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心,我要叫了(中篇小说)


□ 胡学文

  一个孩子,他原本只有一个父亲,他很幸福。后来,他有了若干个父亲,于是他承担起做“爸爸”们的儿子的角色,越演越好,以致上了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1

   我被唐梦吵醒。她的声音里灌满愤怒,像是猴抓了脸。不知哪个倒霉的家伙大清早就惹着她了,她是那么好惹的?我起来撒尿,往客厅探探头。唐梦穿着睡衣靠在沙发上,一条腿横在茶几上,一条腿跷着,电话夹在两腿之间,一手握话筒,一手有节奏地敲着。她满脸春风,猛看上去,还以为她听音乐呢。这是唐梦的本事,她还能边嗑瓜子边打电话。她实在是当演员的料,可惜连一只眼的导演也未碰上。

   我重新躺下,把被子拽过头顶。没一会儿,唐梦走进来,拍拍我,让我起。我未动,鼾声顿起。唐梦说别装,我晓得你醒了。她挠我脚心,我烫了似的一抽。唐梦哈哈大笑。我龇牙咧嘴地瞪着她。唐梦再叫,起呀!我说疼,唐梦顿时慌了神,俯下身问,怎么了?宝儿!我说肚疼。唐梦边拽我的被子边叫,怎么不早说!我去喊车。别看她擅诈,我有对付她的绝招。吓吓也就够了,我可不想让她满世界嚷嚷。我说再睡一觉就好了,你别烦我。唐梦大松一口气,哎呀,你可吓死妈了。她央求我起,说要带我去空中花园,这次让我玩个够。我知她捉了冤大头,这是她吵了一早的战果。我问哪个,唐梦说别管哪个,反正他们都听你妈的,哪个都一样。我说可别三个一起去,打起架都拉不过来。唐梦拍拍我的脸,少贫嘴,小心我生气。

   我和唐梦走进麦当劳,脸色姜黄的付成从角落站起,鬼鬼祟祟地打个手势。我脆脆地叫声二爸,满屋子都听得见。付成被咬了似的抽抽,又苦苦一笑,低声问唐梦,要点啥?唐梦问我,我说老规矩。付成赶紧离开座位。在唐梦的三个男人中,付成胆最小。不知唐梦当初怎么看上他的,或者说,他怎么看上了唐梦。他和她绝不是一路人。

   我和唐梦开吃,付成几次欲开口,都被唐梦打断。他紧张地窥视四周——尽管没几个人,又瞅瞅我和唐梦,额上渗出亮闪闪的一片。我夹了块餐巾纸给他,他受了恩宠似的,冲我一笑,再次看表。唐梦沉下脸,你怎么回事?成心不让人吃呀。付成终于逮住说话机会,讲他写了一夜材料,困得不行。唐梦揶揄,你熬得这么辛苦,怎么还是个副科?付成难堪地笑笑,说上午还得修改,他实在是没工夫。唐梦叫,说得好好的,怎么又反悔了?付成说他并没答应,是唐梦逼他。唐梦看他,他马上改口,确实抽不开时间。唐梦问,这么说,你不陪我和宝儿去了?付成说人去不了,所有费用他出。唐梦冷笑,你以为我只是要钱?付成迅速扫我一眼,说他没那么想,不过肯定要花钱的,所以……他抓出一个信封,推唐梦面前。唐梦瞅他一会儿,妥协,好吧,你混个正科,我也高兴。记住,欠我一次!付成得了特赦似的,我一根薯条没咽进肚,他已没了影儿。

   我斜着唐梦,泡汤了吧?唐梦把信封塞进挎包,太小瞧你妈了。话音未落,一个矮实的家伙戳到眼前,嬉皮笑脸的。我马上明白唐梦并没打算让付成带我俩去,她打个时间差,不过是让付成出点儿血。晓得唐梦的厉害了吧?唐梦责怪刘月迟到,刘月嘿嘿着,说昨晚打了半夜麻将。唐梦生气地说,讲好今天出去,你还打麻将?刘月说,我得挣几个呀,不然哪里有得玩?唐梦骂,一张嘴就哭穷,我抄你家底了还是咋的?刘月说这年头挣钱就像钉子尖削铁,难呀,你说是不是?他目光转向我,要摸我的头,我躲开了。他让我叫爸,我说我可不白叫。付成最怕我喊他爸,我偏叫,我喜欢瞅他被咬了脖子的样。刘月爱让我叫,我偏不叫。不过,我倒是愿意和刘月混,刘月比另外两个家伙有趣。刘月佯叹,什么世道呀,唐梦,我越端详,他越不像我呀。唐梦骂,闭上你的臭嘴!那个母老虎给你灌什么了,大清早就乱喷?刘月略显无奈,我闭上,你们抓紧吃。我没把刘月的话放心上,我早就百炼成钢了。对于谁是我真正的父亲,已不像起初那样折磨我了,重要,也不那么重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