定社会是清明还是腐败,人多看山多看水心灵总会得到几许的净化。这样人际关系就会真诚许多。实际上,女作家的每篇散文几乎都在呼唤着人性的返朴归真,只是在《衡山的感动》里说的更为直白罢了。但我为什么说只有到了大瑶山才对大山的欣赏与认识有了别样的起点呢?那是因为我一进山就住在了山里,住在了瑶家,而且一住就是十几天。
  瑶家人现在已不再贫穷,村村通电灯,家家有电视,很多人家也有金银首饰和存款,但他们基本上还是夜不闭户,去不锁门。住在他们的家里,我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随便,万一他们外出做工没有赶回来,我就自己点火做午饭,有什么吃什么,好象脸皮有点厚但我却相信这是很多人都非常渴望去经历的。如今人们游山玩水都喜欢让旅行社大包大揽,于是这种游山玩水便有了些商贾的气味,商人原本难改重利轻别离的本性,走马观花,来去匆匆,打发时间,浪费感情,可想而知,这样的山水之行能有几多真情?又能看到几许纯朴?而那些想看山看水的人又能得到什么样的心灵净化呢?无非图了方便省事失了原汁原味,让游山玩水的真谛大打了折扣。所以我应该感谢自已的觉悟,因为我就是以这样的思想住在大瑶山的,在和瑶族朋友共同的生活中了解他们的祖先,了解他们的文化。
  大瑶山是纯朴的,很多地方还是处女般地藏在深闰无人识,那野性,那古老,那苍凉,那浑厚,那默默无语的沉睡,都让我感动,让我的思绪追起无尽的回忆。很多时候,我总是一个人走进大山的骨髓里,站在那古老的几人才能合抱的红豆杉下面去聆听远古的呼唤,此时此刻我早已失去了高楼大厦和钢筋水泥的概念。我想看到瑶家人迁徙的脚印,想看到石牌头人断案的威严,想看到花蓝瑶美丽的服装,想看到山子瑶精美的刺绣。深夜,当明晃晃的月亮从大山的树梢中洒在茶山瑶人居住的寨子里,四周悄然无声,月光如水,我独自走在那残留着牛粪余味的水泥路面上,仿佛看到了小伙子立于姑娘的吊脚楼下唱起了瑶族山歌,看到被感动的姑娘打开了吊脚楼的小门,小伙子飞身攀爬上去,很快,一切又归于沉静。谁说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谁说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大瑶山没有被道家和佛门看重,也许正是它的造化,它无仙无龙却灵性十足,所有的西装革履,所有的烧香拜佛,在瑶家人的眼里都是九九归一那么个结果,他们用最纯朴的本性展现着他们的善良,用最大胆的设想展示着他们的智慧。人与人的关系只要来到瑶山便成为了最简单不过的东西。而城里人最伤心最头疼的事情在这里便只剩下了一加一等于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