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的时光


□ 覃海秀

  这是一个时光凝结的小镇。

  这是一幅灵动的田园山水画卷。

  这是一个用鹅卵石垒砌起来的神奇世界

  这是一个浪漫的温情时代。

  我躺在历经沧桑的百年庄园中,苏醒在梦的时光里。

  喜欢一个地方,也许不需要任何理由。因为我来过,就不曾想到过离开……

  初到这个叫东乡的小镇时,正值芳菲三月,暖风吹遍山野,细雨点洒花间,一切蓊蓊郁郁,使人尘滤顿消。

  绿色的梦很快在金龙山上蔓延开来。

  近千亩的茶树在山上盘旋,一垄垄,一行行,缠绵起伏,层叠相负,中心部分缠绕成飞舞的“茶”字,感觉不是种出来的,而是神笔一挥而就,绿墨泼洒,那茶树便如泉水般涌出。嫩绿的茶尖冒出,玲珑的身段,诱人的装容,醉了谁人的心?

  当茶农们携着夕阳,谈笑归来时,我早已邀上二三好友,端坐于古老的凤鼎书院中,取山泉之水,泡一壶新茶,品茗间恍若隔世。对于这茶,我如此爱慕。或因它曾名溢海外,或因它的神奇过往,或者只因其明朗茶色,品着它,竞如春天里品读人生,甚是温暖。总觉得茶是有出身、有经历、有归宿的生命,犹如人一般。村里曾出了一名清代的一品将军,威风赫赫。只是那风起云涌的岁月早已不在,留给后人的只有这每日必饮之茶。

  茶叶沉浮,浮起的是曾经,沉下的是永恒。

  倚梦里陌上的情素,轻描你写意的人生。

  第一次看见马拉犁耙,是在洛桥村。或白或黑的马在水田里熟练地操作它的兵器(犁耙),农夫不急不慢地跟在后面,人和马只要对望一眼似乎就能心意相通,如此默契,让人诧异得合不上嘴。

  整个夏天,漠漠水田里的劳作就像钟表一样的按部就班。

  老农们成天在田里转悠,他们或是在用手细细的将农肥辇碎,均匀地撒在田里,或是将身子弯成一道弓,不停地整理田间的杂草,那弓便在田陌中来回挪移着,直至月色澜珊。

  陌上的时光,美丽而宁静。起伏的田畈,涓涓的河流,连绵的群山,加之古朴的农舍,默默地相依相伴,如一幅缱绻的水墨画卷。

  闲时,喜欢坐于田头,望着田那边的鹅卵石房子发呆。那圆不溜秋,毫无规则的石头竟被砌成一面又一面厚实平整的石墙,一座又一座冬暖夏凉的石屋,是怎样的智慧和灵巧才会创造出这般巧夺天工的艺术品?

  偶尔,我也会避开村子里那干净而直溜的水泥路,赤足走在窄窄的田埂上,听着自己的脚步啪啪作响,伴随着声声传来的呼唤,望着田间一波又一波的稻浪,想像着收割后的那座座金山变成袋袋白米,喜悦悄悄爬上心头。东乡,素有白米之乡之称。据说,东乡大米清代时便在香港开设了专卖店。那沉积着日月精华的白米,不知承载了多少人的梦想与追求。

  纤纤陌上,俯身,拾起思忆点点。

  你的梦,被秋风堆叠,站在金色门外,要么进入,要么离开。

  当油葵花开,古堡迎来了生命的金秋。

  古堡,其实便是那中西合璧的清代庄园。在东乡,类似这样庄园有近二十处,它们如地标般散落在各个角落。这种别致的文化符号,影响着一代人,甚至几代人。

  秋意浓浓,数不清的油葵围着古堡竞相争艳,“金葵花节”锣鼓敲响,华丽的乐章弥漫,那一刻,古堡尘封百年的记忆被瞬间唤醒。

  车水马龙,游人如织,是谁驻足凝望。那个叫下莲塘的小山村,曾经的贫穷闭塞之地,今日,灼灼的金光将之环绕,罩着过去和现在。将来,谁与描绘?

  踏过平平仄仄的卵石路,借幽幽月光,揣摩你西欧的柔情,追寻你,古堡的芳心。

  于古堡中入眠,从你的梦,走进另一个梦里。

  当繁华落尽,注定要归去。

  将记忆埋进土里,光华嵌入青砖壁中,独留下一指流砂般的怅惘残迹。

  事实上我并没有远离百崖大峡谷,那东乡河之源。

  每次默然转身,总被它远去瀑流声蒙上一种诱惑、一种孤独、一种无奈。

  峰峦依旧险峻,云雾愈发飘渺,断岩、枯藤、闲林,晨曦照耀着空谷,山的那头,风早已沦陷。

  冬日峡谷,画音归巢。

  峡谷冬日,欲望深埋。

  劳累的走过四季,冬,唤我停下。

  黄昏时,我坐在一片无忧的心境里,与一汪溪水遇见。用怎样的语言诠释那一刻的相遇?我寂静的矜持,你骄傲的踟蹰。在矜持与踟蹰之间,流淌着细密的温情。我的炽热融入你脉脉的眼波,你的笑容刻入我盈盈的诗篇。两颗失重的心灵,一段人生的痴情。

  或许,我的痴情早已在峡谷中疯长。

  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将峡谷的山语水情寄于我遥远的时空;如果它愿意,它也可以将我的美好憧憬托于冬的底蕴。纷扰的世间,没有什么比此刻更为凝重。

  斜阳,慢慢的向山顶和树梢扩散着空灵。我依旧依着鸳鸯瀑旁那棵未知名的树,想象着朗朗明月悬浮于峡谷山岭,幽兰正缓缓地吐露着芬芳……

  迷离中,我似乎听见山石崩烈着思想,水渍的细沙,微醉,悸动连连。

  峡谷,蛰伏中静待春天。

  当阳光亲吻油菜花尖,背上行囊,或回首,或前行。

  那些来不及消解的回忆,那青涩的心事,都留在划指而过的时光中。

  我走的那天,是另一个三月芳菲。

  笑忆往昔,一生都在路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3年第02期  
更多关于“梦的时光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