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渔洼长出一棵会说话的树


□ 范金泉

  ●范金泉

  有这样的熊怪事?村长四马浪站在一堆被踩烂的牵牛花上骂。太阳从湖面上升起来,痨病似的喘着粗气。老渔洼一夜被铲平了。昨天这儿几棵碗口粗的大枣树。对,是几棵枣树,就在独眼老头大头鱼家的牛棚旁边,挖掘机是挖过了的,已经被铲掉了,有眼的都看见啦,乖乖!只过了一夜,邪门啦,却又长出来一棵树,锨杠粗细,如不是亲眼看见,谁信?明天麻总和刘一指大师就要在这儿弄个鸟奠基仪式,一看这儿还有一棵小鸡巴树,肯定不是味,这可咋办?

  这鸟消息像一阵风立马传遍了十里八乡。数天前,老渔洼乡十几个村庄一下子就被推了.乡里原来许诺的条件也变了。十几个村的人一下子像炸了营的马蜂窝,他们气没处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十几个村的村民正想上访的时候,老渔洼出现了怪事情。有人说,大头鱼的院子里长出来一棵树,一个鸟晚上就长了锨杠粗细。这是一棵会说话的树,声音还特别洪亮。一大早,村长四马浪不知道有啥事,他来到被铲平的老渔洼。突然,有声音从地下传来。四马浪,我操你八辈祖宗!四马浪一惊,在老渔洼没一个人不怕他,是谁在骂。老鼠枕着猫蛋睡胆不小啊,有种就出来,别狗日的躲着藏着?四周静下来,什么也没有,一只小鸟在一棵小树上叫了一声,飞走了。天上飘着一朵去年的浮云。咦!这儿啥时候多了一棵树?不都铲平了吗?这是棵啥树,村长四马浪看了半天,像银杏树也像山楂树还像皂桷树。村长刚要摸这棵树。这棵树说话了,它会骂人,刚才就是它骂的。村长你别碰我,操你娘!滚。四马浪先是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恼了。什么熊事啊!你还敢骂我哩,在老渔洼,只要我一跺脚,是个旮旯都乱晃哩。一棵小鸡巴树还敢跟我作对,我呸!四马浪骂完拿锨就要铲断这棵树,谁知道这铁锨碰到这棵树就冒火花,一点事也没有。村长四马浪急了,猴逼里抹蒜似的,掏出电话就要了乡里的挖掘机。挖掘机来了,却铲不动这棵树。开挖掘机的师傅是乡长的小舅子,他小名叫苇咋子,谁也不知道他大号叫啥。他到了老渔洼之后,先是骂村长四马浪。瞎罗罗,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一棵小鸡巴树,一脚踹断不就裂熊啦,还让我开车跑几里路,值得吗?四马浪斜着眼说怎么不值?我日它三熏熏,你试下就知道了。苇咋子还是骂骂咧咧上了挖掘机。就这点破事,我就不信。挖掘机扑上去了.放屁虫似的还冒了几股黑烟,折腾了一阵,那棵树只掉下来一些树叶,啥事没有。怎么会这样呢?消息就这样传开了。附近几个庄上的村民呼喇一下子就围上来,围了上千人。村民都见过挖掘机的厉害,乡里搞拆迁,新盖的楼,刚装修好,人还没有住进去,那也得扒,挖掘机的手爪,能戳、能挖、能搂,钩住承重梁一哆嗦,再好的民房也就裂熊了。可今天,挖掘机硬是它娘的给自己出丑,先是手爪怎么都抓不住这棵小树,后来抓到了,却弄不断这棵树。这棵小树左摇右晃,同挖掘机大战了几十个回合.兀自不断。

  村长四马浪正要给苇咋子鼓劲加油的时候,苇咋子从挖掘机上跳下来,在地上打滚。娘啊!痒死我了。他身上起满了红疙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