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书之全,其难若此


□ 谢其章

  我们这一代因为所受的教育而造成的某类惊诧,这些年大有减退。但是二十几年前可是不一样,忽然看到正面的人物有人说他“坏话”,那种感觉就是惊诧。琉璃厂海王邨旧书店上世纪初原是海王邨公园,有一张海王邨古董摊的老照片反反复复被用在各种画册里,这张照片的远景是公园的北楼,后来成了中国书店的办公楼。一层出售古旧书,淘书客习惯管它叫“三门”,旧书业闻人雷梦水就在这上班。我没见过雷梦水,只是冒冒失失给老人家写过信。印象至深且让我感激的是,老人送给我一册《台湾竹枝词选》。“三门”设有“内柜”,供行政级别高的人和熟人选书,我从未被延入内柜。也不知怎么着就想起《孔乙己》里的一段“我从十二岁起,便在镇口的咸亨酒店里当伙计,掌柜说,样子太傻,怕侍候不了长衫主顾,就在外面做点事罢。”外柜分成旧书部和古书部,掌管古书的老店员好像姓孙,一见我们进来就说风凉话“没书了啊,书都让书贩子捣腾走了”;这老孙头还有轰人的一招,人一进去他就关灯。我们后来聊起此人,有书友说好几回都忍不住想揍他。我正是在三门买到四册一函的《活叶国文》,看到一个叫贺扬灵的人说郑振铎“坏话”。
  贺扬灵题目是《为今日研究国学者聊进一言》,其中有两处说到郑振铎“郑振铎氏在现在中国一班寡学青年的眼里,谁不认他是一个贯通中西的学者。曾记得他考《孔雀东南飞》的诗,胡说是见于《文选》,我而今还要问问他:到底是出于胡刻《文选》,还是宋刻《文选》?我都没瞧见过。或者商务印书馆特为他另外著了一部新版《文选》,上面载有《孔雀东南飞》这首诗吧?唉,‘烦恼皆因强出头’,你只怪得你自己不该‘尝试尝试’罢了。”还有一段“数年来,一般争学时髦的老少宗师,大张整理国学的旗鼓,到处呐喊,闹得中国文坛,一日也不得安宁。不通如郑振铎氏,亦要老起面来凑热闹,什么《文学大纲》,什么《中国文学者生卒考》——望之俨然一大国学家了。其他上于郑,下于郑的,亦‘三日三夜话不尽’了”。
  我当时正痴迷郑振铎,他的名著《插图本中国文学史》(1961年人文版)是我的第一本藏书,也是父亲残留在北京的唯一的书。我喜欢明代版画,也是受了这书的感染。古故事古诗词因了版画的缘故,感染的效果真是使人到了低回不已的地步。我中了此书的毒,买了《唐诗画谱》《诗馀画谱》等一堆新出的版画书,当然是大上其当。翻刻古版画尚做不好,翻印本更是谈不上。黄裳先生曾说“鲁迅、西谛主持重刻的《十竹斋笺谱》是非常成功的,但荣宝斋曾经翻刻过一种古版画集(书名记不真切了)却是一种完全失败的作品。它告诫我们,只凭工细的线条是不能使某些并不只是依赖线条的纤细而成功的原作复活的,有时得到的却是完全相反的效果。”(《晚明的版画》)上当之后,我甚至将限量320部的《中国古代木刻画选集》低价转让给了朋友,后来此书在拍卖会上屡创佳绩,我也只能堕甑不顾了。为了留个念想,转让之前我将郑振铎的序复印,而当时复印机还不很普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香两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香两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