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拣到一张脸(小说)


□ 刘殿玉

  莫名其妙,我拣到了一张脸!

  这张脸在哪儿拣的,我已无从记得,是办公室?会议室?酒局上?倘或还是歌厅、舞厅、宾馆那一类地方?反正是记不得了。其实,问题的关键也并不在于哪里拣的,如何拣的,当务之急是必须弄清这张脸是谁的.好尽快找到失主。因为丢了脸毕竟不是一件小事儿。

  然而,这张脸却似乎很难辨认,除了形状是一个“国”字脸外.很难说这是一张男人的脸还是女人的脸,是年轻的脸还是年长的脸。只有一点可以看出,即这是一张成熟了的脸,是有了些社会阅历或是经验的脸.总之不是很幼稚的那种。此外尚还有可肯定的一点,即这张脸是我们炎黄子孙的,它决不是老外的,外国人从没有过这样的脸。因为这脸上的内容丰富,表情复杂,底蕴深厚得极难揣摸。那些老外的面孔我见过,大多比较浅薄直露,近似有点儿傻乎乎(当然叫坦率也可以),总之不那么复杂,要让人费力地去琢磨。

  自从我拣到这张脸.我就一直辨认和研究它,想尽快认出这脸是谁,好赶紧物归原主。然而事情却似乎有些怪异,我费了好几天工夫,就是认不出这张脸。明明瞧着这面孔很熟,可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你看呵,最有特点的是那双眼睛,向上看的时候像孙子,向下看的时候像老子;上看时能察颜观色.投人所好;下看时可冷目横眉,目空一切。另外这脸还可无穷变换,喜、怒、哀、乐、忧随时都可浮上脸皮。只要需要,恭维可以顿成不屑,眼泪亦可化成笑容!这脸的古老和现代功能更是应有尽有,诸如装腔作势,口是心非,麻木不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怪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一张脸呢?诧异之中我颇有些震惊!

  不管这张脸怎样,还是先找到人要紧。几天的辨认毫无结果,没办法儿,我只好四处奔走,找人帮我辨认失主。可不想后面的事儿却愈发有些蹊跷。

  那天,我上班刚走进办公室,对面的小K说科长找我。我立刻去了科长那里,科长正嚼着口香糖,边嚼边问:听说你拣了样东西……还四处张扬?

  我一时语塞,不知科长什么意思。科长不像原来的科长,似乎变了模样,这使我突然一下意识到了什么。我立时说:科长,我真没有想到……我……

  科长又嚼了一块口香糖,他打断了我的话,说你明白了就好,你知道该怎么做,去吧!

  我忐忑不安地回到办公室,正考虑如何把那张脸还给科长,突然三楼处长的秘书又找我,他说处长有事要见你,马上去!处长找我做什么?我一头雾水地又去了处长办公室,处长坐在两面小国旗的后面,见我进来,他一边让我坐,一边给我倒了一杯茶。处长笑着,态度很和蔼。他又绕到两面小国旗后面,才开口跟我说:听说你拣了样东西?

  我的脑袋嗡地一下.他后面的话我没听清,大概也是张扬之类。我再看处长的脸,也立时吓了一跳,因为我发现处长也不是原来的模样了。我顿时又像明白了什么,又像更糊涂了,处长,我……处长笑了,说,年轻人聪明,你知道该怎么做,去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