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对你的沉默感恩戴德


□ 刘 春

关于当前的文学状况,有一种似乎十分普遍且深入人心的意见,那就是先锋的、探索性的作品不行了,没人读了;搞文学没前途,作家都是神经有问题的人;文学是死是活与“我们老百姓”无关……总之,每个人都有不满意的理由。在这里,我不想列举事实来证明这些论点的正确或哗众取宠之处,毕竟,希望通过一篇短文来改变根深蒂固的观念是不可能的。我只想发表一点看法———阅读那些在艺术上有所创新的文学作品是需要准备的,先锋文学不是琼瑶小说,不是《读者》上刊登的“哲理故事”,作者想告诉你的不可能让你在字面上轻松地得到,你想得到阅读快感,就需要付出脑力。
人们读不懂一篇文章时,总喜欢把过错归到作家身上。事实上,造成文学作品“难懂”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不能轻易地归咎于作者或读者某一方。一篇文章要被理解,与作者和读者双方的才情、悟性、生活阅历等因素密切相关。我们先来看看“读者”可能存在的问题。有的文章,作者认为已经写得够简单,而读者仍然满头雾水,这也许是因为读者的理解力与作者的创造力未能达成和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对生活独特的感悟,不同的生活感悟渗入到作品中,往往体现出一定的个人性和隐私性,如果读者不熟悉作者的生活,或者缺乏想像力,对作品的理解就不可能深刻。先锋文学难懂与读者的悟性也有一定的关系。人的才智有高下之分,在一首充满玄机的诗歌面前,智商平平的读者只能管中窥豹或盲人摸象。
对文学作品理解的深浅还与读者的文艺视野和知识层次有关。我曾经就电影《卡萨布兰卡》写过一首短诗,当这首诗被转贴到“榕树下”网络论坛时,一个网友质问道:“卡萨布兰卡是什么东西?为什么用这么拗口的题目?”紧接着就有人自作聪明地解释道:“卡萨布兰卡是一个女孩的名字!”为了消除误解,我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向他们复述剧情,并顺便告知他们,这部影片是获得过奥斯卡奖的名片,在世界电影史上具有崇高地位……
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们还常常发现这样的例子:某些写作多年的作家或评论家,却无法理解青年作家的作品。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臧克家先生前些年发出的“写了一辈子诗,倒读不懂诗歌了”的感叹,以及曾经作为“朦胧诗”理论旗手的谢冕先生被批评为没有能力对“第三代”诗歌及以后的诗歌写作发言。按理说,这些读者———而且是高素质的读者———有学识、有悟性、有经验,理解一篇比较前卫的作品不应该成为难题,这又是为什么呢?事情自然另有缘由。事实上,上文言及的只是传统的文学作品的阅读方式,比如面对一篇文章,非得找出“大意”,归纳“中心思想”。而对于某些作品而言,除了可以遵循传统的写作和解读方式,还另有窍门。北大学者臧棣的文论《聆听边缘》里有一段话发人深省———

现代诗歌所以让人感到困惑,感到难懂,感到晦涩难解,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人们很少考虑到现代诗歌写作的性质所作的调整。现代诗歌,至少是相当一部分的现代诗歌,它们写作的目的不是要最终在诗歌中呈示某种明确的思想、主题,观念、意义,也就是说,现代诗歌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对读者进行情感和思想上的启蒙,甚至更糟糕的,以某种身份优势(如古典诗人的典型身份:预言家,先知,导师,先行者,真理的使者)对读者进行说教。这不是说,现代诗歌刻意回避对意义或真理的探索,而是说,现代诗歌意识到了这种探索在现代世界所遭遇的复杂情形。由于有这种自我意识,现代诗歌在探索意义或真理的显现的时候,它最基本的方式不是要展现一个完美的结论,而是如保罗·克利所说的,现代诗歌也想把思维过程放进它的最终审美形态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