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抢场


□ 牛余和

  1
  
  小院如井,四周斑驳的青砖墙散发着霉豆般潮湿的味道。夕阳透过屋脊上支支棱棱的莠草斜斜地洒在院子里。这是一座局狭的四合院。除主房大北屋稍宽敞些,左右各一间小北屋的门口分别冲着东西屋的山墙。南屋已坍塌,靠着墙搭了个草棚,盛些农具杂物。西屋窗前结满籽的石榴树遮住了半个院子。
  二嫂从饭屋里出来,仰头看着排成人字阵的大雁鸣叫着向南飞去。天空蓝得透亮,云朵挺白。二嫂从心底幽幽地叹出一口气,眼睛就湿湿的了。这是一双羊一样温驯的眼睛,清澈的眸子里悸动着淡淡的忧郁。二嫂很少走出院子,偶尔出去也总是低着头,她的天空就只有从院子里看上去那么大。
  二嫂从小就没了母亲。18岁嫁到长岭村何家,成了何家老二何知非的媳妇后,就常年在家伺候生病的婆婆料理家务,很少走出院子。在何家,婆婆叫她“他二嫂”,公公偶尔直接跟她说话就叫“老二家”,丈夫从来都只称呼一个字:“哎。”她也就渐渐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叫于秀芝。
  何家是长岭村的大户,二嫂的奶奶把她嫁给何家,原指望从小受尽继母白眼的孙女能过上舒心的日子,没想到二嫂嫁过来不到一年,何家就从宽敞明亮、雕梁画栋的三进院住宅挤进了破败狭小的老院子里。好在公公何如山生性豁达,不拘俗理,平时有说有笑的。性格木讷的老二一天到晚说不上几句话,却也处处顺着媳妇。二嫂在何家的日子最初过得还算舒心。只是嫁过来二年了,仍没给何家怀上孩子,隐隐成了二嫂的心事,有时正说笑着就忽然蹙起眉头,怔怔地发起愣来。
  何如山前妻生了三个儿子,续妻生了老五后就病歪歪的,一受风寒就躺在炕上起不来。老大少年夭折,何知非成了何家实际上的长子,何如山早就盼着抱孙子了。但老二家却一点动静也没有。没有动静的二嫂笑容渐渐地少了,越发低眉顺目地忙碌着家务。婆婆头两年还能隐忍,后来脸色就不好看了,常常拿话敲打二嫂。二嫂娘长娘短地叫着,悉心伺候照料,目光却虚虚地不敢去碰婆婆的眼睛。心里的愧疚软软地堵着,就像泡了水的豆子胀胀的透不过气来。
  病弱的婆婆说啥也没想到,一心盼着抱孙子没抱上,自己却怀孕了。把脉的老中医刚走,她就又羞又急地朝自己的腹部连捶加砸。进门问候的二嫂忙扑过去拉住婆婆的手,婆婆咬牙恨道:“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乱来。”二嫂一下涨红了脸僵在那里。
  何如山尴尬地干咳一声,轻轻向二嫂一摆手。二嫂刚退出屋门,就听公公斥责道:“你咋变得胡搅蛮缠了!老二家为了给你治病,连她奶奶送给她的手镯都卖了,这年头,这样的媳妇你到哪里找去?”婆婆的口气软了下来,却仍执拗地说:“她给我生个孙子比啥都强。”
  公公重重地磕打着烟袋锅。
  婆婆生孩子的那天晚上,二嫂按本家三婶的吩咐,熬好了红糖姜水后,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心里七上八下地站在东屋门口。冷不丁地听到婴儿尖厉的哭声,下意识地冲到大北屋门前,又一下停住,悄悄踅了回来。直到三婶出来招呼,才盛了碗红糖姜水,惴惴地给婆婆端过去。婆婆表情木木地看着屋梁,冷不丁甩出一句:“你别管我,是个女人都会生孩子。”二嫂立时感到矮了半截。回到屋里无声地流着泪撞墙,一下一下地越撞越急,额头浸出了血印。老二一把抱住她,抿着嘴不吭声,泪水一串串地淌到二嫂的脸上。二嫂心里的凉气弥漫开来,慢慢凝成了冰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