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尘笔记(中篇小说)


□ 王泽群
红尘笔记(中篇小说)
作者:王泽群


  《红尘笔记》一共三篇,写的是返回岛城的青海知青的生活:鬼子毒妻;理奇买房;老奎养獒。篇篇精彩,从中折射出当代红尘生活。那么,鬼子为什么毒妻?理奇买房挣了多少钱?老奎养獒,究竟多少千万跟在他身后跑?
  
  毒妻记
  
  我正在家里闷头给人家写一个关于《聊斋》的当代音乐剧,老虚却开着他那辆添置了好几年却仍是新崭崭的蓝宝马在楼下一个劲儿揿喇叭。
  这老虚,结交了40多年了,我怎么也弄不明白他是个什么脾性。有时候,他开着他的那辆漆都掉了的破桑塔纳,却没有他不敢去的地儿,就是五星级酒店,他照停照坐,还专门给很高的小费让车童停他那辆破车。有时候,他又特别特别地爱显摆,不是上了档次的车,他宁可打的,就是不坐。就像今天吧,他来电话说:鬼子不行了。让我接了你去医院里看看他,可能有后事要交代。我应了。他又说,我开车去接你,用宝马,你等着。我再应了。说:行。你到了楼下,给我打电话。他可好,可能是因为开了辆漂亮的宝马,到了楼下,一个劲儿揿喇叭!生怕这全世界不知道他老虚有辆蓝色宝马车似的。
  我从窗帘后面看见了,硬是不理睬。他试了试这法子不行,就把电话挂上来了。
  大哥,你怎么不下来?
  哦?你到了?……你没来电话啊!
  我这不是按喇叭了么?
  操!谁知道谁按的喇叭呀?我住在这高层里,能听喇叭?
  好,好。我忘了。我的错。你快。快下来。鬼子真不行了。让我赶紧来接你呢。可能他有话,要对你交代。
  你等着。我这就下楼。
  我关了电脑,想了想,找了几盒朋友们送的营养补品,管他鬼子还能不能吃了,这是个意思,用一个挺喜庆的塑料袋子提了,下楼,去坐老虚的车。
  世如泥海,人若微尘。
  这鬼子?……刚熬出点儿好日子,偏偏就不行了?三个月前,忽然说查出了癌症,是胃癌。都劝他动手术,说胃是不怕割的,割了还能长。再一查,不光是胃,连肝上、肺上,都是癌了。最后才知道是原发性胰腺癌,最难治的了。刀是绝对不能动了,只好保守疗法,这不,才刚刚三个月,“保守”也保不住了,说不行就不行了。人呀,人呀,你还真是能挣过天,挣过地,挣不过的就是这个命呢。
  
  鬼子也是支边去过青海的。我们在一个驻地垦荒。
  他没干过几天农活,那时还不满18岁,已长得很高大,很有英雄的样子。连队里搞了个宣传队,他不但能唱能跳,个子也高,所以,军代表们总让他领头举红旗。很出了些风头。几年里就升入师部,干成了“专业”的了。自然,也惹得那些情窦初开的女战士对他特别关注。那时还没有“帅哥”“靓仔”“酷”一类的词汇,但都觉得他是英俊漂亮、抓人眼球的那种男孩子。他也是千挑万选地,选了一位叫黄秀花的女战士,也是师部宣传队里的风头人物,能独唱,能领唱,能跳忠字舞。两个人朝那儿一站,虽然穿的是一身没有领章帽徽的黄军装,但宣传队的军装允许自己改,一改:瘦腿、宽肩、掐腰,有滋有味有凸有凹,仍然是一对“金童玉女”的模样,让人羡慕。
  鬼子那时候也没有这个绰号,他本姓杨,军代表带头,叫他大杨。所以宣传队里的战士也都“大杨”“大杨”地叫他。那时候,这叫法多动听啊,让人联想起高高的白杨树,挺拔,潇洒。后来大杨所以成了“鬼子”,起因仍是那位黄秀花。据鬼子自己说,是黄秀花先勾引的他。是在工程团的工地上演出,演出完了,天已夜半。原来安排的两辆拉演员和道具的车坏了一辆,临时决定,道具撂在工地上,人先回团部。那时候,革命警惕性特高,虽然是些道具,也怕有反革命分子来破坏。大杨便自觉地要求留下来,看管革命道具。等那车返回来时装上道具再回连队。大杨这举动是积极分子的举动,当场受到了军代表的表扬。
  戈壁风硬。虽然才是初秋,但大杨裹一件皮大衣仍有些许寒意。
  就在大杨把那道具整理成一道防风墙,墙上用宣传木板盖了,地上用毛毡垫了,半依半躺地窝蹴在里面等待宣传车的时候,黄秀花却突然回来了。大杨很吃惊,黄秀花却说,军代表说了,怕你冷,大家捐出两件皮大衣,让我给你带来。正好有个便车朝工地上走。我就顺便回来和你等车呢……大杨一听,好不惊喜。那是什么时候,两个人正有情意,在这孤零零的戈壁滩上忽然来了“意中人”,他能不高兴吗?赶快说,你快钻进来避避风吧。黄秀花听了,二话没说,就钻进那临时的小窝棚。她先是钻在大杨的皮大衣里,让大杨将另外的大衣盖在上面,然后仍然喊冷,让大杨抱住了她。大杨有点儿怯,但还是把黄秀花抱住了。既然抱住了,秋夜就一点也不冷了。黄秀花就用手去摸大杨的手,说,哎呀,你的手还这么冷呀。来,俺给你暖暖。她就引着大杨的手,撩开自己织的红毛衣、撩开贴身的小衣裳、放在自己那已经发育得很好、很结实的胸脯上了。大杨摸着这个宝贝,全身一下子就着了火,黄秀花也一下子全身都是火,他们就在那三件皮大衣的覆盖下,在刮着硬硬冷风的戈壁滩秋夜里,成功了最初的婚姻。完成这次婚姻的时候,他们彼此都很感动,泪流满面。于是,便山盟海誓、海枯石烂、在天比翼,在地连理,立志扎根、永不变心地发了很多誓言。大杨当时那个幸福痛快啊!他觉得,他这一辈子都有了依靠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