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乌江:那条如墨般浓的险江


□ 李小波

乌江:那条如墨般浓的险江
李小波

  乌江发源于贵州乌蒙山,是长江上游南岸最大的支流。从云贵高原到渝东山地,1037公里的水路大都在跌荡中流泻。唐以前乌江称为延江,得名于原始土著居民“蜒”族,唐以后称为“巴涪水”、“涪陵江”,与巴国和涪陵郡的政区设置有关,直到明代更名为乌江。
  
  乌江的历史印记
  
  乌江:那条如墨般浓的险江图片1
  童年随父母工作调动,从乌江边的彭水进入长江边的涪陵,印象最深的是人们习惯性询问:“你来自小河里面吧?”涪陵人把长江称为“大河”,支流称为“小河”,乌江自然成了落后闭塞的代名词。民谣云:“养儿不用教,酉、秀、黔、彭走一遭”,意思是只要到过乌江深处的酉阳、秀山、黔江、彭水四县,便知道生活有多么艰难。沿江广布的石灰岩注定了农耕时代的贫瘠,片片石旮旯,只长红薯洋芋苞谷粑。
  乌江又称黔江、延江,威宁彝族苗族回族自治县盐仓镇营洞村的三口泉眼(花鱼洞、黑鱼洞和石缸洞)汇集成乌江源头,全长1037公里,跨贵州省北部和重庆市东南部。乌江支流众多,呈羽状水系分布,流域面积8.79多万平方公里。流域内山峦起伏,石灰岩地层分布广泛,多溶洞、伏流。从景观特征看,沿岸的阴翳山峦把江水影映成一带墨绿,“乌江”之名倒也贴切。唐代诗人孟郊赞美道:“旧说天下山,半在黔中青;又闻天下泉,半在黔中鸣;山水千万绕,中有君子行。”
  由于地处川东、黔北、湘西、鄂西南交界,乌江历来是流放的惊悸之地。唐朝自贞观到垂拱年间,有李承乾、李忠、李明、李元轨等皇子获罪流放到黔州,承乾、李明还死于囚所。开国元勋长孙无忌在流放途中,一道密旨令其自尽,苦情难诉,江风浩烈,尽管后来昭雪,墓迁太宗陵前,武隆乌江边上的衣冠冢仍然令人唏嘘。三块碑碣,荒冢孤亭,清人苏国珍触景感叹:“长安春色今犹好,忍说黔州被谪年。”
  宋代诗人黄庭坚从乌江贬至黔州(今重庆黔江区),孤寂愤懑,“撑崖拄谷蝮蛇愁,入箐攀天猿掉头。鬼门关外莫言远,五十三驿是皇州”。“浮云一百八盘萦,落日四十八渡明。鬼门关外莫言远,四海一家是兄弟”。一曲《竹枝词》,二渡“鬼门关”,可见诗人心中的无奈与悲凉。黄庭坚到达彭水后,闻悉夫人生子,想起了杜牧的诗句“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荫子满枝”,于是,信手写下“绿荫轩”三字,如今,这处珍贵的摩崖刻石成了彭水的标志,游客都要来此观瞻,触摸诗人孑然的思痕。
  历史把乌江的青黛染得如此凝重,江野荒痕,令人望而却步!
  但是,一种远离的坚守让乌江保持了自然灵性,一种至纯至美的江源风景引发了人们视觉回归。作家徐迟说:大三峡、小三峡、阳朔山水甲桂林,都一样,在这里,它们已略输文采,稍逊风骚,不如乌江峡谷原生而近乎天然。
  90年代末,我回到乌江流域进行考察,人们谈论最多的是旅游,从前的贫困守望变成了今天审美的富饶,石漠化的贫瘠变成了“喀斯特”百里画廊。

  风景逆流而上,历史顺流成河!
  
  祖先逐盐的足迹让城市沿江行走
  
  乌江:那条如墨般浓的险江图片2
  涪陵位于乌江和长江交汇处,也是乌江边最大的城市。很少有人会想到,涪陵之名经过了两千年的迁徙,从乌江深处行走至此。
  这是一条巴人筚路蓝缕的拓荒之路!
  起源于湖北长阳武落钟离山的巴人,为夺取盐业资源向夷水(今清江)上游迁移,巴人首领廪君与占领盐泉的母系民族“盐水神女”展开激战,赢得了战争,然后,在清江边建筑夷城,建立了奴隶制国家巴王国,这是巴人建立的第一个巴国。《后汉书》对此有详细记载。
  盐水女神想留住廪君,晚上前来共眠,白天幻化成飞虫遮天蔽日,阻挡巴族前行。面对爱意,廪君不为所动,决然一战,被困之时,以青缕一丝相赠,女神将之佩戴,没想到却成了廪君的箭矢目标。女神因爱而死,廪君绝情而生,枕席之欢的留念竟成死亡信物,江山情殇,令人动容,我不愿细想这一太过悲情的传说,更愿相信这是父系氏族取代母系氏族的历史进程。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