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呼吸一小说


□ 李西闽

  1

  宋晓琳问李波:“如果我停止呼吸了,会怎么样?”

  她明亮的眼睛掠过一丝忧郁,李波的心颤动了一下,说:“不要乱说,怎么会呢。”

  宋晓琳认真地说:“会的,随时都有可能停止呼吸。”

  李波抱紧了她,亲吻了她的额头,说:“睡吧,别胡思乱想了,明天还得上班呢。”

  宋晓琳不吭气了,她突然觉得,作为丈夫,李波也不能给自己提供足够的安全感。宋晓琳微微叹了口气,闭上双眼。李波很快进入了梦乡,宋晓琳轻轻地从他的搂抱中挣脱,背对着他侧身躺着,内心冰冷。宋晓琳无法入睡,失眠折磨着她,已经很久了,失眠的痛苦令她沮丧,而且恐惧。

  除了丈夫的鼾声,宋晓琳仿佛还可以听到另外一个人的呼吸。

  这是她恐惧最根本的原因。

  黑暗中,呼吸的声音若隐若现,在空气中波动。

  也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在抚摸她细腻柔滑的皮肤,也在攥紧她原本就脆弱的神经。

  许多日子以来,像是中了邪一样,那莫名其妙的呼吸追随着她,无法摆脱。

  那是谁的呼吸?

  2

  宋晓琳有时会站在办公楼的楼顶,俯视上海这个城市。纵使是在阳光下,这个大城市也灰蒙蒙的,一切都那么神秘可怖。她看不到清晰的人生场景,也看不到真实的人心,呼吸声在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响起,朝她逼近,使她无处可逃。她甚至想从高高的楼顶跳下去,她不知道那样是否可以获得飞翔的神奇力量。她总被拉回粗鄙的现实生活之中,没有跳下去的勇气。

  宋晓琳并不是把生活搞得一团糟的女子,可是,自从搬进现在的住处后,生活有了改变。

  现在的住处是新租的房子,李波考虑到这个地方离宋晓琳上班的地方比较近,就租下了。

  为此,宋晓琳特别感谢丈夫,她觉得这是爱的体现。

  新居在漕宝路的一个小区里,离龙华殡仪馆很近,走路过去也只15分钟左右。城市里的人对殡仪馆没有什么特别的恐惧,那是每个人的归宿。开始时,宋晓琳也没有什么感觉,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

  搬进新居一周后,宋晓琳却感觉到了不妙。

  那是个寒冷的夜晚。

  凛冽的风在窗外呼啸,仿佛有无数怪兽在嚎叫。

  宋晓琳上了会儿网,觉得无趣,就准备洗澡,然后睡觉。李波晚上有个聚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最近他的应酬很多,经常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深夜才回来。宋晓琳十分不满,却拿他也没有办法,她不是那种控制欲很强的女人。

  洗完澡,刚刚走出卫生间,她就感觉到卫生间里有什么响动,好像有人重新打开了热水器。她转身回去,卫生间里并没有什么异常。宋晓琳上床前,发现窗帘没有拉紧,就朝窗边走过去。

  透过窗帘的那条缝,她的目光朝窗外掠去。

  夜已深,街上静悄悄的,行人稀少。宋晓琳的目光落在了街边的一个电话亭上。一个女人进入了她的视线,那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女人,一袭白色的长裙,她走进了电话亭。虽然看不清她的脸容,宋晓琳通过她的举动,感觉她进电话亭前,朝自己张望了一下。宋晓琳的心猛地抽紧,迫不及待地拉上了窗帘。宋晓琳浑身颤动,倒抽了一口寒气,快速地钻进了被窝里。

  电话亭里的女人是谁?

  她为什么在寒冷的冬天还穿着夏天的长裙?

  有许多疑问,在宋晓琳的脑海闪现。

  她不希望在这样的夜里,想象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女人,可是,那女人挥之不去。

  宋晓琳痛苦。

  突然,她听到了呼吸的声音。

  那不是她自己的呼吸,仿佛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宋晓琳感觉到了恐惧。

  她蜷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浑身冰冷。此时,她多么希望丈夫在身边,搂着自己入睡,可他不在。他究竟在干什么,她也一无所知。房间里的呼吸声越来越响,宋晓琳就越来越恐惧。

  她终于受不了了,打开灯,穿上衣服,冲出了家门。

  走出小区,站在街旁,她觉得不那么害怕了,尽管寒风料峭。最起码,街上还有车来车往,不会像在封闭的屋里那么孤独和压抑。

  她想站在这里等待丈夫回家。

  宋晓琳一转脸,就看到了那个电话亭。

  她突然想到了那个穿着白裙的女人。

  宋晓琳鬼使神差地朝电话亭走过去。

  电话亭的门关着。

  她想,里面是不是很温暖?那女人是不是还在里面?那女人是不是无家可归,躲在电话亭里过夜?

  透过电话亭的玻璃门,宋晓琳看到电话亭里面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人。

  她不死心,伸手拉开了电话亭的门。

分享:
 
摘自:海燕 2011年第06期  
更多关于“呼吸一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