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今夜星光依旧灿烂



口述/谢铁骊 整理/沙 丹 付晓红
我尊重现实,所以我的创作是现实主义的。

《昨夜星光灿烂》是1978年八一厂聘请我去拍的电影,编剧是白桦,讲的是淮海战役攻打黄维兵团时的事儿,外景地就在离淮阴不远的新沂。为什么选我们俩人呢?因为白桦当年就在部队,淮海战役时才十八岁。我呢,二十三岁,比他大四岁,整个隋况比较熟悉。所以这个戏拍下来,我把我在战争年代所体验的东西,有些就放了进去。
第一次审查,没有提什么问题。后来有意见了,没通过,不能发行。最后总政治部审片的时候,总政领导韦国清找军以上的干部看这个片子,认为这个戏不好,说这怎么能行呢,宣扬了“战争残酷论”,让士兵,尤其新兵看了没好处。
影片里有松林一场戏。松林下有将近三十副单架,都是准备掩埋的烈士遗体,用老百姓的被子遮盖着。隔壁庙里有个医务所,卫生员杨玉香把前线的伤兵送到医务所后,知道连长的尸体在松林,就去找,掀被子一个一个去翻,最后被她找到,这是一场很有感情的戏。另外就是同事的腿被炸断了,后来杨玉香碰到了,一点点背着他回去。腿被炸断的情景,我拍得比较真实,因此说我宣扬了“战争残酷论”,实际上就这两处。
谢铁骊具有丰富的战争经验,可《今夜星光灿烂》和1959年的《暴风骤雨》是他仅有的两部战争戏。拍摄富有特色的革命战争题材影片,是他一直孜孜以寻的凤愿。
后来他们专门开会找我谈意见,我跟他们讲,你们在座的都是文化方面的,淮海战役没有参加,我参加了。没到过战场就不了解战争,你看我们的电影拍冲锋,都是敌人倒下,我们的战士一个一个往前冲,最多有个别的受子一点伤,其他都是敌人死的多,我们自己的牺牲就很少表现。
真实情况我去看过,所有战士都在战壕里默默地等待着,谁也不讲话,等待着冲锋号一响,就起沟。战争后期的时候,我也跟战士聊过,问他们当时心理是不是有些害怕?他们说,害咱还是有一点的,但是冲锋号—响,一起来出沟向前冲的时候,就什么都不顾了。所以,没有经历这个生活的人是想象不到的。我们现在拍冲锋,都拍整理服装什么的,这就太晚了,这些动作早就过去了。
要我说,新战士只要经过一场战争,都会知道战争是怎么一回事。即使这样,审查最后还是不通过,没有办法。
我就给邓小平同志写信,他当时是军委副主席。很快,在我的信上他批示给总政,其中有这么一句话:你们再研究一下,不要求全。大概一两个礼拜后,总政商讨了一个方案,决定把松林担架的一组镜头,还有腿炸掉的一组镜头剪掉。后来小平同志又有个批示,就是同意只剪几个镜头,其他不要再动。
当然小平同志没有看过这个电影,他以为剪几个镜头不会伤大体。这两组镜头剪了以后,对杨玉香的情感的推动,跟后边的接戏,就有个缺口。最后,杨玉香是带着一种崇敬的心情回来的。回来以后,部队已经开拔了。她默默地对战场行了一个军礼,画外部队前进的脚步声响着,她回身追赶部队。唉!这两组镜头剪了是真心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