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狩猎场(中篇)


□ 鬼金

  1

  我废掉吴建斌这件事,当时轰动了整个蓝城的黑白两道。那些黑道上的人,有人在背后为我竖起了大拇指,有人只是想坐收渔利,看我的笑话。我不在乎的。可以说,我是为自己废掉吴建斌的。至于白道上的人,我不想知道他们的想法,反正后来,我伏法了。人们都以为我是一个新出现的黑道上的新秀。对于黑道,我不屑一顾。我当时也不知道吴建斌有那么大的势力,我只知道,他派人打了我爸,致使我爸脑出血住院后半身不遂。我就是要找到这个打我爸的人。经过多方打听,这个人就是吴建斌指使的。我想既然是他指使的,那么只有他来还了。但一个人还是有些势单力薄,我喊了李金龙和马相武,他们是我工厂里的两个好兄弟。李金龙至今还在厂里,马相武因为跟车间主任吵架,一顿拳脚把车间主任打趴在地,已经离开了厂子——这哥们当年是练过的,是市少年散打队的。

  事情是这么回事。我爸和我妈住在郊区的棚户区,省里改造棚户区,集体动迁上楼。可我家三间房,才给一个单室,我爸这个倔强的老工人不干了,倔劲上来了,谁来劝都不听,就是后来,我家房子四周都挖了大坑之后,断水断电之后,我爸也一动没动。来了几伙人,谈话,威胁,我爸,这个当年省里的老劳模,说,只相信党,让上面的人跟我来说话。一个下午,果然来了一个人,看上去像个大人物,还带了几个人,可我爸一看那人就不是大人物,那副德行,我爸看着就来气。后来就发生了打斗。我爸毕竟一个人,那个大人物坐在一个椅子上,下着命令说,这样的刁民,给我打,也让邻里们看看。

  我妈傻眼了,给我打电话。当时我正在工厂里开吊车。从吊车上下来,我打了个出租车赶回家,我爸已经躺在地上,一口一口喘着气了。打人的人踪影皆无。我把我爸送到医院,一边护理我爸,一边打听是哪个人打了他。

  工厂里打电话让我回去上班,我说,我爸都要被人整死了,我上什么班啊?他们说,不上班的话可能要开除厂籍。我说,滚你妈的,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当时真的火了,这个世上还他妈的有没有同情心了?我也知道,我有这个工作不容易,从部队上退伍之后,我妈托我舅舅,给集团公司的一位管人事的处长送了八万块钱,我才有了轧钢厂这个工作。那可是我妈和我爸辛辛苦苦攒起来的八万块。我爸当时还不同意,说世道没有这么黑,等着分配吧。要不是我妈精明一些,我可能连工作都没有。我爸这个老天真,结果是什么?就是躺在医院里。我妈知道,我要帮我爸报仇,她也劝我,要保住工作,这件事情得从长计议。我妈是含着眼泪说的。我只好一边上班,一边四处打探。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在建筑工地灌醉了那个看门的老头,才从他的嘴里掏出来,那个人叫吴建斌,外号吴胖子。

  从那天开始,我就像一个潜伏者,蹲在工地的角落里。直到半个月后的一天,吴胖子出现了。只见他从奥迪A6上下来,后面跟了很多人。我根本没有机会下手。机会真的很重要,或者......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