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上芦苇花


□ 李存修


澳大利亚东北部海边的大堡礁,被人们公认为世界七大自然奇景之一的“举世奇观”。这些由珊瑚虫以及单细胞藻类等的残骸堆积形成的礁区,经过长年累月的发育和历经沧桑的演变,便形成了今日大海里的珊瑚礁群。瑚礁群中有的长出了海面,自成岛屿,好象一座座堡垒忠心地护卫着大地,因此,人们便称其为堡礁。
澳洲的大堡礁沿东北部海岸线绵延两千多公里,包含600多个大小岛礁,它们由350多种絢丽多彩的珊瑚组成,赤、橙、黄、绿、青、蓝、紫,姹紫嫣红,深浅各异;造型千姿百态,扇形、鹿角形、蘑菇状、树枝花卉状……
自我离开大堡礁之后,那美伦美奂的“举世奇观”固然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记,但令自己也不明白的是,最触动我情思与心灵的却是昆士兰大海边那一溜溜、一片片、一簇簇的芦苇丛,那一根根纤细圆滑的苇干,在海浪中轻摇着身子,把灰白色的花絮撒向空中,任凭海风带到遥远的他乡。
昆士兰是澳大利亚东北部的一个洲,那里是全世界所向往的旅游胜地。我们住过的凯恩思,就是一座有着十几万人口的美丽的小城。背靠起伏的群山,面向一片蔚蓝的海湾,山腰的云雾漫下来,如同仙气笼罩。或许我见到的仙景般的山水远不止这一处,所以,每日破晓,当我推开酒店的窗子,首先寻找的就是远处弯弯曲曲的海岸线上,那些望不到尽头的密集茂盛的芦苇。
昆士兰的导游员,他们只知道讲大堡礁、热带雨林,还有树熊、袋鼠和鸭嘴兽,谁又知道我的心思却变成了一片云,每日都会在那芦苇丛的上方缭绕。
他们何从知道,我是一个见芦苇喜爱,遇芦花放情的人。
不知从哪朝哪代起,故乡古老的石家埠村村后,就有一个几十亩地大的苇湾。里面长满了密密麻麻、盘根错节的芦苇,因为湾中常年有着没过大人屁股的水,所以也就无路可行。每年的端午节前,村里的大人们都要钻进苇湾去采苇叶包粽子,我们就要在岸上一边等待一边高一声低一声地叫喊。因为传说水中有黑鱼精、有鱼妖,夜间叫起来象女人那美丽的哭声。特别是西北角有个几亩地大的小岛,当时大人们就叫它“小台湾”,上面古树老藤,密不透风。树底下有间早就被人废弃的小屋,里面住着一窝狐狸,我们在岛外做游戏,它们一家就在岛上偷着瞧热闹。秋天,每根芦苇高高地举着一朵芦苇花,在凉嗖嗖的西北风里摇来晃去,把那花絮摇得满天飞舞,一颗颗童心也跟着飞上了天。那时,全村孩子的兴趣、神秘和晚间炕头上的那些梦几乎全在那个苇塘里。
前几年,我回到老家一看,一股无名的沉重的失落感使我的头脑出现了空白。芦苇不见了,苇湾干枯了,“小台湾”沉没了,那家狐狸也不知逃往他乡还是种断根绝,我的眼前只剩下了一丝不挂光巴巴的刺眼的丒陋。我难过的流泪了。是谁把那一湾先辈留下来的芦苇连根铲尽挖绝了呢?只听说有些城里人已完全沦落为金钱的工具和奴隶,难道乡下人为了几个钱也变得心狠手毒,再也不顾儿童们的追求、幻想和乐趣,不想子孙后代的命运和生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