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试论《野草》之不可解


□ 张瑞燕

  摘要:众多研究者在构建鲁迅研究体系中已做了大量有意义有价值的工作,但因《野草》内在思想的深刻性、复杂性,外在艺术风貌的含糊和不确定性使我们难以找到一个关于《野草》的终极答案,难以穷尽《野草》的意义。本文立足于阐释《野草》之难以解读,试图从思想内涵和审美价值两方面来论证《野草》意义的不确定性。
  关键词:鲁迅研究 精神象征 矛盾哲学 象征主义艺术手法 散文诗
  
  鲁迅的作品之中,《野草》是最晦涩难解的。它不同于“闲话风”式的回忆文章《朝花夕拾》,也不同于针贬时事,打击对手毫不留情的各类战斗檄文。《野草》是诗,是心灵的独语,语言的精粹,在那些奇异独特的艺术形象中,包含着深刻复杂的人生哲理。《野草》是鲁迅先生写给自己的作品,也是多年来留给后人的一个难题,一个谜。
  相对于其他研究资料的丰富庞杂而言,多年来有关《野草》的研究成果不多,而从以往的研究资料看,建国以前的评论虽三三两两,未成体系,也有许多误解、曲解之处。沈雁冰曾在《小说月报》上发表了《鲁迅论》,将鲁迅认作一个“辛辣倔强的老头”,对他的作品肯定而不失公允,这些评论为以后的《野草》研究开了好头。然而,建国以后,直到七十年代末,在“左”的思潮影响下,毛泽东对鲁迅的评价就成了惟一的标高,《野草》研究有了“终极”的答案,所要做的只是在统一思想的指导下,对鲁迅作品进行具体诠释。进入八十年代以来,随着各种新思潮的涌现,各种新的理论、新的研究方法被译介、引入,并运用于鲁迅研究领域,新一轮研究工作开始了,有研究者提出了“首先回到鲁迅去”的口号,众多研究者在对“鲁学”已有的陈旧体系进行清理、反思、批判,构建鲁迅研究新体系中做了大量有意义有价值的工作。应当说,《野草》研究工作中,有不少真知灼见,但迄今为止,我们的研究工作仍停留在努力阐述作品的意义上,只是运用的方式方法不同而已,也许这种寻找确定意义、正确解释的努力本身就像西绪弗斯推石上山。而《野草》内在思想的深刻性、复杂性,外在艺术风貌的含糊性、不确定性却使我们难以找到一个关于《野草》的终极答案,难以穷尽《野草》的意义,反而常常会迷失在寻找意义的途中。因此,如何不断剥离种种强加于作品本身的主观臆测,使作品彰显其本意与原旨,是值得深思的问题。
  纵上所述,多年来众多研究者致力于《野草》的阐述工作,是要给它一个明朗的确定。本文立足于《野草》的不可解,试图说明《野草》思想意义和审美价值的不确定性。试从以下两个方面论证:
  
  一、《野草》思想内容复杂难解
  
  鲁迅先生曾说过,他的哲学都包含在《野草》中了,鲁迅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哲学家,“鲁迅的哲学思想不是由他本人的著作明确叙述出来的一个理论体系,而是他观察思考社会现实人生诸种问题的一些基本观念。”这种人生哲学的渊源相当复杂:鲁迅首先接受《天演论》的影响,又由进化论到斯蒂纳、叔本华、尼采、克尔凯郭尔、柏格森、弗洛依德哲学,他的精神发展甚至还受到安德莱耶夫、阿尔志跋绥夫、廚川白村等人的影响,他既接受了众多的西方现代主义哲学思潮的影响,同时又与中国古代哲学思想血脉相连,加上对佛教思辨智慧的接受,对基督教与其他宗教经典的研读,个人主义与人道主义的此消彼长——他的确做到了将古今中外的思想、文化、历史、哲学、宗教的碎片杂糅,形成了独特的人生哲学,并将它融进《野草》,正如《野草》题词中所言:“野草,根本不深,花叶不美,然而吸取露,吸取水,吸取陈死人的血和肉……当生存时,还是将遭践蹋,将遭删刈,直到于死亡而朽腐。”这是一个深刻的隐喻:鲁迅始终将野草视为一种精神象征, 当野草这种象征精神的存在物与水、露、先驱者的血和肉融合在一起时,肉体与灵魂达到了统一。但鲁迅明白这和谐的统一是短暂的,它将死亡、朽腐,地火、熔岩将之顷刻完全消灭:“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将烧尽一切野草。”“但我坦然,欣然。我将大笑,我将歌唱。”鲁迅说:“我希望这野草的死亡与朽腐,火速到来。”渴求一种历史性、传统性精神支柱坍塌毁灭的人,一是尼采,另一个就是被喻为中国的尼采的鲁迅。他渴望重新估定一切价值,包括灵魂存在的价值,而对有如僵尸一样死寂沉沉的地面报之讥讽和憎恶:“我自爱我的野草,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