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哪是罗花城的床


□ 樊专砚

  在来的时候,幸老师什么也没有,只有做教育的理想和作老师的快乐。这所深山深处的初级中学好多年没能输入新鲜血液了,年纪稍轻点的削尖了脑袋都钻到山外去了,留下的三十来个全是过五十岁奔退休的老教师——也许是凑巧,还全部是男的。新毕业的年轻人无人愿来:只有他被分配到这里时,二话没说就拧着个包,离开县城,一路哼着小曲兴致勃勃地来了。但学校的好住处早已被人占用,他呢,因资历太浅无理由作特殊安排,就被安排住人一处无人愿住的“不干净”的房间。这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听完介绍后竟然一声不哼,立即入住了——城里人真是不信迷信。

  他还十分乐意:是很宽敞的两室一厅.特别是前任房主给他留下了很多必需的生活用品,例如书桌、餐桌及凳椅等,连各类书籍也有,让他立即进入了教学和生活的正轨。这处挂满了蜘蛛网及网上布满灰尘的房间,经他一折腾,已经焕然一新,犹如一个童话世界了。墙壁用白纸五面裱好,地上也铺上彩膜毡,牡丹花图案的,各个角落也安装上了五彩斑斓并能闪出韵味的灯饰。特别是晚上,灯一开,墙壁上所挂的他自己的摄影巨幅,如浦东、海滩、长城及他所生活的县城让人身临其境;所贴的周杰伦、孙俪等明星及各类卡通人物图片也活生生的,仿佛都能走下来一起聊聊天。

  现在走进这所房间,谁都不会相信,四年前这里有过不干净的事。一个十六岁的初中女生,吊死在这里,肚里还怀着四五个月的胎儿。胎儿的父亲就是她的班主任老师,与幸老师一样十分年轻,也二十一岁,因扛不住各种压力,没几天投在了水库里。捞起来的胀大的尸体还是被人用石头砸破了,污水肆流,臭气熏天。但是孩子们也许是没听过这件事,也许是确实无处可去,仍然喜欢往老师家里跑,特别是有些留守孩子周末还赖着不回家。于是,这里的“老头老师”们几乎都有了个秘而不宣的想法:不欢迎女学生进白己的房门,不和女生走得太近,个别的还对女学生横眉冷对。他们怕流言污身,更怕自己万一犯错,临退休毁掉了饭碗。学生的监护人多是思想还闭塞的老人,他们也反对所监护的女娃多与男的接触。因此这所学校的师生关系味道怪怪的。现在,幸老师成了个特例。这间曾经令人恐怖的房间义常常传出少女们银铃般格格的笑声了。幸老师是初一(2)班的班主任,他让自己班上的学生在学校总能有欢快的心情。其他班级的学生都想往他班上挤,但制度是不允许的,倒激起了其他老师的嫉恨。他们得过且过,只等退休,往往不琢磨事,只琢磨人。在过去他们连多看一眼都不敢的房间前,现在多是停下来听听男男女女嘹亮的歌声或里面的喧哗,想探出些问题来,好整治整治。然而,幸老师来这里不到一年,整个校园沉闷的氛围因为他而鲜活多了。

  来幸老师房间的学生中,有一个女生频率最高。这个女孩身材不高,却很粗胖,留一头齐肩的短发,与胖嘟嘟的圆脸很相衬,总的来说,外表缺少秀气。她常常把头一甩一甩的,有一种不顾一切的傲慢和唯我独尊的自信。有时她的后面跟着一群学生,身材比她高的也一节节超载了的车厢似的,摇摇晃晃由她这个火车头牵引着;她灵动闪亮的双眼如黑夜为大家探路的电光,流畅地四处照射,其他的人大都因胆怯和自卑而目光低垂或躲闪。不论她牵引来的是哪一拨,在幸老师的房间里,她的话音最多,笑声最响亮,其他人的声音包括幸老师的都成了配音。她就是班长罗花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哪是罗花城的床
  • 梅婶的眼泪
  •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