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闲话是这样开始的


□ 孙 涛

从太原沿太旧高速公路去北京,经平定县城外到旧关再翻过太行山,就是河北太平原了。再往北去,则要经由定县。定县古城历史悠久,过去的级别比现在要高一些,早在隋代,这里就是繁华的城市。唐代在这里设州制,定州由此得名。一直到清代,这座背靠太行山,面对河北大平原的古城,都是州府衙门所在地。我至今没有去过定县的县城,但每当有事坐车进京,在高速公路上经过定县的那一刻,脑海中总能画出一幅图景。我想像着,有一位商人不断地翻越着太行山,或由平定古城前往定州古城,或由定州古城前往平定古城。他的后脑勺上,那条既黑且粗的大辫子渐渐地变细了,变白了,原先挺拔的身架骨,也渐渐显出了老态。我只是看不清他的面孔。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他的面孔,哪怕是一张发黄的照片或者是褪了色的画像。产生这种想像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的爷爷是平定人,他从小到河北定州一家山西商号的分号学生意,由小伙计熬成了分号大掌柜,在积攒了钱财的同时,也在故乡购买了土地,使自己在平定城里,有了一个商人兼地主的双重身份。
生活在晚清的爷爷,属于他的那个时代与我已经十分的遥远了。
知道我爷爷情况的惟有我的父亲,而我的父亲,当我爷爷将他送上读书成才之路后,他却因时代的巨变踏人官场,几经沉浮,终于在1949年之后,成了新旧政权交替中的留用人员。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父亲离开人世之前,关于我爷爷商人的身份和经历,是我们父子间一个敏感的话题。我问过了,父亲说过了,便都默契般不再多言。对我,一切只能藏在心底。爷爷那地主的身份已经让他的孙子们背上了沉重的包袱,何苦自己再公开给自己背上一个资本家后代的包袱呢?
中国终于改革开放了。在开改开放的中国,明清两代曾经崛起于民间的晋商与徽商的历史兴衰,竟然成了一北一南的两个热门话题。在山西,研究晋商的专家和学者越来越多,各种学术专著也时有出版。在晋中,继祁县的乔家大院首开先河之后,更多的晋商大院被开发成旅游景点,一个由晋商大院组成的文化旅游区正在形成,并吸引着无数中外游客。我不过是个舞文弄墨、编故事写小说的作家,那些大院我也先后去过,但从来没有写过一部以晋商为背景的小说。从上个世纪1986年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了我的长篇小说《朱衣道人》,到1999年上海文艺出版社推出我的《龙族》;再到新世纪的2004年北京的大众文艺出版社推出我的《麻雀》,我已有了出版14部长篇小说的经历。许多年来,对于晋商题材,不是不想写,而是不敢贸然下笔。因为,无数山西商人的拼搏,使明清两代的山西成了全国最富的省份,在晋商们上下五百年,踏遍全国,又纵横亚洲和欧洲几万里的历史背景下,对这个群体的把握以及让其成为典型化的文学人物,实在并非易事。写历史小说而仅凭虚构或戏说,我是不赞成的。我很早就开始留意各种有关晋商的历史资料,阅读当代人对晋商的种种研究,并后悔当初没有从父亲的口中,更多更具体地了解一些爷爷的历史和曾经有过的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