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朱琦的中国文学旋风


□ 许敏子


都说文人在海外无用武之地,朱琦却在美国刮起了文学旋风。他不仅以自己的文学作品赢得了许多读者,更以精彩的中国文学讲座吸引了无数的听众。特别是在华人密集的旧金山湾区,朱琦的名字特别响亮,有人说他是“文学传教士”,是“硅谷的文学清风”。
朱琦在东京生活了两年,做过清洁工、印刷工,还在赌场里做过侍者,最后终于坐在了一家小公司的办公室里。生活稍稍安定下来,又在一九九二年的秋天飞往美国。当飞机降落在圣荷西(San Hose)机场的时候,他才知道这里就是以高科技闻名天下的硅谷。半个小时后,他转乘直升飞机飞往硅谷的另一端──旧金山,机翼下掠过滚滚的车流和美丽的风景。他早就听说过旧金山的美丽,现在“硅谷”这名字又告诉他来到了一个世界上竞争最激烈的地方,他必须面对生活的挑战。
然而他的朋友没在旧金山或者硅谷给他找住处,而将他带往奥克兰的贫民区。这里是硅谷的边缘,与旧金山只隔一个海湾,但窗外却是残破的街道和成群的流浪者,时而还出现妓女和贩毒者,隔壁楼上不时送来大麻的味道。窗内呢?朱琦自己的散文有一段描述:“浴室的墙皮黄得像百年前的纸,靠浴池的墙壁沾着许多毛发,乍然看去,叫人发怵,疑心那是稀发老人的头皮。厨房被炒菜的油烟熏得面目全非,窗玻璃上积着厚厚的黑油腻。”他没有怪罪把他带到这里的朋友,因为他是个文人,文人到了美国,好像注定要在这种地方落脚的。在同一个楼上,还有来自中国大陆的建筑学教授、化学教授、画家和工程师。比起他们,他更应该住在贫民区。住下来的第三天,他买来油漆,借来邻居给人刷墙的用具,把自己的卧室和与别人共用的厨房、浴室粉刷一新。他要重新开始生活,他不相信文人在美国就无路可走。
他当时是加州柏克莱大学的访问学者,但完全是自费,从日本带来的钱花光了之后就只能打工了。他很清楚自己名义上是学者,但实际上什么都不是,从零开始。他告诫自己无论做什么都要放开心情去做,都要往最好的做。他在日本旅行社找了个摄影师的工作,导游和游客都是日本人。有一天从日本京都来了一个旅游团,总共有五十多个大专学生和几个老师。天气不好,细雨霏霏,他跑前跑后给他们摄影,用日语与他们说说笑笑,头发和衣服都淋湿了。回来的路上,导游告诉游客说摄影师是作家、北大的博士、柏克莱大学的访问学者,满车的人都十分惊讶。晚上十点左右他去旅馆送照片,游客抢着买,似乎都想帮帮这个落魄天涯而幽默开朗的文人。那天他给旅游公司赚了五千多块钱,自己挣了五百,远远打破公司的纪录。
游子通常在深夜之时倍感孤独,朱琦却因为陶醉于写作而躲开了寂寞。有时他整夜不睡,第二天还处在兴奋状态。他在作品中思考东西方文化,铺写美妙山水,叙说游子的故事。许多海外文学或失之于浮光掠影的炫耀,或失之于声泪俱下的诉苦,朱琦的作品却在真切中见深刻,在幽默中见睿智,文字纯熟而妙语联珠。又因为他博学多识,他的文章常常旁证博引,古今中外都可以随手拈来,从容谈笑中显出大家手笔。他在北美、台湾、大陆和日本的中文报刊上发表了近百万字的散文、小说和论文,散文曾获台湾中央日报文学奖。几个评委是台湾几所名牌大学的文学院长,他们一致向台湾教育部推荐朱琦的散文,认为他的散文可以作中学教材。台湾大学文学院长林耀福在给他的评语中说:“学问和修养几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