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零房租


□ 鲁敏

  鲁 敏

  1

  那天没有雨,太阳清白白地照着,可许小雅总是感到,从前一天晚上开始,以及这一整个大白天她都是在雨里走,歪歪斜斜地拖着箱子,水叽叽、没完没了地走。这箱子还是考上大学离开老家那一年买的,用了六年了,滑轮坏了一边,但也算方便,衣物什么的一塞就能走。

  她竭力不去想前一天晚上的事,而是想想当晚及今后的住处,后两个问题一直都没有想到答案,因为实际上她总在想前一晚的事。清晰地,她再一次看到自己轻手轻脚地打开门,为了临时取消的加班而想给杆子一个惊喜,手里还傻乎乎拿着一盒白斩鸡与凉拌海带丝。然后就看到那个缺乏创意的画面,就在他们住了三年的小单间里,在他们凑钱买下才两个月的沙发上,光身子的杆子搂抱着另一个光身子,杆子眼角带泪,绝望而享受的表情,简直让小雅有些羡慕。

  弥漫着烟雾般的黄昏中,被指定一般地,小雅反复想着这个不到一分钟的画面,它像是最后一坨黏糊糊的砝码,压在了她已经弯到地平线以下的耐心。她索性塌下来,听凭大脑里的黑墨汁四处流淌,她顺流而下地想到自己那同样恶心的广告文案活儿,没完没了的PS、调整字体、行间距、CtrlC加上CtrlV、居中或旋转90度。这就是她全部的出息了。城市好极了、爱情好极了、前途好极了,只是跟她统统都没有关系、永远都没有关系。你,许小雅,只有一条路好走,走到尽头,那是绝对轻松又快活的……这是今天第几次涌上这样的想法了,她没有数过,她只知道这想法越来越亲切了,像巨大的霓虹灯字幕一样在眼前闪烁。

  就是在这个透不过气的被鬼缠住的时候,小雅看到了它,那张本来不可能看到的黄巴巴的旧信纸,它贴在公告栏里,几乎快被电器维修、钟点工、升学辅导、旺铺招租什么的给覆盖了,要不是她正倚在这个公告栏边歇口气,真是绝不可能看到的。有时就是这样,在错误的时间看到错误的东西,不,也许,是正确的东西吧。

  “提供单间,零房租。黑头发,单身女性。绝无欺诈,详情面谈。”手写,线条有些歪扭,第一排字还蛮大,到后面越写越小。

  这如果不是恶作剧,就肯定是个骗局,跟这张破信纸一样软乎乎的低级的骗局。可小雅一秒钟没耽搁,飞快地在手机上按动起上面的联系号码。事后她多次回想,的确够衰的,自己是真的垮掉了吧,但她记得很清楚,拨出号码的那短短瞬间,心里头反而感到一股向危险逼近的高浓度快感。这很难解释,但就是这样吧,当事情恶劣到某个地步,反而像红布一样,会挑动起一股无谓的受虐般的武莽。

  电话只响了一下就通了,是啊,好比浮子一动就提线。果然是个男人,烟嗓子,普通话,简单问了下小雅的年纪和姓氏,似乎感到满意,然后便说房子地点,让她去“面谈”。“黑头发吗?”挂电话前他又确认了下。

  倒是一直想染个头发的,没闲钱。好,现在倒成全了。黑头发,这个变态为什么不喜欢黄头发呢?其实这时候小雅完全可以反悔,按下停止键。看哪,肮脏的黄昏已经过去了,多情的夜色取而代之,人们吃过晚饭都出来溜达了,一台小放录机响起来,激越的《荷塘月色》里,跳舞的老妈妈们像梦魇中的稻草人,她们机械地抬手、扭胯,一边不太在意、不以为然地瞥着小雅,她们准庆幸她不是她们的女儿。说实话小雅也庆幸她们不是她妈妈,要是妈妈真看到她这半死不活的蠢样子,看到可怜的箱子已经在外面被拖了一天一夜,她老人家准会难过死了吧。这箱子当初还是她替小雅挑的呢,她那么自豪的,脸颊上像开了两朵桃花,对每个营业员重复同样的话,说小雅考上了什么什么大学,要到什么什么市去,了不起极了。她根本不会想到,毕业后的小雅只能混成这个死样子,惨得都很少回去了,她们成了一对“电话里”的母女。也许吧,妈妈乐意这样,这就是她所期望着的女儿的“出息了的”好生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