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


□ 金 辉

   “人完全变成人的时刻是最深奥的谜,它直到今天仍难以探究,无法理解。”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斯如是说。
  之所以成为“无法理解”的“最深奥的谜”,是因为人们不知道人的本质就在人性,而人性之根源则出自母爱。
  
  一
  
  年过知命,收到母亲的一封长信:
  你们的今天,是妈妈的骄傲。让我内疚的是,妈妈未尽到一点抚育孩子的责任,妈妈对孩子们都欠下一笔今生还不清的债。妈妈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内心里很爱家,爱丈夫,爱孩子,这是女人的天性,但那时为了事业,一切全顾不了。记得解放初期,妈在你爸的学校当校医,我热情很高,工作积极,被选为劳动模范,全校的选票都集中到我一人身上。开庆功大会,听到教授们的祝贺,职工们的赞扬,我感动得热泪盈盈,暗暗下决心,一定努力工作来回报人民。后来我申请调到煤矿医院工作,又被评为省劳动模范。从此,一个又一个光环加在妈妈头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华医学会儿科理事,全国三八红旗手……荣誉越多,压力越大,感到身心都要承受不了。每天除了睡觉几乎全部投入工作,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一年365天都是工作,很多时候连几个小时的睡眠都保证不了,因为一有急重病人,妈妈必须到现场和医护人员一起救治。妈妈身体长期透支,患了早期肝硬化,但从没有休过一天病假。每天回到家里都是筋疲力尽,别说照顾孩子,连说句话都觉无力……
  母亲1958年任医院院长,两年时间把一个没有科室的截瘫病院,改造升级为科室齐全人才济济的综合医院。母亲1959年和1960年连续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出席全国群英会。后来我在家里发现了一张周总理署名的国宴请柬:
  定于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五日(星期四)晚五时半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举行宴会敬请
  光临
  周恩来
  在文化大革命前我的记忆中,母亲中午和晚上很少正点下班,好不容易一起吃顿饭,电话一来母亲马上就往医院赶,半夜也是一样。除了医院有病人,周围社区以及农村,还要经常出诊。母亲骑一辆女式自行车,无论刮风下雨,一二十里土路小道,荒郊野外,黑灯瞎火,总是随叫随走。有一次夜晚骑车摔得很厉害,家人都劝她以后不要晚上出诊,可是一有病人,又什么也不顾了。母亲经常为病人付买药住院的费用,给病人输血更是经常的事。有一次母亲说起,她如果是O型,可能输得就更多了。
  那时在医院看到过病人送的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医术赛华佗,精神似求恩。报纸上还登过一整版的通讯报道,题目是:《母亲的心》。文章的最后说:这是一颗母亲的心,同志的心,金子的心,共产主义的心。
  母亲刚退下来那些年,很少去买菜,因为那些人都认识她,都是她的病人或家属,不论怎么也不收钱,弄得她都不敢去了。母亲退休后,好多医院和诊所都高薪请她,母亲哪儿也不去,就在家里照顾父亲。当然,家也就成为母亲的义务诊所。我每次回家,总要碰到抱着孩子前来看病的人。看了病之后,人家好了也就没有了消息,可母亲还惦记着,还要再去问。有时我们说起如今的医风和医患关系,母亲就像是听外星人讲故事。
  1976年唐山大地震时,我当兵在外,家里父亲母亲一共六口人都被埋在了废墟之下。哥哥一个人先爬了出来,拼命扒人,亏得抢救及时,只有二姐窒息身亡。奶奶当时已经80岁,救出后在废墟上摔成偏瘫。那时到处一片狼藉,缺水少食,没有医疗条件,就把奶奶和伤员一起转往外地,可从那以后再没有了任何消息。父亲和母亲基本没大伤,都被压在废墟下动不了。母亲对父亲说,这么大的灾难,外面伤员一定很多,医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可我出不去,没法抢救伤员,这可怎么办啊?母亲急得竟然哭起来。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母亲就受到冲击,打成走资派和反动技术权威,被贴了好多大字报。被抄家之前,母亲感觉不对,将解放前的照片字画什么的都烧了毁了。家里曾有一台英文打字机,小时候还经常玩,母亲说这个不能留,就把拆的零件装在包里,我们到野外转了一大圈,做贼似的,这里扔一件,那里抛一块。被抄家时,我那时真是,既看着那些人不顺眼,又认为那是革命行动。当他们问还有什么东西时,我竟然鬼迷心窍,把母亲藏的最后一本相册拿了出来。父亲家解放前就开照相馆,所以那个时候的照片有很多。结果最后剩的照片都被造反派抄走了,马上就贴出来打着红叉展览。
分享:
 
更多关于“母亲”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