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这个男人问话多么有趣(诗·外—首)


□ 阿孜亚·马合别尔(哈萨克族)胡娜尔(哈萨克族)译

  作者简介:阿孜亚·马合别尔,女,哈萨克族,1964年出生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一个叫哈勒屯的村庄。1992年开

创作诗歌,在国内外发表了大量哈萨克文作品,曾获新疆第七届哈萨克、柯尔克孜文学艺术“飞马奖”等奖项。新疆作家协会会员。

  ◎阿孜亚·马合别尔(哈萨克族)

  ◎胡娜尔(哈萨克族)译

这个男人问我

怎么不见你写诗了

他说,写诗的人退出了战场

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他不该问我这个问题

我的诗从来就没有放开过四蹄

当我把自己锁进思想的时候

就能看见古老的哈萨克又在迁徙

老母亲走在队伍的最前

把荒野当成她的母亲

她也曾是风花雪月

荒凉中的一朵花

她的影子让后世苦思

不允许我半句谎言

有时我会因此愤怒,或许荒唐?

即便没有她老影的刺激

与愤怒的缘分也够我受用

然后从纸页上捡拾秋后的麦穗

只求让自己变得丰满

几首干枯的诗又愉悦得了谁

而古老的《摇篮曲》却让我受孕

于是,我得到灵感

把忠诚、幸福、高贵

倾泻在男人们身上

他们被赞美宠坏了

说他们广阔、博大,是智多星

于是,就有人踩灭

草原上郁金香的鲜艳

这个男人问得多么有趣

好像女人天生就该被问罪

无论厨娘还是女艺人

哪个不需要活得轻松

这个男人问得多么有趣

好像女人天生就该被问罪

几人能把诗写成金碑

让后人赞美?

那是圣人之约

一颗圣约的心脏

不会有太大的用处

像日历一样被人扯掉

写诗是我患的疾病

上了路还要流泪

圣约的翅膀是一只燕子

在母亲的肌肤上低飞

  一切的生长

有多少个春天,就有多少个逝去的生命

谁曾有过尖利的牙齿,不死的梦想

天之巨人全部的热气

被一朵野花吸纳

然后,荒原的花开了,野草疯长

郁金香齐声合唱

山岭汗流满面

山河像马群一样狂奔

旷野的荣誉达到了高峰

森林更加深沉

我参加这伟大的盛典

生命尽管短得像斧头的木柄

大地到处是蒿草的芬芳

好像沐浴母亲的体香

把自己送向高高的天空  

谁不曾做过春天的宠儿

谁不曾吟唱天使的美颜

这大地的沟壑充盈着收获  

我却痛心脸上的皱褶  

大雁正在天空远去

思绪把我带到高山又回到平地

春天是否真的已去  

那一切的生长是否还要继续

  责任编辑 石彦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这个男人问话多么有趣(诗·外—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